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且看蔡當局今日將怎樣「發窮惡」

  第七十屆世界衛生大會(WHA)即將於五月二十二日在瑞士日內瓦的聯合國萬國宮舉行,網路報名期限將在今(八)日截止,因而今日被蔡政府視為最後關鍵時刻。但直到昨日,台灣當局卻仍然未有收到邀請函。蔡政府高層研判,收到邀請函的機率微乎其微,因而無法完成報名作業。為此,台灣當局卯足了勁,開動所有機器,向島內外發動宣傳攻勢,蔡英文還「親自出馬」,繼日前在接受路透社記者專訪時,聲稱醫療應不分國界,全球健康安全需要台灣之後,更數次透過推特發文向國際喊話,極力爭取台灣參加,昨日傍晚更是第八度推文,以英、日等文字聲稱,「台灣努力讓世界變成一個更健康的地方——一次救一條命。」因而「WHA不應將台灣排除在外,WHA會議桌上應有台灣的位置。」這被台灣媒體稱為「總統規格」的「國際喊話」。
  但蔡英文喊歸喊,只要她仍然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及其「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核心內涵,看來其訴求的實現還將是「凍過水」。這首先是因為世界衛生組織作為聯合國的專門機構,就必須遵守聯合國第二七五八號決議。至於此前台灣「衛生署長」(升格後改稱「衛生福利部長」)能連續七年以「中華台北」的名義,「觀察員」的身份,列席世界衛生大會,是因為當時的台灣當局符合三個條件,一是「九二共識」,二是與大陸協商,三是以適當的名義。--馬英九上台後,承認「九二共識」,而作為馬英九的代表的連戰,在出席「APEC」非正式領導人會議,與胡錦濤會晤時,正式提出落實「胡連會」《兩岸和平發展共同願景》中「促進協商台灣民眾關心的參與國際活動的問題」,尤其是其中的「包括優先討論參與世界衛生組織活動的問題。雙方共同努力,創造條件,逐步尋求最終解決辦法。」北京經過慎重研究後,通知世界衛生組織秘書處,可以邀請台灣「衛生署長」以「中華台北」的名義,以「觀察員」的身份,列席世界衛生大會。而在現在,這三項條件已經不復存在,一方面是蔡政府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另一方面因此而導致兩岸聯絡機制「停擺」,根本不可能就台灣當局繼續列席世界衛生大會事宜進行談判,因而就遑論「以適當名義參與」的問題。
  其次,雖然新一任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的選舉活動正在進行中,但在今年的第七十屆世界衛生大會召開時,陳馮富珍仍然是總幹事。一方面,她是來自中國香港的中國人,對中國懷有樸素的國家感情,在香港特區出任衛生署長時又經歷過「一國兩制」的實踐,絕對認同「一個中國」原則;而她在世界衛生組織副總幹事的任內,當總幹事李鐘郁逝世時,是中國政府宣布推薦她角逐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一職,並全力為她「拉票」,助她戰勝另外四名候選人,順利當選。當時國際關係學者沈旭暉在國際期刊《Pacific Affairs》分析,中國提名陳馮富珍參選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是中國通過借用香港身份服務中國外交的做法,也構成了香港人正規參與國際的先例。既然如此,她就必然會在履行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的職務時,忠實執行聯合國第二七五八號決議,並在邀請台灣地區的代表列席世界衛生大會的問題上,尊重中國的意見,及在世界衛生組織秘書處與「中國台北衛生署」發生業務聯繫時,嚴謹遵從「一個中國」原則。因此,關於是否向蔡政府發出邀請函的問題,當然她認同北京提出的三個條件。既然蔡政府不符合這三個條件,蔡政府要想獲得邀請函那就「免談」。
  另一方面,今年一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前往歐洲出席「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並進行歷史性的主旨演講之後,專程訪問世界衛生組織並會見了陳馮富珍。習近平強調,世界衛生組織是衛生領域影響最大的聯合國專門機構,在全球衛生事務中發揮著領軍作用。在中國衛生事業發展中,世界衛生組織給予了寶貴幫助,中國同世界衛生組織的合作堪稱典範。中國歡迎世界衛生組織積極參與「一帶一路」建設,共建「健康絲綢之路」。習近平讚賞世界衛生組織堅持「一個中國」原則,並表示相信世界衛生組織將繼續堅持這一重要政治原則。而陳馮富珍則表示,中國是世界衛生組織創始成員。長期以來,中國對全球衛生事業和世界衛生組織工作作出了重要貢獻。世界衛生組織將始終堅定奉行「一個中國」政策,繼續支持中國深化醫療衛生改革,並願加強與中國在「一帶一路」框架下合作,提高「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健康衛生水準。因而在她的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的任內,哪怕是最後幾天,她都將牢記習近平主席的囑託,堅定奉行「一個中國」政策。在此情況下,過去五年多已經忠實執行聯合國第二七五八號決議,及嚴謹奉行「一個中國」政策的陳馮富珍,不可能在最後幾十天的任期「功虧一簣」。
  正因為如此,台灣「決策高層」對在今日內能否收到列席世界衛生大會的邀請函,表達悲觀。但又不甘失敗,因而放言,倘在今日晚間仍然未能收到邀請函,將會採取系列行動。包括「外交部」和「衛福部」舉行記者會,對外說明處理過程以及當局後續因應作為。據說,由於台灣當局早就已經預料到情況不樂觀,因此已將施力點放在國際動員之上,並就各種情勢做多種備案,著重在「台灣的健康人權」、「國際防疫不能有缺口」兩個部分向國際社會宣達。而台灣當局的「駐外使館」還將結合所有民間團體力量,讓更多支持朋友們聽見台灣的訴求,秉持「不容樂觀、絕不悲觀」的態度,會繼續積極爭取全力以赴。
  另外,台灣當局可能也將會採用去年十一月世界民航組織大會的模式,申請進入世界衛生大會的會場旁聽,並覷準機會「發聲」,倘被擋攔於萬國宮的門外,就索性「發窮惡」擺爛。另一方面,也將於各個主要國家的出席會議官員,分別在會場外舉行雙邊以至多邊會晤。
  在長遠來說,台灣當局可能會介入世界衛生組織新任總幹事的選舉,提前向當選機率較高的候選人進行「政治投資」。並繼續拉攏所謂「邦交國」及非「邦交國」的「友台人士」,為台灣當局參與世界衛生組織的活動,代其「發聲」。
  對於蔡政府的種種已經公佈及尚未宣示但有可能實施的活動,以及所謂  「台灣的健康人權」、「國際防疫不能有缺口」等說詞,北京方面應當怎樣破解?其實,陳馮富珍已經建立了一套機制,就是在全球防疫資訊通報等方面,並沒有「遺漏」台灣當局,但卻按照聯合國第二七五八號決議的精神及「一個中國」的政策,是寄交給「中國台灣」。儘管台灣當局「跳腳」,但卻遵從了《中華民國憲法」的定位。在「五二零講話」中聲稱會遵循「憲法體制」及《兩岸關係條例》的兩岸定位的蔡英文,倘拒絕接受,就正好證明其「五二零講話」是用來騙人的。
  當然,也有緩衝辦法,就是交由國際紅十字會代轉,甚至以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為由,託付中國紅十字轉交台灣紅十字。其實,早在海基會和海協會成立之前,兩岸紅十字就充分發揮過相關的作用,兩岸第一個協議「金門協議」就是由兩岸紅十字會洽簽的。而紅十字會的部分職能與世界衛生組織有重疊,是可以承擔此任務的。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5-08 04:42:32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