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蔡當局應認真聽清世衛組織高層的話

  面對蔡當局一方面是滿世界地無理取鬧,還準備派人鬧到日內瓦萬國宮舉行第七十屆世界衛生大會(WHA)門外以至會場內去,另一方卻仍然抱有幻想,以為在今屆「WHA」召開之前,還有混進大會的機會,世界衛生組織(WHO)終於無法忍耐,感到必須出面將相關原則一次過講清楚。但為了迴避及提高權威性(「WHO」總幹事陳馮富珍是中國香港籍人士,今年一月與到訪「WHO」總部的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共同宣示恪守「一個中國」原則),因而昨日就出動到比陳馮富珍更高位階、更具權力的「WHO」主席阿姆斯壯正式表示,沒有計畫邀請台灣代表團參加今年的「WHA」。他指出,由於兩岸之間的協議已不存在,因此無法允許台灣派觀察員出席。這就正面證實了「WHO」發言人林德梅耶日前的發言內容:自從二零零九年開始,台灣代表獲邀以「觀察員」身分出席「WHA」,這是基於中國與台灣達成的諒解,台灣能否參與由中國全權決定。當時林德梅耶更進一步表示,在一九九七年至二零零八年間,兩岸對此沒有諒解,那時「WHA」也決定,對於邀請台灣代表與會的事不予討論。到了二零零九年,因兩岸有了諒解,在這個基礎上,台灣受邀為「WHA」的「觀察員」;這個「一個中國」政策是聯合國體系普遍接受的政策。在這個基礎上,北京代表中國。
  因此,阿姆斯壯等於是正式向全世界宣布:第七十屆「WHA」已經向蔡當局關閉大門,因而今年不會向蔡當局的「衛福部長發出邀請函。既然如此,按照大會規則,蔡當局的「衛福部長」也就不能報名。屆時只能是像普通平民或遊客一樣申請「旁聽證」,但座位有限,派完即止,想進場旁聽就必須預早派隊。據說,「衛福部長」陳時中確實是會有此計劃,而且還將會在會場門口「抗議」鬧事,並在會場外與各國代表團進行「雙邊」以至「多邊」會談。但這卻改變不了蔡當局無權成為今屆「WHA」與會成員的事實。而且,倘是在「WHA」的會場門口鬧事,在當今世界各地的大型國際性會議都對「恐襲」繃緊神經之際,說不好會被大會安保人員當作是「恐怖」分子,架離現場,甚至召警處理,堂皇「衛福部長」變成「老鼠過街」的「恐怖襲擊」分子。信乎?
  其實,「WHO」發言人林德梅耶已經明確說明,台灣能否出席「WHA」由中國全權決定。實際上,按照聯合國第二七五八號決議,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在聯合國的唯一代表,而台灣作為中國的一部份,能否出席包括世界衛生組織在內的聯合國各專門組織的活動,當然其決定權掌握在中國的手中,亦即由中國「全權決定」。一如現在已由中國中央政府行使主權的香港、澳門兩特區,每年都有相當於副部長級的主管公共衛生的高層官員,作為中國政府代表團的成員出席「WHA」及其他的聯合國專門組織的活動,是這些活動的「正式代表」。馬英九承認「九二共識」,沒有抵觸聯合國第二七五八號決議,因而經兩岸協商,可以參與某些國際組織活動,包括「WHA」。但由於兩岸尚未統一,馬政府不願像香港。澳門那樣以中國代表團成員的身份出席出席,那就只好「屈就」以「觀察員」的身份列席。  
  這樣的安排,符合國台辦發言人馬曉光日前所說的三個條件:一、必須在一個中國原則下;二、通過兩岸協商;三、作出合情合理的安排。而二零零九年以來,臺灣得以參與「WHA」,就是在兩岸雙方均堅持「九二共識」的政治基礎上作出的特殊安排。蔡當局從最高層及決策機構,到執行機構及「遊兵散勇」,都揣著明白裝糊塗,故意「忽略」這三個條件。  
  承認「九二共識」的馬英九上台後,就基本上是履行了這「三部曲」。首先,是由代表馬英九出席「APEC」非正式領導人會議的連戰,向胡錦濤正式提出落實「胡連會」《兩岸和平發展共同願景》中「促進協商台灣民眾關心的參與國際活動的問題」,尤其是其中的「包括優先討論參與世界衛生組織活動的問題。雙方共同努力,創造條件,逐步尋求最終解決辦法。」緊接著,兩岸進行磋商,從目前跡象看,並非是在海峽兩會的會談場合(當然可能會有提及),而是台灣個別受命人士到大陸進行協商並達成共識。隨後由中國政府的公共衛生行政部門主管通知世界衛生組織秘書處,可以依據此前雙方簽署的備忘錄,邀請台灣「衛生署長」以「中華台北」的名義,「觀察員」的身份,列席世界衛生大會。最後就是由世界衛生組織秘書處向台灣「衛生署」(即現「衛福部」)負責人發出邀請函。
  實際上,年前某民進黨籍「立委」,就聲稱他拿到了中國與「WHO」秘書處簽訂規範「WHO」與台灣互動的《諒解備忘錄》,及「WHO」在二零零九年將台灣納入《國際衛生條例》(IHR)體系,以《內部備忘錄》規範「WHO」在「IHR」架構下,如何與台灣應對的方式。根據外流的文件,《諒解備忘錄》是中國的衛生部長與「WHO」的總幹事在二零零五年五月十四日簽訂,施行細則於七月十二日公布。文件指出,《諒解備忘錄》是為了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恢復在聯合國的合法地位後,「WHO」根據聯合國第二七五八號決議所通過的《WHA第二五•一號決議》。這些文件規範「WHO」秘書處將台灣視為中國的一省,並且必須避免任何會造成認定台灣在「WHO」內有單獨地位的行為,任何涉及這個《諒解備忘錄》規範下的事物,都必須透過「WHO」總部的聯絡窗口,先行與中國在日內瓦的常駐代表團以及「WHO」的總幹事辦公室和法律顧問辦公室諮商。而在關於落實「IHR」的《內部備忘錄》中,「WHO」要求其官員在內部文件提到台灣時必須使用「正確的用語」,即「台灣是中國的一省」。「WHO」指出,台灣雖然納入「IHR」,但台灣在「WHO」裡是中國台灣省的地位沒有改變,任何與台灣有關的資訊必須放在中國的項下,不能像其他國家那樣單獨列出。
  而在現在,這三項條件均已經不復存在。一方面是蔡政府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另一方面因此而導致兩岸聯絡機制「停擺」,根本不可能就台灣當局繼續列席世界衛生大會事宜進行協商,因而就遑論「以適當名義參與」的問題。實際上,《兩岸和平發展共同願景》的表述,是很清楚的:「促進恢復兩岸協商後,討論臺灣民眾關心的參與國際活動的問題,包括優先討論參與世界衛生組織活動的問題。雙方共同努力,創造條件,逐步尋求最終解決辦法。」首先是「恢復兩岸協商」,而恢復兩岸協商的前提是「九二共識」。現在,蔡當局卻是拒絕承認「九二共識」,當然台灣參與世界衛生組織的活動就失去連前提。
  想當年,陳水扁比蔡英文鬧得更兇,而且當時也確曾「SARS」肆虐台灣,發生了重大人命事件,美國、日本的「發聲」比現在更積極,當時中國的國際實力和威望還不如現在,更重要的是,陳馮富珍還不是「WHO」總幹事,台灣當局都「鬧」不進「WHA」,就更遑論現在了!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5-13 04:23:2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