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張向忠事件以最大公約數圓滿落幕

  一宗可能會引發兩岸政治危機的大陸遊客張向忠意圖向台方尋求「政治庇護」的事件,在台灣當局權限部門陸委會、「移民署」的冷靜務實理性處理下,終獲圓滿解決,妥適地化解了一個棘手的政治問題。昨日上午,張向忠「歸隊」返回原旅遊團,依照該旅遊團的時程,在台北松山機場登機返回大陸。從「移民署」發出的照片看,張向忠的神情平和,沒有遭到「強制押送出境」的跡象;而陸委會昨日上午發出的新聞稿也指出,「內政部移民署」協助他隨團離境,「過程順利,沒有強制」。新聞稿還表示,「移民署」前日邀集相關機關就書面筆錄與張向忠所提資料文件進行研商,並在當天下午與張向忠見面以釐清其主張與訴求。全案經相關機關審認,尚不符現行「專案長期居留」規定或相關修正草案的規定。相關機關向張向忠說明後取得充分理解,張向忠同意依「兩岸旅遊協議」規定,在旅行期結束隨原旅行團一同出境。
  至此,張向忠事件以符合各方最大公約數的方式,獲得圓滿解決。實際上,陸委會、「移民署」所採取的措施及手法,是在面對兩岸各方壓力之下,最為適當的。這除了是本欄昨日所評述的「移民署」主動作為,啟用「尋找」程序,尋獲張向忠並將其帶回台北專勤隊,實施留置措施,但又並非是羈押,使其未能按照原定計劃到陸委會上演「尋求政治庇護」的鬧劇,既能向大陸當局表達有遵守「兩岸旅遊協議」的相關規定,又可杜絕藍綠「立委」和「NGO」的悠悠之口。事實證明,這種處理方式完全達致「移民署」副署長楊家駿所透露的作出「衝擊比較不大的安排」的標的:
  其一、展現台灣方面「依法行事」及遵守「兩岸旅遊協議」的誠意和善意。實際上,無論是按「兩岸旅遊協議」,正是台灣自己的《大陸地區人民來台從事觀光活動許可辦法》的規定,「跳機」脫團都是非法行為,必須依法處理。盡管張向忠自稱受到「政治迫害」,但既然他能參加大陸地區組織的赴台旅遊團,也能合法出境,也就不存在所謂「政治迫害」的問題,更沒有「受迫害之立即危險」。而且,張向忠只是社會基層人士,並沒有掌握重大情資,也不具有重大的影響力和號召力,因而並不符合依據《兩岸關係條例》第十七條制定的《大陸地區人民在台灣地區依親居留長期居留或定居許可辦法》第十九條關於「專案許可」的各項要件:一、對臺灣地區「國防」安全、國際形象或社會安定有特殊貢獻;二、提供有價值資料,有利臺灣地區對大陸地區瞭解;三、具有崇高傳統政教地位,對其社會有重大影響力;四、對「國家」有特殊貢獻,經有關單位舉證屬實;五、領導民主運動有傑出表現之具體事實及受迫害之立即危險。因此,在張向忠尚未正式向台灣當局提出「政治庇護」要求之前,陸委會和「移民署」就先行進行綜合評估,決定不接受其計劃提出的「政治庇護」請求,既給足了大陸當局的面子,也讓台灣地區的各式政客及壓力團體無話可說。但是,由於對張向忠採取了留置措施,使他不能到處「趴趴走」,無法與台灣的各方人土接觸,包括吾爾開希也不知如何與他會面,而他更是無法按原定計劃到陸委會尋求「政治庇護」。
  其二、沒有像對待其他「跳機」脫團人士那樣,對張向忠採取羈押措施,也沒有強制性地實施遣返措施,而是勸導他按時跟隨所在旅遊團離境,免卻日後許多跟進措施的麻煩。實際上,張向忠雖然是「跳機」脫團,但他並沒有「逾期停留」,因為其「入台證」的效期為十五天。甚至連他所參加的旅遊團「八天七夜」的日程也沒有超逾,而是「歸隊」於昨日按原定旅程離台。這樣,就可避免旅行社被台灣當局按照《大陸地區人民來台從事觀光活動許可辦法》的規定裁罰十萬元,更可避免海峽兩岸各相關部門執行「兩岸旅遊協議」的規定,將其遣返大陸並追收相關費用。
  其三、按照陸委會新聞稿的說法,「移民署」向張向忠說明其尚不符現行「專案長期居留」規定,甚至連「立法院」尚未完成立法程序的《難民法》及「兩岸關係條例」第十七條修正草案的建議規定,也不相符。因而倘是強行留在台灣,只能是當作「逾期停留」處理。張向忠至此來明白自己的所作所為是「很傻很天真」。因而同意依「兩岸旅遊協議」規定,在旅行期結束時隨原旅行團一同出境。而「移民署」也協助他隨團離境,因而「過程順利,沒有強制」。張向忠「跳機」脫團的五天,就當是發了一場「遊蕩夢」。
  實際上,從張向忠的表現及所發表的談話看,他對台灣政治情勢根本不了解,還以為是在過去「國共內戰」的時期,不知道台灣地區現在已經是由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及其「兩岸同屬一個中國」核心內涵的民進黨執政,因而胡說什麼「我覺得哪裡有中華民族骨氣的人,我就決定留在哪裡」。其實這正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因而「中華民族」正是當今蔡政府最忌諱的名詞。另外,他所說的甘願以自己來換回李明哲,也是不知天高地厚。
  幸好,張向忠是落在了「移民署」專責此事的楊家駿的手中。祖籍山東的楊家駿,曾長期在陸委會工作,先後出任法政處處長、香港事務局局長、企劃處處長、主任秘書兼任發言人、海基會副秘書長,熟悉兩岸事務尤其是大陸方面的政情、法律,並具有「調查局」的背景,具有駕馭複雜事務的能力及政策水平,在接到這個「燙手山芋」時,就給自己定出「衝擊比較不大的安排」的標的,因而果然是取得了最大的公約數,既沒有得罪北京,也沒有讓台灣地區的政客及壓力團體拿到「相罵本」,更讓張向忠心服口服,自願「歸隊」按時離境。而陸委會副主委兼發言人邱垂正也在宣導輿論上作出了密切的配合,主委張小月更是一大早就向公眾說明了台灣當局的政策,讓台灣地區的政客及壓力團體流失了攪事的正當性。否則,倘是處理得稍為粗疏些,張向忠就必定會成為「人球」,任由台灣地區的政客及壓力團體踢踩撳扔,那才是淒慘。當然,也與台灣地區的民情有關。除了幾個「NGO」團體人士之外,沒有多少人關心張向忠之事,因為過去「反共義士」變成殺人越貨的劫匪的事例,已經讓他們對張向忠的尋求「政治庇護」之舉無感。
  大陸方面的冷靜以對,也為順利解決此問題提供了鬆動的空間。自張向忠「跳機」脫團事件發生後,國台辦沉著應對,沒有高調發聲,讓陸委會、「移民署」能在沒有來自對岸的壓力負擔之下,冷靜處理事件。本來,按照「兩岸旅遊協議」規定,當遇到類似問題時,是由一個「台旅會」與「海旅會」協商解決的機制,而且這兩個「白手套」都有在對岸設立辦事處,完全可以就地接觸對話。但似乎是「海旅會」駐台辦事處按照「停擺」機制,沒有出面與台方人員接觸處理此事,任由台灣方面自行「搞掂」,只是在接到對方詢問電話時,按照大陸方面的政策作出回應。這就避免了讓台方籍機「敲開兩岸接觸協商大門」。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4-20 03:54:38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