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林義雄「聖人神主牌」被新潮流系砸爛?

  前民進黨主席林義雄仗依其「林聖人」的「牌號」,強要民進黨讓出二十個選區,好讓其安排以其為精神領袖的「第三勢力」政黨——「時代力量」和「社會民主黨」,都各能提名十位「區域立委」參選人,以符合《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的相關規定,也得以參加「政黨票」選舉,提名「不分區立委」候選人,但民進黨本身既是要爭取更多的「立委」議席,也是為了在各選區中帶動蔡英文的「總統」大選氣氛,而只願讓出十三個最艱困的選區,給「第三勢力」經營,從而引發林義雄強烈不滿,月前就不惜撕破臉,痛罵民進黨「壓死第三勢力」、「愚蠢」,引起政壇震動。
  但民進黨仍然不為所動,沒有按照林義雄的意思,再讓出七個選區,使得林義雄「臉面無光」,終於按耐不住,於月前發表給民進黨主席蔡英文的公開信,轟擊民進黨提名剛在臺北市議員並就任不到五個月的梁文傑,再度在臺北市中山、松山選區參選「立委」,是以「民主」為名的政黨,卻做出有悖民主倫理的事,遭受「掛羊頭賣狗肉」的譏評。林義雄還質問蔡英文,既然對於公職人員棄守職位並不在意,倘她當選「總統」,是否也將會輕易拋棄職位而另謀高就?像是出任國際機構重要職務,或是其他大國的國家副主席、副總統?
  在「林聖人」的「神主牌」的壓力之下,梁文傑宣佈退選。但看來蔡英文出於兩個考量,而並沒有批准其退選,仍然保留他在臺北市第三選區出選的權利,進入第二階段提名整合。其一,是梁文傑在該選區有勝選的可能,因為其對手是蔣介石的重孫、蔣經國的孫子蔣萬安,鑑於同為「權貴子弟」的連勝文在臺北市長選舉中一敗塗地,折射了臺北市選民尤其是青年選民討厭「權貴」的心理,而且蔣萬安從未在選區服務過選民,而梁文傑在臺北市議員選舉中獲得選區第一高票,因而極有可能會重演「連勝文敗選」的一幕,這就將為民進黨在屬於「艱困選區」的臺北市打進一枚楔子,而且也有利於民進黨「讓國民黨不過半」戰略目標的實現。何況,林義雄要在該選區推出的社會民主黨參選人李晏榕,實力很低,甚至還低於蔣萬安蔡英文根本不可能會為了遷就林義雄而丟失一席機會。
  其二、蔡英文在「總統」大選中,將會高度依賴「新潮流系」的選戰操盤能力,因而為自己的勝選起見,必須緊緊拉攏「新潮流系」,因而也不可能為了遷就林義雄而犧牲「新潮流系」骨幹流員梁文傑。實際上,「新潮流系」向有「戰略之神」的美稱,對選戰情勢分析研判極為精準,而且協調指揮能力極強,民調和宣傳技巧也十分嫻熟,因而在二零零零年和二零零四年的兩次「總統」大選中,以邱義仁、吳乃仁等「新潮流系」為首的幹將進駐陳水扁競選總部為陳水扁操盤,是陳水扁能夠逆轉勝的關鍵原因。因此,蔡英文也希望能借助「新潮流系」的選戰操盤能力,禮請「新潮流雙仁」幫忙。而在陳水扁的兩次選戰中,梁文傑的論述才華也顯露了出來。除了是在選前參與《台灣前途決議文》的撰寫之外,在選戰過程中,曾為陳水扁主筆撰寫「陳七條」,也曾將陳水扁對「和平公投」的意念轉化為文字,亦即兩道公投題的文字稿。而蔡英文在今次「總統」大選中,為了將自己的「維持現狀」及「憲政體制」具體化,還得借助梁文傑在這方面的才華——儘管梁文傑須堅守選區顧好自己的「立委」選情,不能進駐她的競選總部,但抽出時間為她撰寫文稿,還是可以做到的。既然如此,梁文傑的反分量就比李晏榕以至是林義雄要重得多,又何須作出禮讓!
  最令林義雄尷尬的是,儘管他為「第三勢力」力爭選區,以至不惜與蔡英文反面,但「第三勢力」卻並沒有領情。實際上,就在林義雄「單挑」梁文傑之後,李晏榕所屬的社會民主黨的召集人范雲卻聲稱,林義雄的發言並非社民黨的立場,社民黨會按自己步調爭取選民認同。這真是「熱臉貼在冷屁股上」!這也可能是民進黨中央並沒有批准梁文傑退選的其中一個原因。也正因為如此,原來在梁文傑宣佈退選後,他的妻子、在三立電視台任主播的林楚茵,本來是聲稱要「代夫出征」(她不是民進黨員,無需理會林義雄與民進黨的瓜葛),並得到不少梁文傑的支持者,和她本人的粉絲的熱烈響應,但後來還是偃旗息鼓。可能是她已獲得權威的內部消息,民進黨將不會理會林義雄的要挾,仍將提名梁文傑。
  倘此,林義雄在民進黨內的威信,將會一掃塗地。而林義雄在「新潮流系」的眼中,更將是不值一曬。實際上,就在林義雄「單挑」梁文傑之時,屬於「新潮流系」的民進黨臺北市議員李建昌,就痛批他是「老番顛」(指人老了腦子不清楚,瘋瘋癲癲)、「惱羞成怒」,就像當年陳水扁痛斥李登輝是「老番顛」那樣。悲乎!在民進黨中生代的眼中,曾經在民進黨內被當作是「大聖人」的林義雄,竟然是一個「瘋老頭子」!
  實際上,「新潮流系」已經完全不把林義雄放在眼內。近日情勢的發展,更是讓林義雄傻眼。繼在台中市,屬於「新潮流系」的市議員謝志忠,堅持不肯讓出「立委」的參選權,讓希望能在其選區參選「立委」的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除永明,氣得牙癢癢。日前,要在新北市汐止選區參選「立委」的「中央研究院」研究員黃國昌,也沒法說得動已在該選區佈局參選「立委」的「新潮流系」新北市議員沈發惠,只得悻悻地說了句「不會在汐止參選立委」。
  值得注意的是,除永明、黃國昌的知名度,都要比李晏榕高出多少倍,而且兩人還是「太陽花學運」的幕後「大軍師」,卻都也折戟於「新潮流系」流員的手中,而且將其打得落花流水的,還都與梁文傑一樣,剛當選市議員不久。更值得注意的是,民進黨及其「新潮流系」即使如此「張狂」,今次卻未見林義雄再跳出來了。這也難怪,民進黨在臺北市,寧願禮讓於親民黨的黃珊珊(當然可能與宋楚瑜有秘密交易),也不肯向林義雄和「第三勢力」讓半分。這教林義雄情何以堪!
  林義雄因為「林家血案」得到普遍同情,也因為在任黨主席時兼任陳水扁競選總部總指揮,將陳水扁送進「總統府」後,卻沒有居功並按慣例的再選一任黨主席,而獲得尊敬,從而形塑了其「聖人」的形象。但他這次與民進黨的吵鬧,卻令其在民進黨人眼中,「聖人」的光環黯然失色,更被「新潮流系」砸爛其「神主牌」。  
  (發自北京)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07-02 03:02:29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