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吳洪鬥要將國民黨內訌禍水引向北京?

  中國國民黨主席選舉,吳敦義是大贏家,洪秀柱是大輸家,這是大家明眼看都知道的事實。本來,有六名候選人參加的單一名額黨主席選舉,必有五人落敗,「願賭服輸」。倘是贏者與輸家的得票數相差無幾,輸者還可「搵頭搵路拗餐死」;但畢竟洪秀柱「輸咗一條街」,就必須心服口服,在「看守期」內,除了繼續處理好黨務之外,還應做好主席職務及權力交接工作的準備,為新任主席能夠一上任就可順利開展工作創造有利條件,而且還應盡量不要推出新的政策舉措,以避免新任主席被迫有接受可能與其競選綱領並不完全相符的東西。但從這兩天她與吳敦義的爭拗看,儘管兩人都有「不是」的地方,但以上述政治倫理來衡量,可能黨內和社會上的同情面,將會向後任黨主席傾斜。洪秀柱因為「防磚」、「換柱」而獲得的同情,將會流失殆盡。
  從吳敦義、洪秀柱近日相爭拗的內容看,顯然是折射出洪秀柱對輸掉了這場黨主席選舉,而且還是輸得那麼「慘」,是心不甘情不願的,而且更是出乎她的意料之外。實際上,洪秀柱為了爭取連任,做了許多小動作。包括在只有五名中常委出席之下,強行通過提前進行黨主席選舉,以防擋吳敦義的「新黨員攻勢」;也包括運用網軍製做吳敦義將會把中國國民黨蛻變為「台灣國民黨」的輿論等;而且還上演了以「牙痛」為由拒絕主持中常會的鬧劇。洪秀柱的密底算盤是,在有六名候選人參選的情況下,不可能會第一輪投票就決勝負,而必須進入第二輪投票。只要她能收攏郝龍斌手中的黃復興黨部選票,就可在第二輪投票中勝出。
  但人算不如天算,曾是「不分區立委」,因而對選戰生疏,對黨內政治生態也不大了解的洪秀柱,卻忽略了許多「魔鬼細節」。其實在政壇上歷練多年,因而在基層中具有組織實力的吳敦義,早已暗中佈局,而且就連黃復興黨部,也已有部分鐵票「反水」到吳敦義一邊,實際上基本上是黃復興鐵票區的高雄市左營等選區,都是吳敦義大獲全勝;而洪秀柱和郝龍斌的選票相加起來都壓不倒吳敦義。結果,吳敦義在第一輪投票中就輕易闖過了「過半關」,洪秀柱以「防磚」手法來「防擋新黨員」,其實是中了吳敦義的「欺敵之計」,被吳敦義抄了「策反」黃復興黨部的「後營」。
  當然,吳敦義的勝選,除了是組織手法綿密及勁狠之外,成功的輿論戰也發揮了重要的作用。吳陣營推出「唯一能打敗民進黨的人」的廣告,尤其是重播吳敦義在「立法院」牙尖嘴利地力戰民進黨「立委」「群雄」的畫面,讓已經極為鬱悶的基層黨員感到振奮,並對他能振興國民黨寄以希望。與此同時,更為煽起基層黨員們對洪秀柱平時的無能卻驕蠻的作風的不滿。包括與多數中常委不和,也包括與「立法院」黨團有嚴重扞格,更包括對民進黨「清剿黨產」失去警覺性,未能在第一時間採取可行措施迎戰,從而錯過了或能敗部復活的時機。不少國民黨員都表示,當時如果黨主席是吳敦義,保衛黨產的戰況就可能不會如此被動。
  因此,吳敦義的第一輪就過半,證明了他不但得到「本土派」黨員的支持,而且也得到外省人尤其是部份黃復興黨部人員的奧援,認為只有由他來領導國民黨,才能有效地對抗民進黨。盡管他的年齡是偏大了一些,可能等不到國民黨再次奪回政權,但防遏國民黨繼續沉淪,並讓其起死回生,還是有機會的。廣大黨員已經跳脫出「同情」洪秀柱的「自弱」情緒,轉而追求黨的「自強」,因而洪秀柱低估了吳敦義,也高估了自己的「同情票」。--已經同情了一次,既然未能得到較好的回報,亦即帶領全黨振衰起蔽,就不再寄予同情,而是要尋求出路。
  但洪秀柱卻參不透這個道理,仍然滯留在「換柱」的時空背景,接受不了「竟然會輸選」的結局,因而又再演出「拒開中常會」的戲碼。結果,中常會變成了中常委們記者會。人們注意到,一些原本支持洪秀柱的中常委,也參與其中。這當然有「西瓜偎大邊」的成分,但洪秀柱違背政治倫理,也讓這些中常委覺得「挺」不下去。
  現在「吳洪爭拗」的焦點是,新一屆中央委員候選人的提名權的問題。洪秀柱原本以為,因為自己全盤掌握黨機器,因而將能成功爭取到連任。在此情況下,提前選舉黨主席並不會妨礙她提名新一屆中央委員候選人的作業。但實際情況卻是她輸掉了這場國民黨有史以來最激烈的黨主席選舉,始料不及,那就只能利用從新一任黨主席選舉產生,到新一屆「全代會」召開選舉產生中央委員會,有著三個多月的「空窗期」,獨攬新一屆中央委員候選人的提名權,以求自己的影響力繼續延綿到新一屆黨中央,以實現「沒有洪秀柱的洪中央」。
  按道理,這次黨主席選舉是與黨代表選舉同時進行的。既然是「新一屆黨中央」,就應該由新一屆黨代表選舉新一屆的中央委員,再由中央委員選舉中常委,這是政黨政治的倫理。實際上,過去從李登輝以降,連戰、馬英九、吳伯雄到朱立倫,都沒有干預新任黨主席的中央委員候選人的提名權。當然,為了新舊交接的穩定性和政策延續性,卸任主席可以要求與候任主席協商,但洪秀柱現在的做法,卻令人只能是直搖頭。
  更離譜的是,洪秀柱既然要繼續掌控新一屆中央委員候選人的提名權,卻又聲稱,她不再負責六、七月份黨工們的薪水。這就真是只要權利,不僅義務和責任了。這分明是向候任主席「使絆」,因為吳敦義尚未就職,如何運用黨主席的名義及權力,為發放黨工薪水進行籌款?當然,吳敦義可以運用個人名義籌款,但卻是會有違反「政治獻金」相關法令之虞。
  洪秀柱與吳敦義的權鬥,只是在國民黨內部鬥爭,也就算了,即使是廝殺得頭破血流,也是「家內事」。但卻竟然要拉中共來「墊背」,作其黨內權鬥的工具。實際上,國民黨中央昨日發放消息說,中共中央邀請洪秀柱出席「海峽論壇」,這本來是「國共平台」的恆常活動,但洪營卻加添了一條「尾巴」,說是洪秀柱在福建廈門出席「海峽論壇」後,將前往北京與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會晤。不過,國民黨中央的正式文宣,卻說是尚未有第二次「習洪會」的安排。
  由於「海峽論壇」舉行的時間,是在國民黨第二十屆第一次「全國黨員代表大會」召開,亦即新一屆中央委員選舉之前,因而所謂「第二次習洪會」之說,就很明顯地有著要拉來習近平為洪秀柱「背書」的嫌疑。洪營是否會如願?在國民黨主席選舉過中,洪營也曾意圖使用此一招數,聲稱洪秀柱將會前往大陸晉見習近平。但卻是「只聽雷聲響,不見雨下來」。可以說,國台辦對此是極為警覺的,作出了不介入國民黨主席選舉的決定。盡管大陸不少台官員私底下都很欣賞洪秀柱的政治理念,但還是沒有作出任何有利於她的選情的動作。這就爭取到日後與新任主席繼續交往的主動權--盡管在目前形勢下,國民黨已不是唯一寄希望及交往的對象。這就折射了北京具有「冷眼向洋看世界」的政治智慧。
  而吳敦義同樣也跳脫不了這個巢臼,他在接受《亞洲週刊》專訪時,不但聲稱他願意到大陸出席「國共論壇」,並與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對話,而且還透露他已拒絕了香港的邀請,因為他要把自己的首次外訪地點定為北京。
  昨日舉行的「香江論壇」,江素惠證實了吳敦義之言。但也是「錯有錯著」,接受邀請的葉匡時,因為台灣地區的大暴雨,飛機延誤而未能到場,而只能是由江素惠自己「代講」。
  當然,吳敦義就任主席後,是有必要進行「習吳會」的,這是「國共交流」的必要。但洪秀柱要在卸任前實現「第二次習洪會」,則不是為了「國共交流」,而是為了個人某種政治目的——除非是洪秀柱不再堅持新一屆中央委員候選人的提名權。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6-03 04:09:14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