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新南向」難敵「一帶一路」台灣更將邊緣化

  中國果然名副其實真的是「中」國,東西南北各國昨日都湧來世界「中心」——北京,參加「一帶一路」高峰論壇,連「一帶一路」規劃圖並沒有將其劃進,而且過去曾經疑惑或抗拒的美國、日本都不敢怠慢,派出代表來了中國出席。已經回歸祖國的香港、澳門,更是參與了「一帶一路」國家戰略的「大合唱」。帝都內外,鮮花錦簇;雁栖湖畔,嘉賓雲集,這真是大中華的盛世盛事。
  但「斯人獨憔悴」,中國的台灣地區獨是缺了席。三年前的「APEC」非正式領導人會議,也是在雁栖湖舉行,當時馬英九派出了蕭萬長作其代表出席,同與會的各國各地區領袖共襄盛會;但台灣換了拒絕承認「九二共識」的蔡英文「當家」後,不但是兩岸聯絡機制「停擺」,而且連關乎台灣經濟發展命運的「一帶一路」高峰論壇,更是不得其門而入,比被拒絕出席「WHA」還要尷尬、狼狽。在全球主要經濟體都踴躍參與「一帶一路」,甚至出現了東北亞圍繞「朝核」問題而成為主要當事方的美國、韓國、日本、中國以至朝鮮的領袖或代表齊聚一堂的奇景之下,台灣地區的「缺席」,更凸顯其慘遭邊緣化,成為「國際孤兒」的無可奈何慘景。
  本來,北京是預留了台灣地區參與「一帶一路」國家戰略,及與之相輔相成的「亞投行」的空間的。實際上,習近平主席就曾提出,要優先開放台灣同胞參與「一帶一路」,而有關「一帶一路」戰略的《願景與行動》文件,也專門有關於臺灣的內容,在其中的《中國各地方開放態勢》部分專門設置了「沿海和港澳臺地區”一節,特別強調「為臺灣地區參與『一帶一路』建設做出妥善安排」。
  而在開放「亞投行」報名時,籌委會也明確聲明,歡迎台灣以適當名義參加。當時,馬英九對參加「亞投行」表達了高度的興趣和熱切的期盼。因為在他的盤算中,「亞投行」的重點項目之一是高速鐵路和高速公路建設;而台灣地區在高速鐵路和高速公路建設方面的技術及經驗均已十分成熟,而也恰在此時,主要的高速鐵路和高速公路的規劃也已基本完成,這就將會形成相關設備、人才高度閒置以至是荒廢的情況。如果能參與「亞投行」和「一帶一路」,這些世界一流的設備和人才以至經驗,就可大派用場,而且更重要的是,可以幫助因受困於聯合國第二七五八號決議的台灣,在經濟建設領域走出台灣,融入國際,從而將會按照政治經濟學「經濟基礎促進上層建築」的規律,慢慢幫助台灣打開「外交」困局。但是,接其任的蔡英文拒絕承認「九二共識」,曾經答應馬英九的北京,就像連曾經十分熱絡的兩岸聯絡機制,甚至已經發展到兩岸領導人會晤的進度,也嘎然而止那樣,領不到「一帶一路」和「亞投行」的入場券,被擋於門外。因此有人猜測,蔡英文最近推出的八千八百億元「前瞻基礎建設計劃」,除了是為了提振自己低迷的民調,及擴大藍綠縣市的差距之外,就是為了因應不能參加「一帶一路」和「亞投行」的宭境,而消化閒置積壓的高速鐵路、高速公路建設人才、設備及經驗的應對之舉。
  實際上,蔡英文對不能參與「一帶一路」和「亞投行」,早已心中有數。因而在無可奈何之餘,也竟然不知天高地厚,搞了個「新南向政策」來與「二十一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相抗衡。過去人們說,蔡英文大搞「新南向政策」,是為了因應在自己不承認「九二共識」下,兩岸經濟交流合作必會受挫,再加上錯判大陸各項生產成本提升,大陸台商經營不再像過去那樣暢順,因而要以「新南向政策」來帶動大陸台商「出走」。在已確知自己不能參與「一帶一路」和「亞投行」之後,更是給予「新南向政策」新的政治意圖,就是要抗衡「一帶一路」的重要組成部分——「二十一世紀海上絲綢之路」,並與之「爭長短,比高低」。然而,從昨日東南亞國家紛紛參與「一帶一路」高峰論壇,而「新南向政策」推出後,卻沒有多少國家響應,甚至還發生一些國家「躲避」台灣派出的宣達特使的情況看,蔡英文的這個圖謀,已經被宣布破產。
  其實,不管從什麼角度看,「一帶一路」都是極為有利於台灣走出經濟困境,並在這個國際大戰略中分一杯羹的。就如上述的《願景與行動》文件所言那樣,「一帶一路」戰略本來是已經將兩岸經濟關係、臺灣經濟發展考慮和納入進
  其中的。這將會給臺灣經濟帶來更多利好,將會為兩岸經濟合作搭建新平臺、注入新活力。何況,臺灣參與「一帶一路」建設,也具有不少現實的有利條件。除了是上述的台灣地區擁有豐富的高速鐵路和高速公路的人才、設備和技術、經驗條件之外,《願景與行動》的涉台部分充分體現了「兩岸一家親」的理念,這是極為有利於台灣企業及個人參與的寬鬆政治環境。而且,臺灣也具有天然的「海上絲綢之路」的基因元素。比如,台灣在經濟起飛時期,以出口加工工業為導向的對外貿易,主要就是依靠海運來作運輸工具,因而航運事業極為發達,高雄港也是國際上的主要港口之一。當時蕭萬長等有識之士就預見到兩岸經濟交流合作將會更能充分利用此優越條件,因而提出了「亞太營運中心」的規劃。如果台灣能夠融入「一帶一路」,就能激活此已經沉寂的規劃,而且充分利用台灣經濟與大陸經濟密不可分的特點,與對岸的福建同列「二十一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始發港,原來因為在國際事務中受困,因而外向經濟也已經成為「掘頭路」的臺灣,就將會一躍成為「海絲」的起點,經濟全盤盤活。因此,就連民進黨內部,也有人認為台灣應當參與「一帶一路」,如「新潮流系」的前總召洪奇昌就呼籲全黨
  應該務實面對「一帶一路」和「亞投行」等經濟議題。
  實際上,如果台灣能夠參與「一帶一路」,就能在大陸新一輪的國內區域經濟佈局和經濟轉型中,「搭順風車」獲得較大商機,分享大陸經濟發展帶來的機遇。其中在「海絲」中,臺灣進入「RCEP」及其他自由貿易框架的機會大幅度增加,可獲得與東盟及東亞國家貿易的更大便利。甚至還可借由「一帶一路」戰略,實現「借船出海」、走向世界的願望。即使是「絲綢之路經濟帶」,台灣也有參與的條件,那就是參與大陸中西部的建設,搭車借道「走西口」。由於「一帶一路」戰略的潛在商機龐大,台灣還可通過大陸西部走向中亞、中東,為臺灣經濟發展找到向西的重要通道。這就比那個「新南向政策」要現實得多。」
  否則,歷史並不會等臺灣,大陸也不會等臺灣,台灣就將會慘遭邊緣化,成為「國際孤兒」。而「新南向政策」也將會被迅猛發展的「一帶一路」戰略,衝擊得七零八落,體無完膚。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5-15 04:38:01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