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蔡英文高層人事調動含深意卻有缺失

  明天就是蔡英文就職「總統」一周年。本來,按照慣例,由於這是上台後的第一個週年,她應該發表文告,或是舉行中外記者會,至少也應舉行媒體茶敘。實際上,據說「總統府」公共關係室曾經有過在今日舉行「讓總統暢談一年施政績效」媒體茶敘的安排的,但最後卻宣布取消了。既然連非正式的媒體茶敘都付諸厥如,正式的文告和中外記者會就更是「躲得就躲」了。為此,國民黨文傳會副主委李明賢就乘機「酸」了一把:「在周年檢驗的時刻,蔡英文居然選擇躲起來」。
  筆者昨日對此現象分析為蔡英文由於連自己也政績欠佳,乏善可陳,因而不打算舉辦任何紀念活動;而有台灣朋友對筆者表示,此說固然有道理,但更大的可能是,她擔心「說多錯多」,北京會批評,島內「獨派」更是不滿意,兩頭都「得罪」,那倒不如不讓兩邊都「抓到辮子」。實際上,連正在「保外就醫」的陳水扁,也「趁佢病,攞佢命」,趁著她的民調低迷,而向她逼宮。在經過民進黨「大黨鞭」柯建銘和「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召委蔡易餘南下與陳水扁溝通,道德勸說由陳水扁應該向台中監獄提出申請後,陳水扁終於昨日下午提出申請,但申請理由非常「辣」。倘「法務部長」邱太三因此而不予批准,那就是「一邊一國連線」「發難」的極佳籍口:一方面籍此作為「一邊一國連線」與蔡英文決裂的「動員令」,在下任「總統」的黨內初選時,另行主持他人;另一方面則將凱達格蘭基金會的募款餐會,辦成推舉陳亭妃參選台南市長的「集結號」(陳亭妃是今晚籌款餐會的兩位主持人之一)。
  倘果如此,蔡英文的上台一周年之日,就是黨內若干派別棄她而去之時。實際上,去年蔡英文當選時,就有一些歷盡艱辛的民進黨元老既妒又羨,認為在去年的大環境之下,民進黨隨便推出阿貓阿狗都可當選,結果「便宜」了入黨才十年,未有與國民黨極權統治作過艱苦鬥爭的蔡英文,那些坐過牢、上街扔過磚頭的創黨元老,卻被陷於邊緣化。倘蔡英文真的是行政專才,能把「江山」管理好,為民進黨積累到以利於長期執政的政治資本,那還沒有話說;但現在的事實卻是相反,她並非是管治人才,大權不會抓,小權又不放手,導致統籌協調混亂,本意良好的改革措施卻被她攪到亂成一團蔴,而致當局的民調,比被視為「無能」的馬英九上台第一年還要低。如果不是國民黨不爭氣,民進黨就將難圓爭取長期執政之夢。因此,「一邊一國連線」及「獨派」團體將會有所行動,將不足為怪。而蔡英文對此倒是有自知之明,因而在「五二零」一周年這麼重要的日子裡不開口,一副「無所作為」的樣子,就是為了避免讓妒忌及不滿她的派別,抓到「辮子」。
  但意想不到的是,原本讓人感覺到「無所作為」的蔡英文,在「五二零」前夕還是必須出一番「有所作為」的模樣,就是在昨日終於下定決心,填補已經懸空了七個月的「總統府」秘書長的空缺,並因此而順帶對「國安會」秘書長的人事進行調整。實際上,「總統府」發言人黃重諺昨日下午宣布,「國安會」秘書長吳釗燮將出任「總統府」秘書長,其現職則由「國安會」首席咨詢委員嚴德發接任。
  眾所周知,在林碧炤去年十月辭去「總統府」秘書長之後,蔡英文是有意召喚台南市長賴清德接任的。這當然是有將賴清德「鎖」在自己身邊「就近看管」,阻止他與自己競爭民進黨二零二零年「總統」參選資格之意。而仗著自己民調滿意度較高,有「獨派」支持的賴清德,卻沒有「上當」,堅拒接任「總統府」秘書長。蔡英文在無可奈何之下,再拖了幾個月,直「捱」到就職一周年前夕,倘「總統府」秘書長仍然空缺,將「有礙觀瞻」之下,才不得不作出這可能在她的心目中,並非是最滿意,但在某種因素下又不得不為之的人事安排。實際上,這項人事安排,至少是達到某些目的,但卻又暴露了某些新的「短板」:
  其一、終於未讓邱義仁出任「國安會」秘書長。本來,在蔡英文剛當選「總統」,在建立「國安」團隊時,是希望邱義仁能「回鍋」出任「國安會」秘書長的。邱義仁思維縝密,論述犀利,而且也擅長於選戰操盤尤其是戰略分析,也慣於駕馭複雜的島內國際事務,因而是「國安會」秘書長的最佳人選。但由於他得知黃志芳將會出任「新南向辦公室」主任,與「國安會」人員同樣在「總統府」上班後,就不願接任「國安會」秘書長,因為他極為不忿黃志芳在「巴新案」中,對其落井下石的表現,因而與其有「不共戴天之仇」。
  由於邱義仁拒接「國安會」秘書長,蔡英文只好將「次選」吳釗燮「頂上」;原擬由吳釗燮出任的「總統府」秘書長,蔡英文就找來也是「老男藍」的林碧炤。然而事實證明,吳釗燮雖然忠心耿耿,但卻缺乏出任「國安會」秘書長所需的戰略思維及政治頭腦,因而在處置「雄三誤射」及領取不到世界衛生大會「入場券」等危機事件時頗為被動,這也構成了蔡英文的民調陷入「死亡交叉」的重要因素。因而不少人說,倘「國安會」秘書長是邱義仁,就不會至於如此。而另一方面,「老男藍」林碧炤擔任「總統府」秘書長後,由於不熟悉民進黨的政治生態,也無法在「總統府」與執政黨、「行政院」、「立法院」之間做好協調工作,也讓蔡當局事倍功半。
  在黃志芳出任外貿協會董事長,離開「總統府」後,尤其是在被蔡英文「破格欽點」參與「執政決策協調會議」的運作之後,邱義仁有了染指「國安會」的感覺。但在此時,蔡英文反而對邱義仁重任「國安會」秘書長有所顧忌,因為邱義仁過於強勢,蔡英文擔心自己是否能駕馭得了他,尤其是邱義仁曾經主導過「烽火外交」,這是導致美國佬將陳水扁視為「麻煩製造者」的原因之一,而蔡英文則極為重視與美國人的關係,這兩者之間存在著難以調和的矛盾。因此,雖然將缺乏戰略駕馭及處理危機的能力的吳釗燮調離「國安會」,並充分發揮他在民進黨秘書長任內的協調鼎鼐能力,讓他出任「總統府」秘書長,已是勢在必行,但在物色不到合適的「國安會」秘書長人選,避免讓邱義仁有空可鑽之前,不能輕舉妄動。
  現在,將曾具有上將軍銜,並曾出任過參謀總長及「國防部」副部長,現任「國安會」首席諮詢委員的嚴德發內升「國安會」秘書長,邱義仁應該是想反對也說不出口量。由此觀之,蔡英文在兩岸關係領域,既不承認「九二共識」,又不刺激及挑釁大陸,務求「維持現狀」的策略,並沒有改變。
  其二、但是,蔡英文卻強化了在軍事上對大陸的防範。實際上,在過去兩岸軍事對峙的時期,「國安會」秘書長是由將軍出任的。而在台海形勢緩和後,該之外就改由文人出任。而現在蔡英文又走回過去的老路,顯然是對大陸可能會啟動《反分裂國家法》實施「武統」,有所警惕及防範。
  但卻又可能會令「國安會」的另一項重要功能——統領「外交」事務尤其是進行危機管理,有所疏失。實際上,昨日就有台灣媒體指出,嚴德發並不懂外語,在「外交」上並沒有人脈。二零一三年他在擔任「國防部」軍備副部長時,率團赴美國參與「美台國防工業研討會」,因不懂外語而被對方派「科員」層級接待。因此,嚴德發出任「國安會」秘書長後,蔡英文還需補強「國安會」內「外交」人才配備。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5-19 04:04:26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