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陳菊因氣爆而盛,朱立倫因氣爆而衰? 

  高雄市和新北市,是兩個全台灣地區人口最多的「直轄市」,因而也是二零一六「總統」大選中,各位參選者尤其是藍綠兩黨參選人洪秀柱、蔡英文「兵家必爭之地」,因而對當地的當政者構成重大的壓力。實際上,蔡英文日前就要求,各個由民進黨執政的縣市,其縣市長在「總統」大選中,必須為蔡英文拿下比自己在「九合一」選舉中,所獲選票更多的得票。由此,陳菊就自行立下「軍令狀」,爭取高雄市為蔡英文拿下一百萬票。而在新北市,市長朱立倫出於種種主客觀原因,不但未能「大拍胸膛」叫喊豪言壯語,而且連自己份內的市政事務,也因八仙樂園氣爆事件,而被弄得焦頭爛額,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眼看連這一關也難以闖過,正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還有什麼餘暇可以顧得了洪秀柱在新北市的得票率?
  真是「人比人,氣死人」!在去年,高雄市同樣也遇到了一場空前的氣爆意外,甚至高雄氣爆事件死人更多,對民生影響更大,但高雄市長陳菊都能轉危為安,並在「九合一」選舉中,以高票連任市長,現在更是「乘勝追擊」,掛保證要為蔡英文在高雄市拿下一百萬票。而同樣是氣爆事件,新北市長朱立倫卻沒有陳菊那樣的「好命水」,這教朱立倫情以何堪?
  實際上,去年七月三十一日高雄市發生的氣爆事故,要比新北市這次發生的氣爆事件慘烈得多,連環爆炸造成三十二人死亡,三百二十一人受傷。罹難者中,包含五名警消、二名義消,並造成二十二名警義消輕重傷。其中事故後失蹤的消防局主祕林基澤和瑞隆分隊小隊長劉耀文,兩人遺體直到九月二十日才在工程人員準備進行防颱疏濬與排水工程時發現。氣爆造成當地供電設備、通訊線路、自來水管和天然氣管線嚴重受損,並造成多戶停電、停氣、停水、停話等,並造成至少包括三多一、二路、凱旋三路、一心一路等多條重要道路嚴重損壞,給民生、交通和商戶經營帶來很大的困難。
  由此,副市長吳宏謀、水利局長李賢義、工務局長楊明州、捷運局長陳存永,向市長陳菊集體請辭,而陳菊在氣爆救災第一階段任務完成後准予辭職。但陳菊本人,卻可置身度外,除了並沒有因此而影響其在「九合一」選舉中爭取連任市長,以九十九萬三千餘票、百分之六十八點零九的得票率,大贏競選對手楊秋興的四十五萬六千多票,而且在高雄地檢署偵結氣爆事故案後,雖然起訴了分屬高雄市政府、華運公司與李長榮化工的十二人,並將相關事證交由「監察院」繼續追究行政責任,但高雄高分檢卻確認高雄市政府陳菊等五名官員獲不起訴確定,而「監察院」也在通過糾正高雄市政府和「經濟部」,卻因缺乏具體事證指認市長陳菊有怠忽職責,因此未彈劾陳菊,正是「大步躝過」。
  比較起來,新北市的八仙氣爆,儘管也很慘烈,但在程度上卻遠不如高雄氣爆,起碼死亡人數沒有那麼多,對城市街區住戶及商號及交通的影響沒有那麼大,但朱立倫的日子卻沒有陳菊那麼好過,以至是被人看死一線,甚至認為他的政治前景將會就此「玩完」。
  為何會有如此強烈的反差?首先,從高雄市氣爆的責任看,盡管高雄市府負有監督不周的責任,但更大的責任是當年承擔埋管施工任務的「經濟部」屬下的「中油」公司,這是「國營」單位。而早年「經濟部」規劃將石化業集中在高雄市,使得高雄人長年遭受空氣污染的威脅,因而早就不滿「經濟部」。而在氣爆的責任獲得釐清後,更是將人們對氣爆的恐懼和不滿情緒,引導到早就有意見的「經濟部」和「中油」去,無形中為陳菊開脫了責任。
  而八仙樂園基本上就是地方事務,是屬於新北市政府自己管轄的範疇。氣爆事件的發生,雖然是屬於突發意外,但畢竟市政府相關部門的管理顯得疏失,監管並不到位,朱立倫作為市長,應當負起間接領導責任。
   其次,在搶救方面,陳菊冒著大雨在第一線指揮搶救,予人強烈的印象。而且,搶前讓副市長吳宏謀等人集體請辭,減輕對自己的壓力,但在「九合一」選舉後,又對他們作出了妥善的安置,甚至「更上層樓」,在保護好自己的同時,也沒有虧待下屬。另外,陳菊在氣爆後立即公布市府社會局救助金專戶對外募款,並成立「高雄市政府八一石化氣爆民間捐款專戶管理會」,管理會由副市長李永得擔任召集人,其他管理會委員包括四名市府代表、專業團體成員七人、民間團體三人及災區代表二人等共十七人,僅半個月就籌得三十一億元,超過三十億元募款目標,而市府社會局也自市府重大災害民間捐款專戶提撥救助金予罹難者家屬。而朱立倫只是要追究業者責任,雖然也說了一切盡能力協助受傷者的話,但卻無實質性的行動,而且更糟的是,記者們並沒有捕捉到他在現場指揮救難的鏡頭,連新聞稿也鮮見他的名字。這對他可能並不公平,但奈何事實就是如此。
  其三、是身處政治環境問題。陳菊除了民進黨中常委和民進黨中國事務委員會成員之外,並沒有擔任甚麼實質性的職務,其實上述兩個職務也只是在開會時間內「行禮如儀」而已。而朱立倫則不同,他擔任國民黨主席,必須顧及黨務運作,正是「蠟燭兩頭燒」,顧得了芝蔴顧不了西瓜。更難堪的是,他作為新北市長,日後有可能會被民進黨市議員發起攻訐,要追究他的行政疏失責任。
  其四、燒傷和灼傷者的治療費用,可能會高達逾十億元。作為災難發生地的新北市政府,卻遲遲未有發動市民捐款;作為國民黨主席,也沒有向全島國民黨員和支持者發動募捐;但蔡英文卻號召民進黨執政縣市發動募捐活動,並要求民進黨中央黨部的黨工當即捐款。兩相比照,高下立判。
  這種表現,對朱立倫的未來人生規劃發展頗為不利,甚至不排除將會遭到「監察院」調查。倘此,他就將是一衰再衰,先是對「總統」黨內初選怯戰、畏戰,扭扭捏捏,導致國民黨內「竟無一人是男兒」;繼而與王金平暗通款曲,以「防磚機制」作為實施「卡洪」手段,要為王金平製造獲得徵召的氛圍,但卻被洪秀柱以高民調破其佈局。現在,又因八仙樂園氣爆事件,進一步暴露他的行政能力並不是人們所想像的那麼高。他已是王氣去盡,扶不上壁,白白糟蹋人們當年對「馬立強」的憧憬,政治前景「玩完」。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06-30 04:40:26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