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趁有利時機補強第二七五八號決議

  第七十屆世界衛生大會(WHO)將於今日在瑞士日內瓦萬國宮開幕。已經抵達日內瓦的台灣「衛福部長」陳時中昨日哀嘆,目前來看台灣拿不到邀請函了,「世界衛生組織(WHO)把話講死,就是幾乎不可能的事」。但是,台灣當局並不甘心失敗,仍將會以各種方式進行掙扎。
  而從目前已知的情況看,其所使用的方式,主要的可能會有以下幾種:其一是爭取進入「WHA」的會場旁聽;其二是在「WHA」會場的門外「抗議」;其三是與邦交國及「非邦交國」的代表團成員進行行雙邊或多邊會議,促請他們協助幫忙;其四最重要,就是在今明兩天,甚至在此之前一早就佈局,推動「友好」國家的代表團,在明日的「WHO」新任幹事長選舉時,投票給「與台灣較為友好」的候選人亦即英國籍的納巴羅,以利於日後「突圍」,甚至是廢除中國香港籍的現任幹事長陳馮富珍,與中國簽署的《諒解備忘錄》。——該《諒解備忘錄》規定,為避免任何會造成認定台灣在「WHO」內有單獨地位的行為,任何涉及這個《諒解備忘錄》規範下的事物,都必須透過「WHO」總部的聯絡窗口,先行與中國在日內瓦的常駐代表團以及「WHO」的總幹事辦公室和法律顧問辦公室諮商。——因此,陳時中說,爭取明年台灣能夠參加「WHA」,而且是以「台灣」的名義,亦即暗示不是以「中華台北」的名義。
  進入「WHA」的旁聽,在理論上這是任何人都可以做得到,連遊客都可以。過去,台灣「獨」派的醫師團體就幾乎是「逢會必到」,陳水扁的兒子陳致中也旁聽過。但席位有限,旁聽證派發完即止,因而必須提前排隊,或是有人代為辦理。因而陳時中已經「打定輸數」,聲稱他本人堅持要以「正式」的身份進去,但「衛福部」的署司人員會去旁聽,因為有些提案要好好了解他們的想法,「做未來的準備」。另外,去旁聽者還有台灣的「世衛行動團」成員及「立委」、「NGO」團體。
  台灣當局在「WHA」會場外「抗議」,將會是「敗招」,因為可能會在國際「反恐」的背景下,遭到大會安保人員的驅趕,所謂「人權」的「普世價值」也得靠邊站。
  與有關代表團在會場外進行雙邊或多邊會談,這是陳水扁時期就進行過的「老哽」,現在更可能早已有安排,或許會有「斬獲」。但問題是,「非邦交國」只是施捨廉價「口水」,未能真的幫助,連「邦交國」也不積極。實際上,呂秀蓮昨日在「獨」派團體「台灣國辦公室」舉辦的「正名台灣‧走跳國際」感恩募款餐會時致詞就表示,台灣有十一個「友邦」已向世衛組織(WHO)提案,要求將「邀請台灣以觀察員身分參與WHA」列入大會議程。但是如果知道台灣有「邦交國」一半沒幫忙出聲,而且還是「邦交國」裡面比較大的沒出聲,這是危險的警訊,雖然平時覺得沒差,但其實非常有差。
  現在看來,台灣當局最寄希望的一「招」,就是遊說各相關代表團在明日的選舉新任幹事長的環節中,投票給納巴羅了。或許,在「非邦交國」中,歐美等國家將會如此,其實不用台灣當局遊說,他們也將會如此。因為畢竟在三名候選人中,唯有納巴羅是「藍眼睛」的洋人,「同聲同氣」。而且,現任幹事長陳馮富珍是亞洲人,應該輪到歐洲人了。
  不過,在「WHO」的會員體中,非歐美國家更多,既然是「民主」選舉就是數「人頭」,他們未必會投票給納巴羅,而是有可能投給埃塞俄比亞籍的特沃德羅斯,或巴基斯坦籍的尼西塔。而由於陳馮富珍是亞洲人,因而作為非洲人的特沃德羅斯機會將會更高。但不管是特沃德羅斯還是尼西塔,由於埃塞俄比亞和巴基斯坦都是聯合國「七七國家集團」的成員,而「七七國家集團」與中國關係密切,在聯合國的很多會議上,他們都是用「七七國家集團+中國」的名義,表達共同的立場,而且埃塞俄比亞和巴基斯坦本來也就都是中國的友好國家,因而這兩人中任一人當選,都將不會發生「廢除」《諒解備忘錄》的情事。
  即使是納巴羅當選,他也是必須執行聯合國第二七五八號決議。何況,他的祖國——英國,還是較能堅守一個中國政策的,尤其是在英國「脫歐」後,更需要中國支持的背景下。不過,可能會在某些具體事務上,會以「控制疾病不分國界」、「人道主義」的理由,比陳馮富珍鬆動些,尤其是在災難性的國際流行傳染病肆虐之時。
  何況,蔡政府很可能會拾起當年邱義仁及一些「獨」派團體的餘唾,以聯合國第二七五八號決議中「蔣介石的代表」非是法律用語,而是政治用語,這與現在的台灣已不是「蔣介石集團」在實施管治,而且決議也沒有明確列明「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組成部份」為由,聲稱該決議只是解決中國代表權的問題,並未賦予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聯合國代表台灣二千三百萬人民的權利,並進而以此為由,認為已經「事實主權獨立」的「台灣」,不必受第二七五八號決議的管轄,而是有權按《聯合國憲章》所規定的「會籍普遍性」原則,出席「WHA」以至是加入聯合國並成為其會員。
  雖然此說是不經之談,但謊言說得多了總能欺騙一些人。實際上,一九七一年十月二十五日聯合國大會通過第二七五八號決議時,有其當時的時空背景。一方面,當時「台獨」問題並不突出,民進黨還未成立,「蔣介石集團」在台灣地區的統治權還很牢固;而且,美國等西方國家雖然已經放棄阻攔中華人民共和國恢復在聯合國的合法地位,但卻還是提出「雙重代表權」等提案。因此,阿爾巴尼亞等國家提出的這個提案,為了能較易獲得通過,也就忽略了一個中國的因素。另一方面,蔣介石堅持一個中國原則,奉行「漢賊不兩立」政策,當然更是反對「台獨」,因而也就不管阿爾巴尼亞等國家的提案是否含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包括台灣地區在內」的提法,立即退場並宣布提出聯合國,而不待仍有其他的一些有利於台灣當局的提案尚待表決。
  在當時的時空背景下,這個提案雖然含有重大缺陷,但還是可以理解的,而且也確實發揮了重大作用。但在今日,在台灣地區已經政黨輪替了兩次,現在已由並非是「蔣介石集團」的民進黨執政,而且第二七五八號決議也只是解決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聯合國的合法席位的問題,並未說明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份。因此,確實是有必要補強第二七五八號決議,強調「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割的部份」。倘是為了較易獲得通過,最低限度也宜以三個《中美聯合公報》的台海定位為藍本,提出「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海峽兩岸均屬中國,並適用於二七五八號決議」的決議文草案,交由大會表決。由於這個決議文的內容,符合大多數與中國建交的國家的「一中」政策;也由於它源自於《中美聯合公報》,將令到最有可能在台灣事務上暗中偏幫台灣當局的美國,也不好公然跳出來反對,最多是投棄權票而已,故這個決議文獲得通過的機會很高。而在聯合國大會通過這個新的決議,並聯同第二七五八號決議配合實施的話,就等於是繳了蔡英文等民進黨人提出「以台灣名義出席『WHA』」以至是「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申請的「械」,既治標又治本、一勞永逸解決問題。
  由於中國現在在國際上的使我難忘•聲望極高,因而是最有利的時機。何況,由於國民黨不爭氣,民進黨可能會持續執政,或是連中國國民黨也蛻變為「台灣國民黨」。屆時國際上的姑息主義就會盛行,此時要補強第二七五八號決議,就將會有較大的難度了。
  實際上,九年前馬英九以壓倒優勢勝選時,有誰能預料到,已經奄奄一息的民進黨,竟然可以「鹹魚翻生」?因此,打鐵必須趁熱,應是考慮推動通過一個新的決議,以補強第二七五八號決議的時候了。
(發自台北)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5-22 04:21:05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