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一帶一路」兼收阻擊「新南向」之效

  一連兩天的「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圓滿閉幕。國家主席習近平的主旨演說,吹響了「一帶一路」沿線及周邊國家和地區共商、共建、共享,務實合作、互利共贏,帶動提升地區整體發展水平的「集結號」。四十多個國家和國際組織與中國簽署合作協議,形成廣泛國際合作共識。聯合國大會、安理會、聯合國亞太經社會、亞太經合組織、亞歐會議、大湄公河次區域合作等有關決議或文件都納入或體現了「一帶一路」建設內容。「一帶一路」奏響了各國共同參與的「交響樂」,成為各國共同受益的重要國際公共產品。這是中華盛世盛事,呈現出真正的「我們的朋友遍天下」。其影響,無論是現在,還是今後幾十年再往後看,都無可估量。
  其實,「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還意外地獲得了一項成就,那就是更為牢固地築起了圍遏「台獨」的「長城」,並對蔡英文的「新南向」政策發揮著阻擊的功效。
  本欄日前分析認為,由於蔡英文當局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及其「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核心內涵,因而「斯人獨憔悴」地在這世紀盛會中缺了席。這就更凸顯台灣當局慘遭邊緣化,成為「國際孤兒」的無可奈何慘景,而「新南向政策」也將會被迅猛發展的「一帶一路」戰略,衝擊得七零八落,體無完膚。
  而這樣的態勢效應,已經開始展現。打響「第一槍」的,是越南。在「一帶一路」高峰論壇期間,習近平主席與赴京出席「一帶一路」高峰論壇的越南國家主席陳大光簽署了《中越聯合公報》。在該聯合公報總共十五個條文中,其第十二條明確記載:「越方重申堅定奉行一個中國政策,支持兩岸關係和平發展與中國統一大業,堅決反對任何形式的台獨分裂活動。越南不同台灣發展任何官方關係。中方對此表示讚賞。」
  越南在這個條文中所使用的詞彙,極為鮮明確切,包括「堅定奉行一個中國政策」,也包括「支持兩岸關係和平發展與中國統一大業」,更包括「堅決反對任何形式的台獨分裂活動」,以至於「越南不同台灣發展任何官方關係」,斬釘截鐵,乾脆利落,毫不含糊。中方對此表示讚賞。」這是在世界各國與中國的雙邊協議的涉台內容中,較為罕見的。很難想像,在南海議題上仍然與中國存在著某些矛盾及爭議的越南,竟會在涉台問題上如此態度鮮明,立場堅決。
  因此可以說,越南在《中越聯合公報》上對台灣問題的表態,是對中越建交協議的補強。實際上,在一九五零年一月十八日中越兩國建交時,尚未有「台獨」問題。當時中國人民解放軍正以摧枯拉朽之勢,奮勇追擊國民黨軍隊。曾經支持蔣介石集團的美國政府,已經極為不滿蔣介石集團的貪污腐敗及獨裁極權,因而拋棄了蔣介石集團。以當時國共兩軍的態勢,已經集結在東南沿海的四十萬粟裕大軍,解放台灣指日可待。但因為「左」傾盲動的金日成在懷有「雅爾塔情結」的斯大林的支持下發動朝鮮戰爭,才使得擔心「共產主義東擴」的美國政府,再次支持蔣介石集團,並派遣第七艦隊侵駐台灣海峽,導致解放台灣戰役受阻。而在此時,龜缩於台灣一隅的蔣介石,為了鞏固自己已經風雨飄搖的權力,既反共也反「獨」,「台獨」勢力及其活動沒有任何空間。因而在中越建交協議中,就沒有上述的「反獨促統」內容。而現在隨著形勢的發展,越南在《中越聯合公報》中明確地寫上了上述內容,等於是補強了建交時的協議或政治承諾。這也就堵死了蔡當局利用中越倘有的矛盾從中魚利,大力推動「新南向」政策之路。
  既然如此,就不但是對「台獨」的沉重一擊,而且也是對蔡英文「新南向」政策率先打響了「第一槍」。實際上,越南是蔡英文推動「新南向」政策的主要目標地之一。這是因為,越南尤其是越南南部有較多的華人,與台商同文同語,辦事較為方便。在越戰結束後,當地政府為盡快補充因戰爭而喪失的人口,鼓勵生育,此後出生的嬰兒現在已是中壯年,可為台商提供大量勞動力,而且教育水平也不錯。此外,越南的交通較為便利,比東南亞其他國家更有地利之便。而越南南部曾經長期在與國民黨「同聲同氣」的傀儡集團的管治下,當地華僑華人對台灣懷有某種特殊情感。因此,胡志明市就成了台灣當局在東南亞的「外交」重鎮,在柬埔寨驅趕台灣當局的「代表處」之後,就一直是由駐胡志明市的「辦事處」兼管對柬埔寨的「領務」。正是綜合上述的各種因素,台商的大型鋼鐵廠就建在越南(中北部)的河靜。而在蔡當局有關推動「新南向」政策的文件中,越南就成了最重要的節點。
  如今越南籍著「一帶一路」申明反「台獨」的鮮明態度,等於是打響了阻遏「新南向」的「第一槍」。儘管越南不會拒絕台商繼續投資,但由於已經作出了「越南不同台灣發展任何官方關係」的莊重承諾,因而對蔡當局的「新南向」政策,就必然會予以抵制。實際上,蔡當局的「新南向」政策中,無論是產業人才交流,醫衛合作與產業鏈發展,創新產業合作,區域農業發展,還是「新南向論壇」與青年交流平台等規劃,都必須和當地政府存有一定的官方聯繫。現在既然越南政府已經明確向大陸作出了「不同台灣發展任何官方關係」的保證,「新南向」政策就將難以在越南推動上述項目,「新南向」也就將會變成「新難向」。
  越南打響了「第一槍」,其他東南亞國家就「聽槍聲如聞命令」,紛紛跟進。果然,也前往北京出席「一帶一路」高峰論壇的菲律賓總統杜特蒂,馬來西亞首相納吉和印尼總統佐科威,都對「新世紀海上絲綢之路」興致勃勃,極有興趣參與其中。實際上,中國的龐大市場,對東南亞國家充滿了誘惑力;而中國龐大的人口數量尤其是「先富起來」的人群,將會為東南亞國家帶來巨大的觀光收益。何況,這些國家發展其基礎建設所需要的資金和技術,都需要北京的協助。在大陸巨大的政經誘因吸引下,這些國家在大陸和台灣之間,就必然會作出最有利於自己的正確取捨不言。
  實際上,就以菲律賓為例,其對中國市場的依賴,有時已到了不可想像的地步。當年黃岩島首發紛爭,中國只是輕輕地使用了提高對其香蕉進行檢疫的標準的一招,就讓菲律賓蕉農們叫苦連天,迫使當局不得不低頭。試想,單是一個香蕉出口中國的項目,就能發揮如此大的威力,更遑論其他更重要的貿易項目。
  因此,杜特蒂當選並就任總統後,竟然就在「南海仲裁」的最緊張氣氛中,突然轉軚,與中國修好,甚至於敢於頂撞美國對此的干預。其他的一些東南亞國家,都希望能在「一帶一路」中得到發展機會,也勢將會紛紛響應。
  當然,蔡當局不會坐以待斃,必然會要作出反制。民進黨「立委」昨日就提出,他們觀察到,由於印度公開拒絕參加「一帶一路」高峰論壇,而印度的位置在「一帶一路」上又扮演重要角色,因而印度可能會成為台灣打破「一帶一路」圍遏作用的突破口。而主操「新南向」政策的外貿協會董事長黃志芳,日前在民進黨中常會也有提到這個問題。因此,估計蔡英文可能會利用印度作為「反制一帶一路」的「突破口」。
  但似乎打錯算盤。印度雖然對「一帶一路」有疑慮,而且存在著邊界爭議,甚至還供養著達賴喇嘛(限制其活動範圍),但對「一個中國」的態度還是鮮明的。而且,蔡當局的「新南向」政策,對印度的助益並不大,因而相信不會被蔡當局所利用。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5-17 03:53:26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