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再談英政府會否北望平壤尋求「突破」?

  台灣地區一連四天的端午假期,亦是政治新聞假期。為搜尋新聞述評寫作素材,筆者翻閱了近日的新聞報導,赫然發現台灣一家媒體日前的一則因是「獨家」而致「冷門」的消息,與本欄本月十日《英政府會否北望平壤尋求「突破」?》的分析,有著某些巧合重疊之處。
  這則消息稱,朝鮮平壤第二十屆國際商品展於二十五日閉幕,參選官媒《朝鮮中央通訊社》與《勞動新聞》期間發表多篇新聞,報導內容提到台灣代表團參展。當台灣代表團抵達會場時,朝中社特別發稿說:「來自越南、中國、台灣的代表團二十日抵達平壤!參加第二十屆平壤春季國際商品展。」;《勞動新聞》則是在開幕儀式的報導中提到台灣參展。而中國(大陸)網友則紛紛批評朝鮮媒體的這一做法,認為文章把「中國」和「台灣」分開寫,難道是想要「勾搭台灣?」。而中國大陸官媒則對朝鮮此次展覽幾乎沒有報導,《新華網》報導時則是把「台灣」直接省略。
  作為朝鮮勞動黨機關報的《勞動新聞》(相等於中共中央機關報《人民日報》),繼朝鮮官方通訊社「朝中社」(相對於中國官方通訊社「新華社」)本月初發表題為《不要再做亂砍朝中關係支柱的貿然言行》的評論文章,在罕見地首次點名批評中國的同時,也首次將中國稱為「中國大陸」,並「捎帶」上了「臺灣」之後,再次將「中國」與「台灣」相提並論,而且還更進一步,將「中國」後面的「大陸」也給刪掉,這就更是赤裸裸地將「台灣」的位階提升到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平等」的高度來。
  或許,這就將更為明顯地佐證,朝鮮當局因為深感自己與台灣當局一樣,在國際社會上尤其是在聯合國中,「都是天涯淪落人」,因而慣於不按牌理出牌的金正恩,為了尋求「突破」,而向蔡政府「招手」,而蔡英文也因是「同病相憐」而「一拍即合」。
  實際上,朝鮮現時在國際社會的處境是,因為其挑戰國際社會秩序及危害東亞和平,不顧全球絕大多數國家的強烈反對,悍然連續進行彈道導彈發射及核試驗,而迫使聯合國大會和安理會先後通過多項決議,在強烈譴責的同時,也決定對朝鮮實施禁運措施,既包括朝鮮研製導彈及核武器所需的技術、材料和設備,以及朝鮮為獲得這些物質而急需的外匯,也包括金正恩家族豪華生活所需的侈奢品。而在台灣當局這邊廂,蔡政府則是固然因為不被聯合國及其屬下各專門組織(包括世界衛生組織),以及國際社會視為「主權獨立國家」而深感不忿,最近更是深有被其歷史盟友——美國尤其是特朗普總統「玩弄」以至「拋棄」的感覺,特朗普在就職前與蔡英文通電話,及質疑「一個中國」政策的欣喜尚未消散,特朗普就一頭栽進習近平的懷中,美國為了應對「朝核」問題,已經一面倒地傾向於中國大陸,甚至還表現出前所未有的「遷就」,以至是為了「不給中共籌備『十九大』添亂」,而決定延後本來已經確定了的對台售武。
  說不好,蔡英文在「孤家寡人」,尤其是連「老情人」也「投怀別抱」之下,也就索性「破罐子破摔」,但並非是「一哭二鬧三上吊」,而是向「老情人」「示威」,與已經向她「拋眉眼」的金正恩「暗渡西廂」,來個「弟有情來姐有意」——現在娛樂界不是時興「姐弟戀」嗎?在「政治娛樂界」也來一番轟轟烈烈的「姐弟戀」,也是「國際新聞」呀,這總比在國際社會上陷於「邊緣化」要好得多,大收宣傳效益。當然,也是表達對北京的「不滿」和「抗議」,尤其是要出一口剛剛被拒於世界衛生大會門外的「烏氣」。
  當然,這不能是單廂情願,而必須是「雙向互利」的。梳理起來,可能會有如下的發展趨向前景:
  其一、「蔡姐姐」向「金弟弟」輸送寶貴的外匯收入。現在朝鮮遭受聯合國制裁,所有聯合國成員體都必須遵守制裁令,就連所謂「鮮血凝成的友誼」的中國,也在遵守,停止輸入作為朝鮮重要外匯收入來源的煤炭,並停止向朝鮮輸出可能會被利用為製造核武及導彈的原材料及奢侈消費品。
  中國台灣地區不是聯合國成員體,因而在理論上,不受聯合國制裁令的約束。或許,朝鮮和台灣都在思考,是否充分利用此「漏洞」來打開「突破口」,由朝鮮向台灣輸出物品以換取寶貴的外匯,並從台灣輸入所急需的敏感物品和奢侈消費品?比如,現在蔡政府奉行「廢核」政策,要逐步關閉核電廠,這就必須以天然氣及優質煤炭來發電。而據說朝鮮出產的無煙煤的品質還是不錯的,正好可以滿足其「火電」政策所需,而且也可為預防今後中國大陸可能會停止輸出煤炭「預留後路」。另外,為了「反制」中國大陸及「報復」山姆大叔,說不好也將向朝鮮購進那些低端工業品。儘管未必符合台灣消費者的要求,但為了政治需要,搶過「政治利益凝成的友誼」的大旗,寧願吃虧也進口。
  其二、「蔡姐姐」還可能會透過到朝鮮開賭的方式,向「金弟弟」「輸血」。目前,韓國各地賭場風生水起,是生財之道,但對雄厚的韓國經濟只是「錦上添花」。而朝鮮在嚴重缺乏外匯來源的情況下,就是「雪中送炭」了。
  直到現在,台灣當局的《離島建設條例》雖然已經「賭博除罪化」,允許離島透過「公投」是否決定開賭。但不是澎湖的「博弈公投」被否決,就是雖然馬祖的「博弈公投」通過了,卻因曾在澳門競投賭牌時鋒頭很勁的懷德被揭發為「皮包公司」,而且大陸國台辦和福建省政府都禁止當地的旅遊業與計劃中的馬祖賭場合作,而胎死腹中。再加上「交通部」研擬的《離島博弈法》一直未能獲得通過,缺乏法源依據。因此,朝鮮是否會邀請台灣商人到朝鮮開賭,吸引台灣居民前往參賭,以圖像澳門博彩業那樣「豬籠入水」,並蓋過由港澳商人(包括何鴻燊)開設的賭場?值得注意。
  其三、「蔡姐姐」向「金弟弟」輸送其發展核武器和彈道導彈所需的高精尖設備和原材料。雖然聯合國已經絕對禁止,但台灣地區不是聯合國的成員體,完全可以「聲大夾惡」地抗拒執行這項禁令。而且,雖然自「張憲義事件」爆發後,「中山科學研究院」不再研製核武器(是否仍有暗中進行則不得而知),台灣本身沒有核技術和設備,但《台灣政策法》並沒有禁止向台灣出售高科技及將之轉售。而《美國--香港政策法》是禁止中國香港向中國大陸轉移來自美國的先進科技的,《美國--澳門政策法》更是禁止將美國高科技售賣給中國澳門。因此,即使是台灣當局尤其是軍事單位不敢公然向朝鮮轉售美國的高科技,也可暗中鼓勵台灣的民間公司「替蔡行道」。
  至於製造核武器的核材料,台灣地區擁有核電技術,也使用了核燃料。盡管核燃料與製造核武器的精鈾等原材料有原材料有著品質上的不同,但朝鮮仍然是有能力將核燃料精煉為核武材料的。
  其實,朝鮮早就與台灣有「核合作」。一九九六年六月,朝鮮主動向台灣當局提議可提供核廢料處理點,希望通過接納台灣核電廠的核廢料來賺取外匯。並由時任「台電」副董事長蔡茂村和朝鮮核安全監督委員會局長李學淳簽署相關協議。但卻遭到韓國原子能安全技術院反對,並立即向國際原子能機構提起申訴,儘管當時台灣當局和朝鮮都表示絕不讓步,台灣當局甚至聲明「南韓無權干涉我方核處理行為」,但在美國應韓國所請施加壓力後,「台電」不得不中斷輸核事宜,改為自建核廢料處理場。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5-31 04:37:38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