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世衛組織總幹事選舉結果令台大失所望

  第七十屆世界衛生大會前日進行新一任總幹事選舉。經過三輪激烈投票後,台灣當局最盼望當選的英國人拿巴洛落選,而最不希望當選的埃塞俄比亞前任外交部長和衛生部長特沃德羅斯•阿達諾姆博士,得到絕大多數選票而當選了。對此,台灣當局大失所望,十分沮喪,認為台灣當局今後要參加世界衛生組織的活動,包括以觀察員身份出席世界衛生大會,都將是「凍過水」。不過,仍抱一線希望,「再怎麼說也不會比以往(陳溤富珍)更糟」。
  此次世界衛生組織新一任總幹事選舉有三名候選人競爭,分別是阿達諾姆博士,和來自英國的拿巴洛博士(目前擔任聯合國秘書長永續發展與氣候變遷議題特別顧問),和來自巴基斯坦的尼施塔博士(她是巴基斯坦首位女性心臟科醫生,曾擔任負責衛生等業務的聯邦部長,也是「WHO」多個專案委員會及諮詢小組成員)。世衛組織新任總幹事的選舉程序於去年四月下旬正式啓動,經過提名、論壇互動及面試等環節,最終於今年一月確定了這三名候選人。
  從過去的情況看,歐洲和亞洲都已有人出任過總幹事,而阿達諾姆所在的非洲卻未曾有過代表出任此職。按照平衡原則,參與投票的一百八十六個成員國的代表中的絕大多數,當然會優先考慮他,因而他也就成為世衛組織近七十年的歷史中首位來自非洲的總幹事。而且,當今最需要的公共衛生及疾病控制領域支援的,就是非洲,尤其是在埃博拉病毒仍在肆虐之際。因而在世界衛生組織的功能上,「輪都應該輪到」非洲人出任其總幹事。
  更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阿達諾姆曾為國際公共衛生事業做出過傑出的貢獻。現年五十二歲的阿達諾姆是國際知名的瘧疾研究專家,他從二零一二年至二零一六年期間曾擔任埃塞俄比亞外交部長,二零零五年至二零一二年期間擔任該國衛生部長,同時還擔任過全球抗瘧疾、結核病和艾滋病基金會理事長、抗擊瘧疾夥伴委員會主席等職務。他擁有社區醫療專業博士學位,在瘧疾領域的研究得到了國際認可。在阿達諾姆擔任埃塞俄比亞衛生部長期間,曾領導了對該國衛生系統的全面改革,包括擴大醫療基礎設施建設、建造三千五百個醫療中心、一萬六千個醫療崗位等,並開創融資機制來擴大健康保險的覆蓋範圍。
  而從中國的角度看,上述三名候選人都是來自中國的邦交國,因而其中的任何一人當選為世界衛生組織的總幹事,都將會執行其所屬國家所奉行的一個中國政策,而且都將會執行聯合國第二七五八號決議。不過,據報導台灣當局的「國安」高層曾經研判,每一個具體個人的具體行事風格有所不同,因而在執行相關政策時將會有寬嚴不同的現象。因而,台灣當局「國安」高層最為憧憬英國的拿巴洛當選。實際上,曾任台灣當局首任「衛福部」(當時「衛生署」)駐日內瓦代表的醫師張武修就曾指出,「英國是相對較能抵擋中國的壓力」。他又表示,中國在埃塞俄比亞有很多投資,兩國關係非常密切;而巴基斯坦在聯合國向來也都是中國的「打手」,因而這兩人中的任一人當選,都對台灣不利。
  另據報導,曾經從一九九六年開始參與台灣當局的國際談判活動的台灣大學法律學院國際法教授姜皇池也指出,埃塞俄比亞與巴基斯坦都是聯合國「七十七國家集團」的成員,而「七十七國家集團」與中國關係密切,在聯合國的很多會議上,他們都是用「七十七國家集團+中國」的名義,表達共同的立場,而埃塞俄比亞衣、巴基斯坦本來也就都是中國的友好國家,中國對他們的影響力會比對英國遠超過很多。中國的實力很強,並不是說英國就不會受中國影響,但相對而言,英國傳統上對國際政治與國際法律的操作比較成熟,比較知道如何避開一些不必要的爭執,再加上會比較尊重國際法治,「我們會期待拿巴洛對總幹事必須中立執行任務的原則更審慎以對,「而不會像我們對陳馮富珍那樣失望」。
  但相較起來,在阿達諾姆於尼施塔兩人中,前者可能比後者更有利於世界衛生組織堅守一個中國原則。因為他不但當過衛生部長,熟悉業務,能夠「埋頭拉車」領導好世界衛生組織的工作,而且更重要的是,他也曾出任過外交部長,更知道要「抬頭看路」,嚴格地比照埃塞俄比亞政府的一個中國立場,處理世界衛生組織的涉台事務。實際上,埃塞俄比亞從來沒有與台灣發生過「邦交」關係,即使是在過去一些小國窮國在海峽兩岸之間搖擺不定時,它都堅定不移地站在海峽西岸的一邊。何況,他曾在以衛生部長身份率領埃塞俄比亞代表團出席世界衛生大會時,曾經阻止過為台灣的「邦交國」為台灣發聲。因此,他當上世界衛生組織的總幹事後,就更會自覺地執行世界衛生組織有關涉台的相關協議、文件了。
  而世界衛生組織有關涉台的協議,是中國衛生部長與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於二零零五年五月十四日簽訂的《諒解備忘錄》,其施行細則於七月十二日公布。《諒解備忘錄》的主要內容是,世界衛生組織必須嚴格遵守聯合國第二七五八號決議,及世界衛生組織根據聯合國第二七五八號決議所通過的《WHA第25.1號決議》。這些文件要求世界衛生組織秘書處將台灣視為中國的一省,並且必須避免任何會造成認定台灣在世界衛生組織內有單獨地位的行為,任何涉及這個《諒解備忘錄》規範下的事物,都必須透過世界衛生組織總部的聯絡窗口,先行與中國在日內瓦的常駐代表團以及世界衛生組織的總幹事辦公室和法律顧問辦公室諮商。
  二零零九年,為因應中國根據「胡連會」《兩岸和平共同願景》中關於兩岸恢復談判後,解決台灣參與世界衛生組織活動的精神,中國同意台灣當局「衛生署長」以「中華台北」名義,以「觀察員」身份出席世界衛生大會,並將將台灣納入《國際衛生條例》(IHR)體系,世界衛生組織秘書處發布了《內部備忘錄》,要求其官員在內部文件提到台灣時必須使用「正確的用語」,即「台灣是中國的一省」。該《內部備忘錄》指出,台灣納入「IHR」後,其在世界衛生組織裡是中國台灣省的地位沒有改變,任何與台灣有關的資訊必須放在中國的項下,不能像其他國家那樣單獨列出。
  相信,阿達諾姆就任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後,也將會嚴格執行這些文件。另外,基於繼承原則,今年一月陳馮富珍向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作出的世界衛生組織嚴格遵守一個中國原則的承諾,相信也將繼續執行。
  當然,中國也應為世界衛生組織多作貢獻,這也是一步鞏固世界衛生組織遵守一個中國原則的決心所需。尤其是世界衛生組織所遇到的經費短缺的問題,美國總統特朗普前日提出二零一八年預算案,要求大幅刪減對國際組織捐助的資金,而美國長期以來是聯合國的最大金主。在此情況下,中國能否適當增加對世界衛生組織捐款的比例?據說,中國已經增加了繳納給聯合國的會費比例,應是也可比照此模式,增加對世界衛生組織的捐款比例,尤其是在陳馮富珍向習近平主席承諾,世界衛生組織將全力支持「一帶一路」的工作,這是互惠互助的好事情。 
(發自台北)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5-25 03:01:12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