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從鄭柵潔將調任國台辦常務副主任說起

  神州大地進入「中共十九大進行時」。一方面是全國各地的選舉單位(在地方是省級黨代會)陸續選舉產生出席中共「十九大」的代表;另一方面的各省、自治區、直轄市陸續召開黨代會,選舉產生新的領導班子。按照慣例,省(區、市)委書記、省長(自治區主席、市長)一般上是中共中央委員,以至直轄市的市委書記,及一些重要的省級建制如廣東、新疆等的黨委書記,還將會在一中全會上當選為中央政治局委員。而中共中央、國務院的下屬部委機構的長官,也將陸續調換,以便於在中共「十九大」中當選為新一屆中央委員,其中一些重要的部委的「一把手」,按照規制還將會在一中全會時當選為中央政治局委員。
  按照相關規制,「兩個牌子,一套人馬」中共中央台辦、國台辦的主任,也應是中共中央委員;另有一位副主任(常務)是候補中央委員。而在過去兩任的主任王毅、張志軍,都是在外交部常務副部長,黨組書記的任上當選中共中央委員,然後才調任兩台辦主任的。當然,也有是在調任或升任兩台辦主任後,直接在兩台辦主任的任上當選為中共中央委員,如陳雲林。那麼,在中共「十九大」召開並在最後一天選舉第十九屆中央委員會時,究竟是以陳雲林在主任任內當選中央委員的方式,還是以王毅、張志軍的「帶槍空降」方式,在其他部委當選以至是省、區、市黨委、政府的崗位上當選中央委員後,再調任兩台辦主任?就值得觀察。
  兩台辦的現任主任張志軍是十八屆中央委員。由於到今秋中共「十九大」召開時,一九五三年二月出生的他已經接近法定退休的六十五歲,已經沒有繼續任職的空間,因而再次當選為中央委員的機率幾乎是等於「零」。除非是習近平總書記認為他的工作很有建樹,就像中央財辦主任劉鶴那樣「不能沒有他」,還可以按照「不惟年齡,不惟學歷,不惟得票率,不惟GDP」的用人新思路,讓他繼續「霖樁」。但從習近平對對台工作的高要求標準看,這個可能性已是較低。至於是否會有陳雲林的內升後當選中共中央委員的模式?從現有的幾位副主任陳元豐、李亞飛、龍明彪看,可能性也是將會較低。因為他們現在連最有機會晉升為主任的常務副主任都不是,而在龔清概被調查後(本月二十日在被河南安陽中院一審宣判,以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五年,沒收個人財產人民幣五百萬元),都未能獲得升補。而昨日傳出鄭柵潔將調任國台辦常務副主任的消息後,更是「截胡」了他們晉升為常務副主任的路。
  實際上,昨日大陸門戶網站「新浪網」旗下的財經微信公眾號「能見派」報道,國務院能源局副局長(副部長級)鄭柵潔,已調任中共中央台灣工作辦公室和國務院臺灣事務辦公室的常務副主任。不過,直到本文執筆時為止,兩台辦的官方網站,仍然未有他的訊息。而從內地對新聞網站的管理頗為嚴格的情況看,「新浪網」的這則「獨家消息」不會是假消息。最不過是,為何是由其財經微信公眾號刊出,因為這本不屬財經新聞。
  從相關資料看,鄭柵潔是福建漳州人,於一九六一年十一月出生,到今秋中共「十九大」召開時,才剛滿五十六歲。他於一九八二年八月參加工作,南京化工學院本科畢業,廈門大學工商管理專業在職碩士研究生學歷,工商管理碩士,高級工程師。在二零零八年之前,一直在廈門市工作,先後出任廈門市湖里區委副書記、代區長、區長;廈門市政府副秘書長,市政府辦公廳主任、黨組副書記;廈門市湖里區委副書記、區長;廈門市政府副秘書長,市政府辦公廳主任、黨組副書記;廈門市發展計劃委員會主任、黨組書記;廈門市發展和改革委員會主任、黨組書記。二零零八年四月調到福建省政府,先後出任福建省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副主任、黨組副書記;福建省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副主任、黨組副書記(正廳級);福建省發展和改革委員會主任、黨組書記;福建省人民政府副省長、黨組成員,省發展和改革委員會主任;福建省人民政府副省長、黨組成員。二零一五八月進京,出任國家能源局副局長(副部長級)、黨組成員,分管法改司、電力司、監管司、機關黨委(人事司)、派出監管機構、資質中心、中電聯。
  臺灣中央社指出,習近平曾於一九八五年至二零零二年長期在福建省任職,與鄭柵潔在福建的工作時間,有高度重疊。但鄭柵潔是否與習近平有所淵源,目前尚不明朗。
  有意思的是,鄭柵潔與兩台辦此前的前後兩位常務副主任鄭立中、龔清概一樣,都是福建人,也曾長期在福建省工作,因而較為了解台灣政情,與台語也能相通。但嚴格來說,台灣流行的台語是閩南語,而鄭立中是閩東人,鄭柵潔和龔清概才是閩南人。但比起「純正」來,鄭柵潔才是真正的漳泉閩南語。因此,他的閩南背景,可能是中央甚至是習近平「點將」的原因。
  既然如此,鄭柵潔是否就是接替張志軍的人選,亦即先行出任常務副主任,待張志軍退休後,才自然補上?還是他就「止步」於常務副主任,而張志軍退休後,再要另行從外面調人來接任主任?
  從習近平四年多前就任總書記後呈現的新思路看,即使是鄭柵潔,也可能不能完全滿足其在中共「十九大」之後對台工作的開拓性的要求,尤其是運用毛澤東的政治藝術,進行大開大闔式的運籌帷幄。實際上,由於民進黨的再次登台,而國民黨也失去第一次「政黨輪替」時的戰鬥力,台灣政情將更為複雜,因而今後的對台工作,其政治性質將進一步提升。北京對台工作系統有必要「轉換腦筋」,轉移對台工作重心,將「以經貿交流為主軸」調適為「以政治鬥爭為綱」,經貿交流只是這個「綱」下諸「目」的其中一個最主要的「目」。因而不應把對台工作停留在兩岸經貿交流,更不能只是將主要的精力投放在日常的行政管理事務方面,而淹沒了對台工作應當擺在第一位階的政治鬥爭,尤其是長遠的政治戰略、策略研究,對台灣政情變化及早作出預警並提出預防及因應方案的重要工作。
  故此,主持對台工作的團隊,也宜以「政治工作型」專才來替代「經貿工作型」人才。最好是捨棄目前中共中央台灣工作辦公室與國務院台灣事務辦公室「一個機構、兩塊牌子,列入中共中央直屬機構序列」的做法,讓「中台辦」與「國台辦」分工分家。其中「中台辦」列入中共中央直屬機構爭列,承擔中共中央對台工作領導小組的辦事機構的責任,其主要職責和職能就像羅青長、楊蔭東、楊思德等人擔任其主任時期那樣,專門進行對台政策和策略的研究和制訂,從而把那些紛繁瑣碎的日常行政管理事務,都歸由直屬於國務院、作為國務院辦事機構的「國台辦」負責。使到「中台辦」可以從那些兩岸經貿、教育、文化等方面交流事務工作的汪洋大海中跳脫出來,專門去了解掌握國內外涉台事務的重要信息,調查研究對台工作中的情況和問題,研擬對台政策、策略及提出開展對台工作的意見。也就是說,「中台辦」與「國台辦」實行「黨政分開」:「以政治鬥爭為綱」的工作,由作為黨務部門的「中台辦」承擔;「以經貿交易為主軸」的業務,則由作為政府機構的「國台辦」來主持。
  而鄭柵潔仍然是財經型或行政事務性的官員,因而倘以習近平的「更高要求」標準相比,可能仍有落差,相信可能還不是主任的人選。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4-25 03:29:37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