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英政府會否北望平壤尋求「突破」?

  由於日內瓦與台北有六個小時的時差,因而英政府地將世界衛生大會網路報名截止期的本月八日,「滿打滿算」地計算到前日午夜十二時,亦即是台北時間九日上午六時。結果,卻仍然沒有盼到世界衛生組織秘書處發來的邀請函。因此,英政府已經感到「無望」。盡管中央社引述世界衛生組織秘書處發言人林德梅耶說,世衛大會報名雖然已經正式截止,但世衛組織仍然等待任何進一步的發展,但林德梅耶也指出,自二零零九年開始,邀請台灣代表以「觀察員」身分參加世衛大會,是根據中國大陸與台灣之間的諒解,而這次兩岸到目前為止尚未達成諒解,不過討論仍持續中。這就顯示,既然北京仍然堅持蔡英文必須承認「九二共識」及其「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核心內涵,也既然世衛組織總幹事陳馮富珍,必須堅守今年一月對習近平主席作出的世界衛生組織將始終堅定奉行「一個中國」政策的政治承諾,因而應該是沒有機會了。
  因此,蔡政府決定進行「反擊」。昨日「總統府」、「外交部」、「衛福部」和「陸委會」都發表了相關言論。如果說,「總統府」、「外交部」和「衛福部」的言論「氣勢洶洶」,商是屬於尋常事的話,那麼近一年來一直扮演「唱白臉」角色的陸委會,也換上「紅臉」臉譜就有點異常。此顯示,或許蔡英文經常透過陸委會釋放的「不刺激、不批釁」作為的「試驗期」,將會結束,並在「五二零」一周年後步入一個新的階段。而觀察的指標,就是蔡英文十分欣賞而又極希望能充分使用,但又擔心因「峰火外交」作為而引起北京不快的邱義仁,是否會填補「總統」秘書長的空缺,或是出任「國安會」秘書長,而由現任秘書長吳釗燮接任「總統府」秘書長。--最近一段時間蔡政府的「外交」因誤判而連連受挫,民進黨內就已有人認為,吳釗燮難以處理複雜的國際事務,但「總統府」秘書長則完全可以勝任,實際上其在民進黨秘書長及選戰期間,就表現出甚佳的協調組織能力,「大管家」的作用也發揮得很好。
  不管邱義仁是否重返「總統府」(除「總統府」秘書長外,「國安會」也是在「總統府」大樓內辦公),或許蔡英文在面對領不到世界衛生大會「入場券」的重大挫折,已經等不到夢幻中的中共「十九大」後會有「轉變」,就被「獨派」逼迫而翻臉,走陳水扁式的極端路線。
  然而,與當年的陳水扁相比,蔡英文手中的「牌」並不多。過去,無論國民黨還是民進黨,最大的「牌」是美國,其次是日本。但現在似乎形勢有變,美國總統特朗普正與習近平「哥倆好」熱乎,何況即使是當時對台灣最友善的小布什,也因陳水扁的系列小動作而發火,斥之為「麻煩製造者」,並與北京聯合「共管台灣」。日本最近似是也已有與北京和緩的跡象,畢竟商業利益太重要了,前些年中國大陸民眾反日遊行導致的損失,直到如今仍未能完全補回,現在再加上中國大陸遊客的貢獻,佔日本經濟不少的份額。因而日台關係走得再遠,也只能是目前的狀況,不能再往前了。何況,與十多年前相比,當今中國大陸的經濟和國防實力更強,而且還是由具有毛澤東風範的習近平「當家」,美國和日本更不願與中國「撕破臉」。
  但似乎還有「突破口」,那就是朝鮮,因為兩者在國際關係上「都是天涯淪落人」。當然相比之下,朝鮮的困境更嚴重。慣於不按牌理出牌的金正恩,是否會為了尋求「突破」,而向蔡政府「招手」,而蔡英文也因是「同病相憐」而「一拍即合」?
  實際上,目前已有這方面的蛛絲馬跡。日前朝中社發表題為《不要再做亂砍朝中關係支柱的貿然言行》的評論文章,在罕見的首次點名批評中國的同時,也首次將中國稱為「中國大陸」,並「捎帶」上了「臺灣」。一篇評議中朝關係,並未涉及台灣問題的評論文章,為何無端端地要與台灣扯在一起?這是否在向蔡政府「放風」,尋求合作共同「反擊」中國大陸?
  以媒體的「言外之意」來傳遞某種敏感的信息,這是國際間的慣例。當年毛澤東就是從尼克松的某些談話中,發現中美關係可能會有鬆動的跡象,因而指葉劍英等「賦閒元帥」研究國際戰略,得出美國的戰略重心仍在歐洲的結論,致使毛澤東決定「聯美抗蘇」,並藉著在天安門城樓會見埃德加.斯諾的機會,放出了願意與尼克松打交道的風聲,翌日《人民日報》還打破慣例,全版刊出毛澤東會見斯諾的照片,向華盛頓傳遞「和解」的信息。不久後就上演了「基辛格詐肚痛」秘密飛往北京的「驚世之作」。當然,後來另外也有間諜金毛怠向北京提供情報之說。但斯諾的報導和《人民日報》對北京有意推動中美和解所傳達的信息,還是佔有重要位置的。
  因此,朝中社分別採用「中國大陸」和「台灣」的詞彙,是否預兆金正恩將會實施「猖狂的一跳」,大打「台灣牌」來要挾中國?而蔡英文也樂於「奉陪」,予以積極響應,作為報復北京阻止台灣出席世界衛生大會的「利器」?
  其實,以打「台灣牌」來報復及要挾北京的手法,金正恩的爺爺金日成就實施過。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初,朝鮮主要的外援來源「經互會」,因發生「蘇東波」而停止向朝鮮提供無償援助,使得朝鮮經濟陷入困難(當時朝鮮尚未發生天災);而朝鮮的另一重要外援中國,卻正在秘密與韓國進行建交談判。金日成為了報復北京,就打出了「台灣牌」。不但是先後派出金達鉉副總理與朝鮮負責經濟事務的高官崔鼎根率領代表團訪問臺灣,而且還讓金達鉉以特使身份與台灣特使李在方進行「建交」談判。只不過是因為鄧小平得悉後,下達「中朝斷交」的最後通牒,金日成才罷手。
  但台朝之間的半官方或民間交流卻一直連綿不斷。包括朝鮮邀請台灣的朝野「立委」前往訪問,也包括「華航」以包機形式實行台北與平壤的直航,更包括李登輝派出農業技術考察團前往朝鮮的農場進行技術交流。最轟動的是,「台電」與朝鮮達成將核廢料運到朝鮮處理的協議,但由於美韓兩國的堅決反對,合約未能履行,朝鮮委託律師擬向「台電」索賠巨款的事件。另外,朝鮮也邀請一些媒體前往進行採訪報導。當時,李登輝剛戰勝「非主流派」而獲得權力,但尚未穩固,正在借助包括民進黨等的外力,進行「修憲」及廢除《刑法》一百條,並趕走由大陸撤台的「萬年國代」。因此,也希望能與朝鮮互動以箝制大陸,當然也是為了報復大陸撬其韓國「外交牆角」。
  現在,蔡英文是否借助金正恩之力,反制中國大陸?其實,在去年「五二零」前夕時,就有智庫人物建議,可以與朝鮮發展關係,來反制有可能發生的「雪崩斷交潮」。但當時蔡英文一方面可能是還在試圖以不刺激及挑釁大陸,來穩固其地位,二方面可能是擔心「得罪」美國,而沒有採納此建議。
  現在朝鮮遭受聯合國制裁,所有聯合國成員都必須遵守制裁令,就連所謂「鮮血凝成的友誼」的中國,也在遵守,停止輸入作為朝鮮重要外匯收入來源的煤炭,並停止向朝鮮輸出奢侈消費品。
  台灣地區不是聯合國成員,因而在理論上,不受聯合國制裁令的約束。朝鮮是否也想在此打開「突破口」,向台灣輸出物品以換取寶貴的外匯,並從台灣輸入所急需的敏感物品和奢侈消費品?現在蔡英文的唯一顧慮,是擔心會「得罪」美國。而在特朗普在台海兩岸一面倒向北京,不再理睬台灣之下,蔡英文可能會索性擺爛,鋌而走險。而朝中社放出的信號,就正好因應了蔡英文的需要。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5-10 04:45:39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