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蔡英文果然差點成了「麻煩製造者」

  曾記否?十多年前,民進黨首位登上「總統」寶座的陳水扁,因為為了掩飾其家族的貪腐,及民進黨的選舉需要,而推動了系列的「台獨」分裂活動,導致台海局勢緊張,令到正在為「反恐」而焦頭爛額的美國,必須阻止再添一個亂源,因而出面撲火,反而壓制陳水扁,形成「中美共管台灣」的局面,而曾經對台灣較為友善的小布殊總統,也公開批評陳水扁是「麻煩製造者」?
  而在前日,領導民進黨再次實現「政黨輪替」的蔡英文,因為在其就職一周年的前夕,接受路透社專訪而胡謅的「我們有機會跟美國政府更直接地溝通。」「我們不排除,有機會致電川普總統本人」一番話,讓美國現任總統特朗普,擔心破了「中美共遏朝核」的局,也將之視為「準麻煩製造者」,連忙找來路透社記者做專訪,針對蔡英文的那番話,直截了當地指出,「我的顧慮是,我已經與習主席建立私交,我真的覺得他已盡全力協助我們處理一個嚴重的局勢(指北韓核武),因此我現在不想讓他為難。我認為他是一位表現非常優異的領導人,我完全無意阻礙他,他是我最優先的通話對象。」
  為此,獲白宮安排對特朗普機進行專訪的路透社記者分析指出,特朗普駁斥蔡英文的通話提議,代表他非常倚重中國協助化解朝鮮引發的核武危機,這場危機是特朗普上任近百日以來,面臨的最嚴峻國家安全挑戰。
  而從特朗普「不想習近平為難」的話語來看,已經差不多將也視為「準麻煩製造者」,埋怨以至譴責蔡英文在特朗普正在努力搞好與習近平的關係,爭取習近平與其一道遏制朝鮮的核武野心之際,卻「不合時宜」以至「太傻太天真」地插上一腿,破壞他與習近平的密切合作。這不是「製造麻煩」,又是什麼?!實際上,特朗普的那句「我現在不想讓他為難」,其實就是蔡英文正在「添亂」的意思。
  值得注意的是,蔡英文在對路透社記者的專訪中,自以為是地認為美國政府處理實際問題層面的一些官員還沒有到位,就可以乘此之隙,向特朗普發推特,以圖影響他的對華政策,並爭取與他繼續通話來強化與華府的關係,因而計劃「持續跟美方的每一個層級,每一個在他的政治決策層級以及現在在美國政府體系、尤其是文官體系的官員,持續的討論這些可能性」。但豈知主管外交工作,因而在對華關係上必須嚴謹遵守一個中國政策,尤其是三個《中美聯合公報》的國務院,卻不吃她那一套,就職她的專訪談話的話音剛落,國務院東亞暨太平洋事務局發言人崔葛瑞斯就透過電子郵件回覆中央社記者詢問指出,美國不評論假設性的議題,而如同美國過去所說的,在有關兩岸的議題上,美國長期以來的政策沒有改變,美國仍信守「一中政策」。其反應極快,就是擔心蔡英文會有誤判,並不讓蔡英文的白日夢得逞。
  而特朗普的談話,更是直接。在特朗普的心目中,拒絕再與蔡英文通話,已經超越了一個中國政策的範疇,更是美國的實務需要,以至於他與習近平的個人友誼。看來,博士論文是國際經貿關係的蔡英文,其腦袋還是缺少一根國際政治關係的「筋」,或就是乾脆被曾經的「特蔡通話」沖昏了頭腦。蔡英文的此番表演,必定在特朗普的心目中留下濃重的陰影,認定她是故意要在極為需要習近平與他合作的關鍵時刻添亂。今後要特朗普再提甚麼「六項保證」,難矣。
  實際上,蔡英文及其國際關係的幕僚們在研判特朗普的兩岸政策定位時,只是從表面現象出發,而未能深入探究實質,因而作出了重大的誤判。他們以為特朗普是一位商人,不是政治家,也不是技術官僚,因而可能不受一個中國政策的束縛。在此基本認知下,眼見特朗普的許多「非典型言行」就「見獵心喜」,以為「鴻鵠將至,策劃了系列動作,包括「特蔡通話」。
  但豈料正因為特朗普是商人,商業交易已經成為烙在其腦袋中的準則和習慣,因而在處理國際關係時,也是追求利益的利益化,哪管甚麼意識形。因此,當他在遇到更為棘手的朝核等問題,需要中國的幫忙其實就是「政治交易」時,此前那些意識形態掛帥的總統和國務院官員念茲在茲的「人權」等,都被他擱在了一邊,甚至在競選過程中喊得震天價響的「中國操縱匯率」,也以一句「中國不是匯率操控國」而一筆勾銷了。
  要說「政治交易」,蔡英文能有甚麼本錢?蔡政府在國際事務上處處碰壁,連自己也「搞不掂」,又如何幫助特朗普解決國際難題?這是形勢使然,怨不得人。因此,就連柯P也指出,特朗普的做法是對的,因為「外交政策本來就是實力原則」。
  今次是難得地特朗普與國務院高度一致,因為這是共同利益。由此可見,特朗普在上任之後,其對外事務政策正逐步回到正軌,因為已經知道,浪漫及「非典型化」行不通,還須規規矩矩地按著既有軌道前行。
  特朗普和美國國務院「打臉之後,蔡英文也知「惹了麻煩」,差點成了「準麻煩製造者」,因而趕忙出來自圓其說。「總統府」發言人黃重諺辯解說,這是蔡英文針對路透社假設性提問的被動回應,而且相關報導顯然不精確,容易造成混淆。因而在路透社報導刊出後,台方就在第一時間就相關訪談資訊照會各方,避免誤解。
  而曾為蔡英文當選記者會上作翻譯一炮而紅,被稱為「口譯哥」的「國安會」秘書長辦公室主任趙怡翔,更是進一步在臉書po文,指責路透社的翻譯不「專業」,把蔡英文的被動回答當作是主動所為,並批評及質疑「這場教訓學到英文報也會亂報英文,誰說國際媒體就是專業?」極力為蔡英文進行開脫。
  甚至有人懷疑,是路透社「早有佈局」,不但是直接形塑了蔡英文主動,甚至殷切期盼蔡英文要與特朗普再次通話的樣態,刻意彰顯「急切渴望」的情緒;而且還預先聯絡安排後隨即專訪特朗普,並「蛇隨棍上」地拿著蔡英文的專訪內容去問特朗普,並在衍生解讀之下,使用了強烈的字眼:「spurn」(輕蔑地拒絕、摒棄、唾棄)、「brushed aside」(撇除、甩開),加強了報導張力,著實地「羞辱」了蔡英文一番。
  由此看來,蔡英文的這個「五二零」一周年,過得很不自在,端的是「內外交困」。在內部事務已經亂成一團糟,一群「豬隊友」還為為她添亂,使她的民調「低處未算低」,「沒有最低,只有更低」。而在對外事務上,既有北京堅持一個中國原則,設定台灣當局在遵循必須承認「九二共識」,兩岸協商,適當安排的「三部曲」之後,才有可能參與世界衛生大會,因而是「不可能任務」,更使其「紀念日」暗淡無光,再加上特朗普的親自「打臉」,蔡英文的就職一周年,還真的是晦氣。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4-29 03:54:06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