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吳敦義當選後首戰不能輸關鍵在雙北市

  吳敦義當選並接任中國國民黨主席後,百廢待興。既要帶領國民黨加強團結,走出低迷,重新振興,並操持好被清剿黨產後的黨務運作,又要繼續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維持國共論壇,尤其是消除對岸對他的「九二共識觀」的疑慮。而最關鍵的,還是如何打好明年底的縣市長選戰,將之打成國民黨的「翻身仗」,為國民黨未來的臥薪嘗膽、勵精圖治、發奮圖強、雪恥報仇吹響「集結號」。而在其中,又以收復台北市、守住新北市,最為關鍵。因此,吳敦義在當選黨主席後翌日就強調,二零一八年選舉應提早布局,重中之重是「雙北」。實際上,黨內人士就分析指出,吳敦義倘能守住新北、奪回台北,即使另四都未能勝選,都將能促使國民黨都士氣大振,而吳敦義本人的黨魁位子也將會更為鞏固。
  在新北市,朱立倫市長已經連續兩任,不能再選。他的部署是由其副手候友宜出征。但似乎吳敦義並不贊同這個佈局,因為儘管最近的民調說,侯有宜的民調高於民進黨的游錫堃甚至是賴清德,但吳敦義仍然放心不過,擔心從未經歷過選舉戰火洗禮的侯有宜,將會難以應對選戰過程中的明槍暗箭及各種陽謀陰招。何況,侯有宜雖然是國民黨籍,但卻具有某些「綠」基因,曾經獲得陳水扁重用,與謝長廷的關係也因「勸降陳進興」一役而幾乎是「生死相交」,因而必然被吳敦義以自己對國民黨的忠誠度為標準,來衡量及要求侯有宜。倘此,侯有宜並非是他心目中的最佳人選。
  有消息說,吳敦義的口袋人選是周錫瑋。這除了是為爭取最大勝選機率之外,也是要還周錫瑋一個公道。實際上,周錫瑋此前在出任台北縣長時的政績本來就不錯,受到縣民的歡迎及擁戴。但在二零一零年的縣市長選舉前夕,民進黨打心理戰,放風老縣長蘇貞昌將會回鍋已經升格及改名的新北市參選,讓馬英九心生危機感,就要求本來已經做好爭取連任準備的周錫瑋「禮讓」,由時任「行政院」副院長的朱立倫迎戰蘇貞昌。詎料馬英九此一佈局嚇壞了蘇貞昌,只好避開朱立倫的鋒頭,改為參選台北市長。這就等於是讓周錫瑋「白讓」了一次。當然,民進黨後來徵召蔡英文參選新北市長,由朱立倫與其對拼,也是適當的安排。現在,朱立倫已經不能再選,因而就是周錫瑋「班師回朝」的機會。
  實際上,周錫瑋在出任台北縣長期間,在《遠見》雜誌公佈的資料中,他整治河川六連霸冠軍,淡水河整治、五股濕地公園、新莊中港大排、新店碧潭再造等政績大受好評。而台北縣能夠升格為新北市,周錫瑋強力推動更是居首功。但當馬英九要他退讓時,就放下了連任的執著,一場退選記者會「後手哲學」搏得滿堂采。而且在退讓後也一直落實「裸退」的承諾,未接受任何職務安排。而朱立倫接手後,雖然挾著過去在桃園縣長時「五星縣長」的餘威,卻是政績乏陳,因而新北市民懷念周錫瑋老縣長,而吳敦義也有惺惺相惜之感。因而日前他陪同吳敦義到桃園大溪頭寮蔣故總統經國陵寢謁陵,就被認為是吳敦義的新北市長口袋人選。不過,昨日周錫瑋在接受廣播節目專訪時透露,當年退出政壇後當了「宅男」,如今要他重回政壇還是「有點困難」,他也表示,「吳敦義不可能欽點我」。對於是否重回政治圈,周錫瑋沒把話說死,僅說:「一切隨緣。」
  朱立倫本人卸任新北市長後如何辦?有說是參選台北市長。但似乎在不少國民黨人的心目中,仍然未能忘記他先是有負廣大黨員期望,怯戰「總統」,後是橫蠻「換柱」的惡劣形象,因而並沒有將他視為收復台北市的第一人選。實際上,除了朱立倫外,曾任「行政院長」的張善政、江宜樺,以及「立委」賴士葆、費鴻泰、蔣萬安、李彥秀等,都被視為「可以一搏」,以至於連勝文也希望能以「從哪裡跌倒就從哪裡站起來」的姿態再戰。
  但既然吳敦義將雙北視為「重中之重」,就不容有失,必以能夠勝選者為優先考量。這除了是選將的個人戰力之外,也要看其主要對手的狀況。其中民進黨「立委」姚文智對參選台北市長的強烈意願尚未消減,而且可能直到現在仍在為服從黨中央安排,而「禮讓」柯文哲頗為後悔。因為以當時的政治氣候,倘民進黨沒有「禮讓」柯文哲,也能戰勝連勝文。而現在,姚文智所在的「謝系」已經衰落,「新潮流系」正在意圖乘虛而入。如果蔡英文最終決定不再與柯文哲合作,代表民進黨出征的,未必會是姚文智。
  民進黨是否派人出戰,關鍵是看柯文哲的表現如何。在受到「太陽花學運」影響的「非典型選戰」潮流退潮後,此後的選戰可能又將回到「典型選戰」的老模式。倘此,柯文哲就不會再「吃香喝辣」。而且,目前他正遇到最關鍵的一道「磡」,那就是「世大運」的成敗。如果「世大運」辦得好,有助於他成功爭取連任;倘是發生什麼差錯,那他就不要再折騰去參選了。
  而「世大運」的成敗,牽涉到幾個因素。其一是整體組織如何,尤其是開閉幕式是否成功。「世大運」舉行時正好是雨季,由於柯文哲自作孽,下令停建「巨蛋」,因而只能在露天的台北田徑場舉行。倘下大雨,就極為掃興。其二是中國大陸是否杯葛?由於中國大陸隊是「金牌大戶」,國際性賽事倘沒有中國大陸隊參加,就不能算是完整的。而現在中國大陸隊已經決定不參加團體賽,這已經讓「世大運」頗為失色。倘是以「與全運會重疊」為由連個人賽事也不參加,或即使參加,也是派出次一級的運動員,使得各項比賽都沒有看頭,白白浪費這個可以讓台北市在國際社會「露臉」的機會,台北市民將不會放過柯文哲。
  其三是能否控制好賽場的秩序。由於柯文哲曾經聲稱倘有觀眾攜帶含有「台獨」意涵的「台灣國」旗幟,都「可以帶入場」,儘管「世大運」執行長蘇麗瓊事後澄清,非比賽相關的政治性、種族、宗教等旗幟,都不能帶進觀眾席,但既然柯文哲的「金口」已開,不排除「時代力量」及其追隨者,以及其他「獨派」團體或人士,當有中國代表團的運動員出場參賽的賽事進行時,就刻意攜帶「台灣國國旗」或「青天白日旗」進行滋擾。另外,可能還有其他的政治團體籍機進行搗亂,比如在台灣地區十分活躍的「法輪功」團體等。在此情況下,極有可能會造成秩序混亂,甚至是兩大派觀眾大打出手。從而導致國際性體育協會或單項運動協會有意見,影響台灣區今後爭取各種大型運動會的主辦權。倘此,柯文哲就不要選了。
  因此,這應是吳敦義展現其戰力及組織能力的好機會。當然,倘打輸了這一仗,按照慣例,就必須辭黨主席職,到二零二零年「總統」大選時,國民黨的處境就將更難過。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5-30 04:59:24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