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小英為突破國際困境寄望他國也政黨輪替?

  韓國總統補選將於五月九日進行。民進黨昨日宣佈,由蔡英文嫡系、民進黨中央選舉對策委員會召集人率領觀選團,於本月六日前往韓國,進行五天四夜的拜會及觀選行程,實地考察韓國選情及整體政經局勢。該觀選團的陣容強大,共有十九名成員,而且還安排了民進黨發言人楊家俍為該觀選團的發言人。這顯見民進黨及其當局十分關切韓國總統的選情及可能會出現政黨輪替的政策走向,尤其是在對台灣的外交政策是否會發生某些變化,並據此而調整蔡政府的對韓政策及策略,以圖有助於蔡政府突破目前的國際困境。
  本來,互相派員觀摩對方的選舉活動,是很正常的事。台灣地區的各類公職尤其是「總統」選舉,其他國家或地區的官方或民間也派團觀選。但似乎民進黨此次組織龐大的觀選團前往韓國進行只是屬於「補選級」的總統大選,雖然也確實是含有常態性的「觀選」,但其實是「醉翁之意不在酒」,還含有更重要的任務。
  實際上,觀選團團長陳明文昨日就表示,韓國總統補選的結果對台灣的「國防」安全而言相當重要,東北亞安全與台灣安全密不可分,尤其韓國幾次動盪與台灣命運相連。觀選團的主要目標為,透過觀察選舉與實地走訪,了解韓國政局變化,並與「國會」政黨智庫交流,深化台韓關係。
  而也是蔡英文嫡系的民進黨國際事務部主任、「立委」羅致政則說明,觀選團預計參訪各候選人競選總部,也將參與共同民主黨及國民之黨的造勢活動,觀摩韓國大選造勢及各種組織動員情形。為促進政黨與「國會」外交,觀選團也將參訪韓國國會,與韓國政黨人士、專家交流,瞭解未來韓國國內政策及外交國防政策走向,以因應東北亞未來可能發生之變動,與拓展台韓雙方關係。羅致政還透露說,該觀選團預計拜訪韓國政治學會、未來政治中心、民主研究院等智庫,與參觀韓國投開票所、選前之夜與開票之夜。參訪團收集資料,將提供立法部門與黨部分析,作為未來規劃相關政策使用。
  民進黨的這次組團赴韓觀選活動,已經籌劃了一段時間。早在今年三月二十二日舉行的民進黨中執會,就邀請國際事務部主任羅致政以《東北亞情勢分析》為題進行專案報告。隨後兼任民進黨主席的蔡英文裁示指出,東北亞區域關係的發展與台灣的安全情勢息息相關。東北亞情勢在這段時間以來,確實有很多變數,也處於一種變動的調整階段,所以在這個階段,民進黨不能忽視在東北亞任何情勢的變動。她指出,南韓總統補選也可能牽動東北亞外交與安全情勢轉變;基於韓國的補選,將會是在整個東北亞情勢裡面的重要因素之一,民進黨應組團前往觀選,與韓國政黨人士、智庫專家深入交流,探究台、韓雙方未來關係發展的可能性,做到政黨外交作為政府外交助力的功能。將要來到的韓國選舉確實是一個很好的觀察。在南韓、在整個東北亞情勢的氛圍底下,怎麼樣進行總統大選,特別是在總統大選裡面,他們所關心的議題,候選人之間跟選民對這些議題的看法跟討論,都很值得民進黨去觀察,希望黨可以組一個觀察團前往。韓國的補選,將會是在整個東北亞情勢裡面的重要因素之一,民進黨應組團前往觀選,做到政黨外交,並作為政府外交助力的功能。
  而羅致政則在專案報告中,針對南韓這次補選和未來可能選舉結果進行分析,認為總體來看充滿機會,也有挑戰,這是一個變動很快的東北亞局勢,台灣應該積極掌握每次變化帶來的機會和挑戰,因此民進黨將組織觀選團前往觀察。觀選團初步規劃以黨部和立法部門為兩大塊,由黨來主導,安排到南韓觀選,並進行國會政黨智庫交流,提升台韓關係,把第一手觀察資料帶回島內,給行政立法黨務部門做為未來分析、規畫未來台韓關係、因應未來東北亞發展的資訊。
  無獨有隅,前日舉行的民進黨中常會,邀請了「外交部」政務次長吳志中以《二零一七法國總統大選》為題進行專案報告。黨發言人邱莉莉會後轉述主席蔡英文聽取專案報告後的裁示,強調法國本月七日將舉行的總統第二輪選舉,將會牽動未來歐洲政局。她指出,去年以來的幾次歐洲選舉,都有一些值得民進黨特別注意的地方。這些選舉的結果會影響蔡當局將來與歐洲的關係。因而她要求「外交單位」,盡速針對法國選舉可能的結果進行全盤了解,並且迅速確切的掌握法國新當選總統在對台和中國政策上可能的變化,掌握所有的可能性。而在有關台法關係的深化的部分,她也要求「外交部」持續努力推進,除了政治層面,高層互訪、雙邊對話、協定上的努力之外,也期待「外交部」思考如何從文化、產業面的結合,讓台灣與法國建構更多層面的交往與連結,建構台法更為緊密的情誼。
  還顯示,蔡英文在國際關係艱難的情況下,希望能利用某些國家的領導人選舉,發生政黨輪替的情況下,企圖從中找到轉機,甚至預先進行政治佈局以至是「政治投資」。實際上,在美國總統選舉的過程中,蔡英文就押寶在希拉莉的身上,並預先對希拉莉進行「政治投資」,而忽略了特朗普。因此,當特朗普當選後,蔡英文十分懊惱,並當即舉行「國安」高層會議,探討如何應對轉變,確定了補救措施。後來,在經主動進行遊說活動後,正在等待就職的特朗普,破天荒地與蔡英文通了電話,後來還在臉書上質疑一個中國政策。蔡英文為補救措施的見效,既有點驚喜,但又擔心不能維持太久。果然,特朗普後來發生「髮夾彎」式的轉變。
  現在由於特朗普在「朝核」問題上有求於習近平,蔡英文可能會感覺到對美關係難有作為。但與韓國的關係,則大有潛力可挖。尤其是目前台灣與韓國「同病相憐」,都因中國大陸的遊客大減而嚴重影響當地的經濟,為此可能會有「共同語言」。因此,有必要提前佈局,在爭取國際地位時,多一個國家「拔刀相助」發聲,能多一個就是一個,以擴大目前國際組織活動上,出現的一種暗中同情台灣當局的姑息綏靖主義傾向,只要能夠擴大此「陣容」,量變能能促成質變。
  民進黨在日本政客身上所落足的功夫而取得進展的「經驗」,就讓蔡英文「食髓知味」。實際上,經過謝長廷、邱義仁等「重量級」人物的提前佈局,使得民進黨與日本政客原來就具有的淵源更為深厚,因而在蔡英文於競選期間訪問日本時,可與安倍晉三會面,而在當選並就職後,鑽了中日關係惡化的空隙,與日本的關係漸趨密切。
  現在,又將眼光盯向了法國,下一個將是德國。因為從民調看,這兩個國家支持脫歐(脫歐元)的政黨表現都不錯,雖然離勝選仍差一截。這對民進黨正在推動的前景仍然十分艱困但也有長足進展的「脫中」、「去中國化」來說,具有一定的「鼓舞」作用。因此,民進黨密切關注著這些國家領導人大選的變化,並希望能在其中獲得某些助益。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5-05 03:11:34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