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從藍綠對《國家安全法》反應看其微妙處境

  全國人大常委會前日以一百五十四票贊成,零票反對,一票棄權,高票表決通過新版《國家安全法》。國家主席習近平簽署第二十九號主席令予以公佈,七月一日起施行。這是中共「十八大」以來,為適應國家安全面臨的新形勢新任務,中國以法律形式確立總體國家安全觀的重要舉措。這是我國首部綜合性、全局性、基礎性的《國家安全法》, 對維護國家安全的任務與職責,國家安全制度,國家安全保障,公民、組織的義務和權利等方面進行了規定。與傳統的安全觀不同,新的國家安全觀還包括非傳統領 域的安全,目標是構建集政治安全、國土安全、軍事安全、經濟安全、文化安全、社會安全、科技安全、信息安全、生態安全、資源安全、核安全等於一體的國家安 全體系。
  近年來,對大陸方面凡是涉及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的作為,台灣地區無論是民進黨或國民黨,不管是藍綠還是統「獨」,都發出異議,此次也不例外。但意外地,民進黨固然是出於其固有的「逢中必反」的政治立場表達反對,但態度卻不如意料中的強烈,倒是國民黨方面,卻不顧其政治立場中最主要最基本的「一中」元素,在表達反對態度時,其情緒化程度竟然不亞於民進黨。
  藍綠兩大陣營表達不滿態度的,是《國家安全法》的在第十一條第二款規定:「維護國家主權、統一和領土完整是包括港澳同胞和臺灣同胞在內的全中國人民的共同義務。」認為這是否定了「中華民國」的「國家主權」。據陸委會主委夏立言自己透露,他在金門「張夏會」時,就曾向張志軍表達過這種立場態度。夏立言的表態,當然不會也不能影響大陸方面對維護國家安全的決心和立法進度,因為這關係到中國的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關係到國家的生死存亡及可持續發展。因而仍然按表操作,嚴格執行《立法法》的相關規定,依足立法程序,幾經認真審議之後,終在前日上午以高票通過。
   在公佈《國家安全法》法案的內容時,及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國家安全法》後,台灣地區藍綠兩黨都「例行」地表達了反對意見。其中夏立言批評這樣的做法「不禮貌」、「不妥當」,並呼籲大陸正視兩岸分治的現實,任何片面的作為都不能改變這個現實。國民黨准「總統」參選人、「立法院」副院長洪秀柱也立即發表聲明指出,大陸新《國家安全法》將臺灣與港澳並列,引發臺灣民眾高度疑慮和不滿,充分顯示北京仍未正確認識兩岸應有的政治地位,不尊重「中華民國政府」存在的事實。她還呼籲說:切勿以任何作為造成臺灣人民尊嚴或情感的傷害!    
    民進黨發言人鄭運鵬則表示,臺灣的前途應由二千三百萬人民自己決定。北京這樣的做法不尊重臺灣人民的感受,臺灣社會難以接受。他同時要求馬英九政府要嚴正抗議,以捍衛臺灣利益和尊嚴。台聯黨團總召賴振昌則對德國之聲記者說,北京的作法是「自我陶醉」。中國統一是不是臺灣人的義務,應該由全體臺灣人民決定,不是大陸可以片面決定的。賴振昌要求馬政府不但要做更嚴正的聲明,同時應展現具體的抗議行為,也就是立即停止所有和大陸的交流,貨貿協議談判也應該立刻取消。
  台灣藍綠兩陣營的態度, `早在大陸方面的預期內。不過,,正如有分析指出,《國家安全法》與二零零五年通過的專門針對臺灣的《反分裂國家法》相比,儘管前者的標的方向是「統一」,後者則是「反對台獨」,在終極目標上,《國家安全法》讓泛綠陣營更難以接受,但畢竟《反分裂國家法》規範了對「台獨」分裂行為的壓制打擊行動;而《國家安全法》第十一條對「維護國家主權、統一和領土完整」則只強調是「共同義務」,沒有規定具體的行動要求。 亦即只有語意要求而沒有規範行動,因而他們在心理上,就不像對《反分裂國家法》那樣具有恐懼感,因而就不像二零零五年頒布《反分裂國家法》那樣動員數十萬人上街示威遊行抗議,而只是口頭表達反對態度,而且在辭藻上還不算十分激烈。至於台聯黨的「停止兩岸交流」之說,只不過是例行的「打嘴炮」而已。因此可以說,泛綠陣營今次的表現,可算是「克制」。
  「克制」的原因,或是出於不能影響自己的選情的考量,尤其是不要影響蔡英文訪美的「成果」。實際上,民進黨認為不但是蔡英文訪美獲得前所未有的豐滿成果,而且因為洪秀柱對美國的邀請卻不識相,惹怒了老美,在兩相對比下,顯出對美國的態度是「綠肥藍瘦」,不排除老美真的會向民進黨傾斜。既然如此,當然也是基於蔡英文的選情向好,因而只需採取「守勢」,先要不出意外,就能勝券在握。故要盡量避免犯錯誤,包括不要惹怒大陸。而大陸《國家安全法》第十一條的表述,只是一個原則性的表態,並無規範實則性的操作,因而無需作出激烈反應,以免讓好不容易才「哄」得開心的老美,又回到疑慮反感的原點。
   國民黨的反應,則分幾種實際情況。陸委會作為主管行政機關,不表態好像「不作為」及不負責任。洪秀柱則擔心被「抹紅」尤其是她自宣佈領表參選之後的一系列言論,除了引來民進黨「急統」的攻擊之外,也引發國民黨內部分人的不滿以致恐慌心理,因而有個別「立委」要「跳船」,中南部黨基層擔心基本盤崩潰,再加上「挺王立委」要籍此將她拉下馬,而宋楚瑜又籍機「大挖牆腳」,因而洪秀柱必須「固本」,並甩掉「急統」的「紅帽」。
  但洪秀柱的相關說法,與她所揭櫫的「一中同表」,是嚴重抵觸的。實際上,《國家安全法》中「全中國人民」的表述,與《中華民國憲法》中有關國土疆域的規定,和《憲法增修條文》首句「為因應國家統一前之需要」,是一致的,因而洪秀柱不應帶頭反對.不過,細究之下,好象洪秀柱並不反對大陸制定法律反對分裂行為,只是不滿《國家安全法》將台灣地區與港澳特區並列。尤其是比照此前她要求大陸承認「中華民國」的言論,她似乎是只在意「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並列。那豈非變成她最為反對的「兩國論」?
  或許,相關表述倘是寫成「包括大陸、台灣、香港、澳門人民在內的全中國人民」,可能她會滿意。當然,這只是猜測而已。倘《國家安全法》真的是如此如(只是假設、料想全國人大常委會不會如此),可能她又是另一種說法。實際上,這不行,那也不行,這已成為台灣政客近年的語言模式。
  由此可見,即使曾經表態支持「終極統一」的洪秀柱,也不願意將台灣地區當作是一個區(相對於大陸而言)。這個做法,其實也就是像有人形容馬英九的「B型台獨」一樣而已。
  (發自北京)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07-03 05:23:03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