(作者:富權)


 

金門博奕公投能否進行充滿不確定因素

  金門縣國民黨籍議員蔡春生發起連署文為「為振興金門經濟,開創金門的前途,您是否贊成設立國際渡假區並於其中開放百分之五觀光博弈?」的「博弈公投」,繼去年五月徵集到五百二十一份「公投連署書」,順利跨過第一道「門檻」後,經過將近一年的努力,在第二階段連署中,最近又徵集到六千二百零七份連署書,超過「門檻」所需數目。蔡春生已將此「博弈公投案」送到金門縣選管會,按《公民投票法》規定,金門縣管委會必須在今年九至十一月間實施「博奕公投」。
  而案《離島發展條例》中的「博弈條款」規範,在實施公投時,只需贊同票超過百分之五十,「博弈公投」就可獲得通過,而沒有受到投票率也需過半才能通過「公投」議題的《公民投票法》的限制。
  由於「時代力量」黨團推出《公投投票法》修訂法案,建議大幅降低「公投門檻」,只需簡單多數贊同「公投」議題,就可獲得通過,因而倘是該新法案能獲得通過,而且也能適用於離島「博弈公投」的話,金門縣的此項「博弈公投」,就將更容易獲得通過。
  但蔡春生等人可能會空歡喜一場。因為曾經在在野時期持續推動降低「公投門檻」的民進黨,在再次執政後,卻擔心降低「公投門檻」,可能會導致「台獨」勢力頻繁發動「台獨公投」,破壞蔡英文的「維持現狀」策略,因而現在輪到民進黨阻擋《公民投票法》下調「公投門檻」。盡管「時代力量」黨團在推動,也盡管「民視」董事長郭倍宏也聲嘶力竭地叫喊減低「公投門檻」,但只要蔡英文仍然堅持實施「維持現狀」策略,該《公民投票法》的修訂提案,就將難以獲得通過。
  但金門縣「博弈公投」所遇到的最大障礙,並非是「公投門檻」,而是在於蔡政府不能扔掉「反賭」的「神主牌」,因而將會「窒礙難行」。實際上,蔡英文上台後,「行政院」就將《離島發展條例》中的「博弈條款」退回「交通部」重新審查,也有民進黨籍「立委」提議要刪掉該條款,因而旨在「離島博弈除罪化」(按:按照台灣地區《刑法》規定,賭博是刑事犯罪行為)的《離島發展條例》中的「離島博弈」條款,就將胎死腹中。也就是說,即使是金門縣的「博弈公投」案獲得通過,由於在離島「開賭」沒有法源依據,也就將無法將「博弈公投」的內容付諸實施。
  按照《公民投票法》規定,「公投」議題倘獲得通過,「行政院」或地方政府就必須在三個月內,依據「公投」議題的內容擬制法案,而「立法院」或地方議會也必須在本會期內通過。倘「公投」議題遭到否決,則在三年內不得再就同一議題發動「公投」。
  而在此前,澎湖縣和連江縣都曾實施過「博弈公投」。其中澎湖縣的「博弈公投」未能獲得通過,但三年的禁制期即將屆滿,澎湖縣的「博弈公投派」又在蠢蠢欲動。但既然《離島建設條例》中的「離島開賭」條款「難產」,即使是今次「逆轉勝」,「博弈公投」獲得通過,要將之落實卻面臨沒有法源依據的尷尬,也是「行不得也哥哥」。
  實際上,已經通過「博弈公投」的連江縣,就遇到了這種尷尬情景。由於為適應連江縣「博弈公投」,而由「交通部」擬制的《離島發展條例》修訂提案——在該條例中增加一個「離島開賭」合法的條款,在送交「行政院」後,「行政院」一直考慮再三,未有將之提請「立法院」審議表決;而蔡英文上台後,「行政院」更是需要維護民進黨「反賭」的「神主牌」,將只是增補一個「賭博除罪化」條款的《離島發展條例》修訂法案,退回「交通部」重新審查。因而連江縣也就無法在媽祖島招商建設賭場。
  其實,除了缺乏法源依據之外,已經通過「博弈公投」的連江縣未能開賭,不佳,而還受到其他幾個因素的困頓。其一是媽祖列島計劃開賭的島嶼的自然條件欠佳,不但是氣象條件惡劣及機場、碼頭品質欠佳,而使其對外交通欠缺通暢,而且水電資源及基礎建設也欠奉,無法配合開賭所需的豪華環境條件。其二是唆擺連江縣進行「博弈公投」的懷德,其實是一個「空心老倌」,其「投資計劃」是推動「博弈公投」通過後,以此為誘餌,吸引各地博企前往投資興建豪華賭場酒店,他就可「坐地」收取「分紅」。但由於離島仍然未能實現「賭博除罪化」,因而對國際博企投資者來說,完全沒有吸引力。因此,現在連懷德本人也已失去踪影。
  其三是最重要的因素,那就是大陸國台辦和福建省政府澄清福州市沒有任何企業或商人計劃與連江縣合作,給連江縣迎頭澆了一頭冷水。實際上,當時連江縣政府宣稱,他們將與福州市的酒店合作,日間以「小三通」方式將遊客從福州市迎到媽祖島的賭場,晚上就將他們送回福州市休息。但在國台辦和福建省政府作出澄清後,此計劃就無法推動。
  金門縣的機場、港口等條件雖然均優於連江縣,而且各項基礎設施都很好,循「小三通」渠道往來也比連江縣方便得多,但只要國台辦和福建省政府的態度不變,金門縣就休想大陸方面向其「供應」參賭遊客。甚至就像民進黨人所說,連「小三通」途徑關閉,又有誰來參賭?
  離島「開賭夢」,最早來自宋楚瑜。他以高票當選並出任台灣省長後,為了推動實現「葉利欽效應」,在未來當選「總統」,就收買人心,借口離島建設落後,提出在離島開賭。當時遭到民進黨人反對,而李登輝實施「凍省」,也使他失去政治舞台,因而他的「離島開賭」大計不了了之。
  金門反賭場聯盟發起人楊再平指出,公投主文「為振興金門經濟,開創金門前途…」模糊賭場的訴求,振興經濟和觀光博弈有直接關聯嗎?題目有「欺騙老百姓」之嫌,選委會應退回修改。
  而不少金門當地人士也•反「賭」,擔心金門一旦淪為賭場,就不可能發展「大學島」,因為家長們不敢將小孩送到「賭島」唸書。郭台銘的「醫療專區」願景更不可能實現。有當地的退休教師表示,金門的生活其實很安穩,如果發展博弈產業的話,財團可能就會來這裡炒地皮,對下一代會造成影響。有家庭主婦提到,博弈產業感覺不會對生活有多大的幫助,菜價可能還會變貴。此外也有人擔心,中國大陸反賭,一旦「博弈公投」過關甚至可能衝擊「小三通」。因此,金門縣的「博弈公投」,可能又是一場空。
(發自北京)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4-13 04:05:35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