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從中國隊缺席台北世大運團體賽事說起

  還有一百天,第二十九屆夏季世界大學運動會(世大運)將於八月十九日至三十日在台北市舉行。這是台灣地區首次舉辦「世大運」,也是台灣地區歷年來獲得主辦層級最高的國際性賽事。而且,還是在申辦二零一五年第二十八屆「世大運」失利(輸給韓國的光州市)的情況下而得到的,而且從二零零一年起的六屆「世大運」,有四屆在亞洲地區的城市舉行,以低於平衡原則考量,似乎不利於台北市。但由於台北市屢敗屢戰,繼續申辦第二十九屆「世大運」主辦權時,只有一個巴西首都巴西利亞對手與之競爭,而最近一次的夏季奧運會及足球世界杯又是在巴西舉行,有權參加投票的各會員代表就自然而然地避開了巴西利亞,因而令台北市「冷手執個熱煎堆」,帶有「幸運」的成分。畢竟,台北市首次爭取「世大運」的主辦權之前,高雄市曾申辦過二零零一年、二零零七年和二零一一年的夏季「世大運」的主辦權(其中二零零七年世大運是由高雄市和臺南市聯合申辦)時,曾分別敗給中國北京、泰國曼谷和中國深圳。因此,從台北市長柯文哲到台灣地區領導人蔡英文,都十分珍惜這個「可以在國際上露臉」的機會,希望有最多的「世大運」會員體參加。尤其是在發生台灣當局被婉拒出席世界衛生大會,而世界衛生組織秘書處的發言人又透露台灣當局的能否出席是由中國全權掌握的情況下,世界各地的運動隊是否「滿員」出席台北「世大運」,尤其是中國的代表團會否出席?就成為柯文哲以至蔡英文既充滿期待但又頗為擔心的問題。
  但昨日在台北市舉行的台北「世大運」春季代表團團長會議,進行團體賽抽籤時,卻完全不見中國代表團長的身影;而且更令柯文哲驚訝的是,中國代表團這次不參加包含男女籃、男女足、男女排、男女棒球等在內的九個項目在內的全部團體賽事,而僅報名個人項目。
  當柯文哲被問及此事時,他結結巴巴答不出話,不見一貫的伶牙俐齒,
  「嘖,這是這樣,這個、這個,因為、因為我想大家也不希望說太麻煩。」至於麻煩在哪裡?柯文哲依舊結巴,「這個、這個、這個有時候怕、怕、怕台灣民眾太、太、太熱情,或是太…反正就是這樣,他們自己考慮完後…我想是這樣,我無法替他回答啦」。不過,最後他還是揭出了「底牌」:「我們還是會各種維安,會盡到最大的保護。」
  柯文哲的說法,雖是他自己的主觀臆測,但也「八九不離十」。因為進行球類比賽的賽場,是觀眾最為情緒化的場域,往往分別支持不同球隊的觀眾,會有超逾規矩的過激表現。而在各種球類賽事中,除棒球外,中國隊的成績是超越「中華台北」隊的。因而不排除將會有個別觀眾籍此鬧事,對中國隊作出不友善的行為,甚至是上演「全武行」。即使是棒球比賽,「中華台北」隊勝出了,更是那些「憤怒青年」侮辱中國隊的「理由」。尤其是在發生了詆毀兩岸交流合作的「太陽花學運」,使得一些青年變得暴戾,而法官卻又以「公民不服從」為由判決其中涉嫌觸犯刑法的被告無罪之後,可能更將鼓勵這種不理性的情緒化行為。
  其實,這一點,就連柯文哲自己也已預料到了。因此,月前在「李明哲事件」鬧得最夯時,他就聲稱,「中國大陸派隊參加『世大運』,必會出事」。
  除此之外,台灣當局和台北市政府是否遵守國際奧委會和其他國際體育組織為堅持「一個中國」原則,而對「中華台北」作出的相關指引,更將是中國代表團必須考量的問題。比如,開、閉幕式升、降什麼旗?演奏什麼歌?蔡英文是否出席甚至致詞?都是必須嚴肅對待的問題。還有,柯文哲日前在回答台北市議員質詢時說,「世大運」開幕式將融入台灣文化、行銷台北。這「台灣文化」只是「宋江陣」、「三太子」、原住民歌舞、布袋戲等之類,還是也包括帶有違背「一個中國」元素的物件?
  因此,中國隊似乎是頗為謹慎。不但是婉拒台北「世大運」火炬傳遞到大陸的城市,而且也是「最後一刻」才報名參加,讓柯文哲才鬆了一口氣。
  實際上,中國作為國際體育大國,無論是奧運或是區域性或單項性的國際賽事,中國代表團都是「金牌大戶」,因而沒有中國代表團參加的國際賽事,就失去其代表性及權威性。因此,當高雄市二零零九年主辦第八屆世界運動會(世運會)的前夕,民進黨籍的陳菊市長就專門前往北京「輸誠」,請求中國國家體育行政主管機關派團參加,並作出了「世運會」嚴格遵守國際奧委會及「世運會」有關「一個中國」原則的規定的政治承諾。這才爭取到中國派出代表團參加高雄「世運會」,讓陳菊市長的臉上有光。
  其實,中國在台北市爭取二零一七年「世大運」主辦權時,是樂見其成並給予了支持的。實際上,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底國際大學運動總會就第二十九屆「世大運」主辦權進行投票時,台北市是以十三票比九票擊敗巴西利亞的。親自率隊到比利時布魯塞爾「督戰」的台北市長郝龍斌,在接受記者訪問時坦言,此次成功爭取到「世大運」主辦權得益於幾個因素,其一是「中華台北」選手在各項國際賽事會中表現傑出,就在月前於深圳舉辦的「亞大運」上,「中華台北」在獎牌排名名列第八;其二是台北市過去成功舉辦了多項大型活動,包括「聽奧」和「花博」,證明了台北市具有舉辦大型活動的能力;其三是中國大陸給予了相對的協助,他猜測中國大陸的三票(中國、中國香港、中國澳門)全給了台北市,這是歷史的新頁,相信兩岸關係會因為台北市成功舉辦「世大運」,跨入新的里程。
  但是,郝龍斌市長是「為他人作嫁衣裳」,辛苦拼搏回來的「世大運」主辦權,卻因為他受任期限制而落在了他人的手中。更令他困擾的是,當初他在申辦時,是沒有預料得到,作為國民黨「鐵票區」的台北市,在市長換屆選舉中,國民黨提名的候選人竟然會慘遭滑鐵盧,而且他為「世大運」而興建的「巨蛋」,也竟然遭到接任市長的柯文哲「凌遲」式的追究責任!
  現在看來,中國代表團既然已經報名參加,就將不會缺席大部分的賽事。但在開幕式時,將會採用「高雄模式」,以避免可能會發生的尷尬場景。那就是,中國代表團以「技術性缺席開幕式」的方式,亦即是「交通趕不及」的理由,缺席開幕式。而在運動員入場式上,只有舉牌員和持旗員分別舉著「中國」中英文的牌子和五星紅旗進場,但兩人的後面並無任何一名中國運動員跟隨。而且,直到開幕式前,中國代表團的選手,不會有任何一人前往認證中心報到及辦理認證。這樣,就可使中國代表團迴避了蔡英文在台上以「中華民國總統」身分宣佈「世大運」開幕,中國大陸選手在台下聆聽的尷尬場面。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5-12 03:59:44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