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黃國昌自作孽不可活或將首遭罷免

  前幾天台灣地區連降大暴雨,全島各處嚴重水淹,官民救災疲於奔命。而就在這連篇累牘的災情及救災新聞中,有一則「勘災新聞」卻是別出心裁,引起人們強烈議論。那就是「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在其臉書上PO出幾幀他在其選區「勘災」的照片。在照片中,黃國昌身穿襯衫且沒用雨具,全身都濕淋淋,但一旁的人卻是撐著傘,讓網友質疑「作秀」。黃國昌對此回應說,因為當時車上只有一把傘,所以沒得撐。但翌日臉書PO出他新的勘災照片,依然是沒有使用雨具,不撐傘、不穿雨衣,僅著類似登山鞋,滿腳泥濘。為此,他遭網友狂酸,甚至有人還專門製作了各式的動畫來嘲笑他,成為災情和救災新聞中,比災情更嚴重的「公關災難」。
  為何黃國昌及其公關團隊會推出這款適得其反的「救災」照片?有網友分析說,黃國昌及其團隊可能是面對一股政治力量發起「罷免黃國昌」連署,眼看就要跨過第二道「門檻」,很可能會成事,因而就籍著暴雨的機會,以此方式來展現黃國昌並非是「高傲、裝假」,而是實實在在地為選民服務。但偏偏是因為其幕僚打傘自己卻不用任何雨具,更為折射其「裝假」﹑「矯情」,因而這種公關手段等於是提油救火,適得其反,從而促使「罷免黃國昌」的氣勢更旺。
  實際上,就在雨災之前,「罷免黃國昌」的連署已經闖過了第一道「門檻」,發起「罷免黃國昌」活動的「北北基安定力量聯盟」主席孫繼正及其支持者,已於五月十九日將在兩天內就徵集到的二千九百八十九份「罷免黃國昌」提議連署書送抵「中選會」,經「中選會」職員初步核算,超過了第一道「門檻」——「提議」人數的二千五百一十二人。隨後,「北北基安定力量聯盟」繼續在端午節連續假期啟動「拔昌列車」,他們有信心七月底前能達到第二階段二萬五千一百二十人的連署「門檻」——公告。五月二十七日上午開始,一群人浩浩蕩蕩地遊行並刻意經過黃國昌選民服務處的門外,許多民眾得知消息後願意簽名力挺。「罷免案」發起人孫繼正表示:「希望在七月底之前我們所期望的票數就能夠達到,八月我們提案時,第二階段就應該能夠完成」。倘全部手續齊全,在交付選民投票時贊成罷免票又能達到四分之一,黃國昌就將會成為台灣地區有史以來,首位遭到罷免的「立委」。
  這叫做「自作孽,不可活」。本來,台灣地區的兩個選舉法--《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和《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都是同時規範選舉和罷免活動的,亦即人民既有選賢舉能的權利,也有把不稱職以至瀆職的民代或選任官員拉下馬的權利。不過,過去的兩個《選罷法》,罷免「門檻」較高。以罷免「立委」為例,必須在第一階段由選區內百分之二的選民同意「提議罷免」,第二階段須在三十日內募集到選區內百分之十三選民聯署,且不得與上述百分之二提議人重復。第三階段罷免投票,投票人數須達選舉人數二分之一以上、且同意票也要超過有效票二分之一以上,「罷免案」才能成立。若未達此標準,依法在一年內不得對同一人再提案罷免。
  在「太陽花學運」後,部分參與的人士成立了「憲法一三三行動聯盟」,進行「割闌尾」(諧音「藍委」)活動,要罷免國民黨「立委」蔡正元、吳育升、林鴻池等三人,並動員了許多義工進行徵集聯署書的工作。在第一階段聯署中,對徵求罷免蔡正元、吳育升、林鴻池等三人的聯署書都超過法定的百分之二,因而進入第二階段的聯署。但在限定時間內,針對吳育升、林鴻池的聯署都未能達標,只有蔡正元達標,而且還「超標」百分之二十八,依法應由「中選會」為「罷免案」成立之宣告。因此,蔡正元也就成為台灣地區自一九九五年提高法定罷免「門檻」後,被聯署突破百分之十三法定選舉人罷免聯署「門檻」,進入「罷免案」最後階段的第一人。但在二零一五年二月十四日進行「罷免案」投票時,由於投票率僅得百分之二十四點九八,未能跨過百分之五十的第一道「門檻」,因而雖然贊成率達到九成以上,遠超也是百分之五十的第二道「門檻」,也依法遭到否決。而蔡正元雖然逃過一劫,但經此挫折,宣布不再參加新一屆「立委」選舉。
  「太陽花學運」成員們當然不忿更不甘。因而在新一屆「立法院」成立後,「時代力量」主席黃國昌就參與推動《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的修訂法案,要降低「罷免案」的各道「門檻」。其中「提議」人數由百分之二降到百分之一,「連署」人數由百分之十三降到百分之十。連署時間從三十天延長到六十天,「不可宣傳」改為「可以宣傳」。「罷免門檻」已經不再需要「雙二一」,只要「同意票超過反對票、超過選舉人總數四分之一」即可通過。本來,黃國昌是提議「同意票」簡單多數就為通過的,但民進黨黨團擔心會被國民黨利用,而堅持保留「超過選舉人總數四分之一」。
  還好,幸虧民進黨黨團還是比較冷靜,守住了四分之一的底線。否則,只要「罷免黃國昌案」能夠付諸投票,只要贊成罷免的比反對罷免的多一票,黃國昌就得乖乖下台。但即使如此,降低「罷免門檻」後首個被提出「罷免」的「立委」,就是因「始作俑者」的黃國昌,這就使得黃國昌嚇出一身冷汗!現在雖然「通過罷免」的「門檻」已經降低,但真要獲得通過也不容易,因為並非是「全民動員」的「立委」選舉,而是單一「罷免」議題的投票,選民們可能不感興趣,投票率不高,要「贊成票」超過當地選民人數的四分之一,並不容易。否則,今次要「罷免」黃國昌,就簡直是「易過借火」
  據說,當時「安定力量聯盟」要發動「罷免案」的主要原因是因為他贊成「同性婚姻」,而且據說有教會團體在背後「加力」。但奇怪的是,贊成「同性婚姻」的「立委」並非黃國昌一個,還有其他許多「立委」,為何只是針對他一人?
  原來還有原因,就是「高傲、裝假」,參選時說的是一個樣,當選後又是另一個樣。這有幾分道理。原是「時代力量」重要成員的馮光遠,就是因為不滿黃國昌的專斷獨橫,而宣佈退出「時代力量」,並諷刺他是「國運昌隆」,可見其作風的驕蠻。
  這就奇怪了。「時代力量」不是以「民主」為號召的嗎?怎麼又變成了「專斷獨橫」了呢?這就是「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或「一闊臉就變」。他們口中的「民主」,只是「手電筒」,只照別人,不照自己,打壓別人的工具而已。
  「太陽花學運」沉寂下來之後,部分青少年似是已有反思。不過,在「時代力量」身上流失的支持度,卻又未能分別轉移給民進黨或國民黨,而且民進黨流失更多青年人的支持。或許,又將會回到此前的青年人不關心政治的原點?
  不管如何,這個「罷免黃國昌」的活動,是值得研究台灣政情發展的人們,「從一滴水看太陽」,見微知著的。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6-05 03:38:46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