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兩岸共同參與」的精準涵義究竟是甚麼?

  國台辦昨日舉行例行記者會,國台辦發言馬曉光回應了記者們的一系列提問。其中與一個中國原則相關的問題主要有三個,一是台灣代表團參加國際性比賽「中國台北」隊稱謂的問題;二是「迫在眉睫」的台灣參加世界衛生大會的問題;三是中國大陸代表團赴台參加「世大會」可能會遇到政治干擾的問題。
  關於台灣媒體提問的中央電視台在四月十一日報道亞洲乒乓球錦標賽的時候,將參賽的台灣方面代表隊名稱從「中華台北」改為「中國台北」,打破了從二零零八年以來體育賽事當中稱呼「中華台北」這個慣例的問題,馬曉光的回答是:我們有關政策是一貫的,沒有變化。這次來自台灣地區的乒乓球隊到大陸參賽,是依據兩岸奧委會組織達成的協議精神做出的安排。我要強調的是,大陸媒體一直按照一個中國原則進行有關涉台報道,不存在所謂「矮化」台灣的問題。
  似乎是連台灣記者也敏感地觀察到,台灣地區的體育代表團到大陸地區參加國際性比賽的稱謂,以「中華台北」為主流,是從承認「九二共識」的馬英九「當家」時開始;而在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及其「兩岸同屬一個中國」核心內涵的蔡英文上台後,大陸方面重新使用了「中國台北」。
  關於「中華台北」和「中國台北」的「一字之差」,據國際奧委會委員(台籍)吳經國的《奧運場外的競技--吳經國的五環誓約》一書(天下文化出版社出版)所述,海峽兩岸的奧委會,曾就「CHINESE TAIPEI」到底如何翻譯的問題,確是有過爭論,而且當時的國際奧委會主席薩馬蘭奇也曾從中協調。經過四次協商,一九八九年四月五日,中國奧委會主席何振梁與中華奧委會秘書長李慶華正式簽署協議:「台灣地區體育團隊及體育組織赴大陸參加比賽、會議或活動,將按國際奧委會有關規定辦理,大會(即主辦單位)所編印之文件、手冊、寄發之信函、製作之名牌,以及所做之廣播等,凡以中文指稱台灣地區體育團隊與體育組織時,均稱之為『中華台北』」。薩馬蘭奇對此爭議曾經深有感慨地說,「真沒想到海峽兩岸好不容易才解決其英文名稱的問題,居然還有中文譯名問題」。
  但在陳水扁上台後的二零零二年,中宣部、國台辦、外宣辦聯合發出《關於正式使用涉台宣傳用語的意見》的內部指引文件。其第三款第二項,就是專門規範這一問題的:「對不屬於只有主權國家才能參加的國際組織和民間性的國際經貿、文化、體育組織中的台灣團組機構,不能以『台灣』或『台北』稱之,而應稱其為『中國台北』、『中國台灣』。在我們舉辦的國際體育比賽場合中,台灣團隊可以使用中文名稱『中華台北』。但在我新聞報導中仍應稱其為『中國台北』。台灣地區在WTO中的名稱為『台灣、澎湖、金門、馬祖單獨關稅區』(簡稱『中國台北』),宣傳報導中可簡稱『中國台北』」。
  二零零八年的北京奧運會開幕之前,台灣方面對台灣代表團究竟是使用「中國台北」還是「中華台北」,曾經發生過熱烈的爭論。幸好,也正是在這一年,承認「九二共識」的馬英九當選並就任台灣地區領導人,隨即按照「九二共識」恢復兩岸事務性協商。馬英九公開發話,希望北京奧運的所有禮儀和文件能以「中華台北」來稱呼台灣代表團,而國民黨主席也親到北京向國家領導人提出此要求。此要求獲得北京接納,因而在整個北京奧運,都是以「中華台北」來稱呼台灣地區代表團。
  現在,可能是鑑於蔡英文拒絕承認「九二共識」,為了防避其鑽空子大搞「兩國論」,因而又恢復了二零零二年時的稱謂。實際上,二零零二年時制定上述規範的背景,就是因應陳水扁高喊「台灣中國,一邊一國」的「台獨」口號。
  第二個問題,是大陸記者提問的。該記者問:台北世界大學生運動會即將舉行,台灣民眾是否可以持「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入場?台灣「教育部」副部長此前表示,賽場內是不可以有的,但是周邊可以有,請問發言人對此問題有什麼看法?而馬曉光則回答說,世界大學生運動會是國際大體聯舉辦的一項體育賽事,對涉台問題的處理需遵循國際奧委會的有關規定。這樣的體育賽事在台灣舉辦,不應受到人為政治因素的干擾。
  其實,國際性賽事不能出現任何違反一個中國原則的符號,這是國際奧委會確立的原則,主辦方必須嚴格恪守。因此,即使是「台獨」意識強烈的高雄市長陳菊,在主辦「世運」等國際性賽事或會議時,都嚴禁賽場或會場內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及其他抵觸一個中國原則的符號。否則,高雄市今後再希望能獲得國際性賽事或會議的主辦權,相信將難過登天。既然如此,不是民進黨人、因而無需對「台獨黨綱」負責的柯文哲市長,在「世大運」期間,更應主動恪守一個中國原則。否則,日後將被國際性體育組織褫奪運動會的主辦權,就對不起台北市民及以後的各任台北市長。
  其實,有一個更嚴重的問題,昨日未有兩岸記者提問。那就是柯文哲市長日前在接受專訪談到李明哲案時說,兩岸對於人權價值的落差太大,這是大陸必須注意的,他亦非常歡迎大陸派出「世大運」代表團來台參賽。但柯文哲也說,若大陸對此事不注意,派這麼龐大的「世大運」代表團到台灣來是容易出事的,而台灣絕對可以保障代表團的人身安全。對此,有台灣媒體以大字標題報導,柯P不敢保證大陸代表團不會遭受「恐襲」。
  這已超越了屬於中國內部的一個中國原則爭論的問題,而是關乎到國際比賽中,運動員與裁判員、大會工作人員和觀眾、遊客的安全問題。倘果如此,台灣方面將「吃下了兜著走」,國際委會今後將禁止台灣當局及其任何城市主辦任何國際性賽事。因此,「世大運」的主辦者台北市政府及其市長柯文哲,負責安保工作的台北市警局以至台灣地區「內政部」警政署,應好自為之。
  至於台灣當局參加今年度的世界衛生大會的問題,馬曉光回答說,要在一個中國原則下通過兩岸協商來做出安排。現在兩岸協商機制停擺,原因何在,大家都很清楚。
  對此,「總統府」發言人林鶴明回應說,有關台灣參與世界衛生大會(WHA)的議題,蔡英文非常關心。對台灣打壓不僅是對台灣人民不公平,也會對國際產生負面影響,台灣政府會持續努力爭取,對於防疫作出貢獻。、
  而陸委會則不同,除了呈現一貫的「不刺激、不挑釁」務實低調態度之外, 
  還崩出了一句「兩岸共同參與WHA」,並呼籲中國大陸尊重並支持台灣參與「WHA」。
  「兩岸共同參與WHA」,這句話的精準內涵是甚麼?此前筆者曾分析,而台灣當局的策略,可能有「最高綱領」和「最低綱領」兩策。其中「最高綱領」是,希望能爭取到像去年那樣,世界衛生組織循例向台灣「衛福部長」發出邀請函,但附上聯合國第二七五八號決議及有關一個中國原則的內容。為了避免「缺席」而導致面子無光及島內紛爭,也就「忍」了,畢竟蔡英文有說過,「維持現狀」就是遵循「憲政體制」及《兩岸關係條例》。儘管聯合國第二七五八號決議與以「中華民國」為主體的「憲政體制」是兩回事,但卻都是以一個中國為主調。也就將就些吧,畢竟國際事務與在島內「喊爽」並不是同一回事。而「最低綱領」則是,倘達不到上述目的,就採取去年世界民航大會的模式,在大會的門外進行「宣達立場」式的「參與」實質是干擾。
  而陸委會這個「兩岸共同參與」,當然與上述兩策尤其是「最低綱領」不符。因為在現實中,已經回歸祖國的香港特區和澳門特區,每派出負責公共衛生的司長級官員(相當於中央的副部長),作為中國代表團的成員,出席世界衛生大會。而中國代表團在正式團員名額有限的情況下,仍然擠出兩個名額分別分配給香港和澳門。
  如是「兩岸共同參與」就是認同此方案,北京當然是無任歡迎,因為這是明確表態,兩岸同屬「一個中國」,不管台灣方面現在的稱謂是甚麼。
  但台灣方面肯定不會接受此方案,不但是至今仍不承認「九二共識」的蔡英文不會,而且一心要建立「台灣共和國」的「老台獨」,甚至連主張「中華民國是台灣」的「新台獨」也不會。
  因此,估計「兩岸共同參與」,應是指在馬英九當權時,兩岸的代表一同出席世界衛生大會,盡管台灣方面是以「觀察員」的身份,不是正式會員,但能拿到「入門券」,總比未收到邀請函要好。但是,在蔡英文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導致兩岸聯絡機制「停擺」的情況下,就連馬曉光所指的「通過兩岸協商來做出安排大會」的「最低要求」都達不到,更遑論「在一個中國原則下」的「最高要求」?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4-27 04:23:25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