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世衛大會模式或成台灣參與國際活動規律

  第七十屆世界衛生大會閉幕之後,本年度的世界勞工組織大會於昨日在日內瓦萬國宮開幕。世界勞工組織與世界衛生組織一樣,都是聯合國屬下的專門機構,都必須遵從聯合國大會及安理會的各項決議,具體到中國的會籍問題就是聯合國大會第二七五八號決議。但具體安排卻又有某些不同,在世界衛生大會方面,在承認「九二共識」的馬英九任職期間,中國政府按照「胡連會」《兩岸和平發展共同願景》中的有關共識,在與世界衛生組織秘書處協商之下,允許台灣「衛生署」以「中華台北」的名義,「觀察員」的身份列席世界衛生大會。而在拒絕承認「九二共識」的蔡英文上台後,這項權宜安排即告取消,因而蔡政府的「衛福部長」陳時中今年就是任憑削尖腦袋,也鑽不進世界衛生大會的會場。而就連在馬英九任期內都沒有類似世界衛生大會權宜安排的世界勞工組織大會,就更不用說了。以往,台灣一些「獨」派勞工團體以「教授」等名義,尚可申領到旁聽證入場,今後卻可能是連旁聽證也將申領不到,因為聯合國不承認他們所持憑的「中華民國護照」——持該「護照」者,連進入聯合國大廈參觀都受到拒絕,要持憑它進入聯合國屬下專門組織開會的會場,就更是根本不可能了。
  實際上,去年就曾被以「不承認『中華民國護照』」為由,遭到擋在國際勞工組織大會門外的台灣中正大學勞工關係系教授黃麗娟,今年「捲土重來」,但卻仍然徒勞無功。而且,比過去更為嚴謹,以往以一般身份參觀都可以拿到「一般訪客」通行證,今年國際勞工組織不但不承認「中華民國護照」,而且也不接受任何其他足以證明台灣訪客的個人身份的證件。因此,一些企圖混進國際勞工組織大會會場的台灣相關團體,甚至是隸屬於國際產業工會聯盟的工會及具有參加資格的「中華民國全國工業總會」等,今年都無法出席國際勞工組織大會,而大會給出的理由是「聯合國不允許非會員國國家參與」。其中「臺灣石油工會」的代表依往例前往日內瓦,辦理換取「觀察員」資格所需的識別證件時,國際勞工組織法務辦公室就作出了如下的回復:「聯合國已告知因其已經奉行多年之政策,將不允許任何持非聯合國所承認之身份證件之人民,進入聯合國機構。重新落實身份證件管控將於今年萬國宮(聯合國歐洲總部)入口實施。基於配合聯合國政策原則,國際勞工組織亦將對於其會議場所實施同樣規定。因此,如果僅持中國臺灣(Taiwan,China)當局所核發之身份證明文件者,今年可能無法取得進入國際勞工組織大會之管道」。
  「從一滴水見太陽」,由國際勞工組織法務辦公室有關「將不允許任何持非聯合國所承認之身份證件之人民,進入聯合國機構」,及「重新落實身份證件管控將於今年萬國宮(聯合國歐洲總部)入口實施」的答复看,這項幾乎是專門針對台灣當局的嚴厲「禁入」措施,將會是聯合國及其所有的附屬機構的「門禁」規定,是聯合國秘書處嚴謹遵守第二七五八號決議的作為。也就是說,包括曾經作出過權宜安排的世界衛生大會在內,今後聯合國及其屬下所有機構都將嚴格執行第二七五八號決議,禁止持有不被聯合國承認的「中華民國」證件(不單止是「護照」)的台灣官民,進入其場域,甚至連參觀也不被許可。「世界衛生大會模式」將正式宣告結束,一切都將回到第二七五八號決議的「原點」。
  即使是在聯合國體系之外的國際性組織,可能也將會比過去更為嚴格地遵守一個中國原則,哪怕是台灣當局已經獲得「入場券」的國際性組織,也將會嚴格地回到台灣當局當初加入時的「原點」,不能再有超逾此「原點」的權宜性安排。其中一個極為重要的觀察點,就是將於十一月六日至十一日在越南峴港舉行的二零一七年度「AO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由於在上月中旬舉行的「一帶一路」國際高峰論壇期間,越南與中國簽署了《中越聯合公報》,其中第十二條明確了越南堅定奉行「一中政策」,堅決反對「台獨」,這不但是被台灣當局視為推動「新南向」政策主要目標的越南,向「新南向」政策開了第一槍,而且也極有可能會成為越南在籌辦「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時,邀請台灣當局出席代表的規格及具體人選,將會嚴謹遵守《中越聯合公報》有關堅定奉行「一中政策」,堅決反對「台獨」的精神,回到「西雅圖模式」的「原點」,只是邀請台灣當局主管經濟事務的部長級官員,作為「領袖代表」出席,而嚴禁超逾此「定位」的各式政客「魚目混珠」,哪怕是宋楚瑜也都將會被拒之門外。
  實際上,根據「西雅圖模式」,台灣不但不能主辦「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而且台灣領導人也不能出席這個最高層次的會議,而只能是派出經濟領域的部長級官員,以「領導人代表」的名義。此外,根據決定兩岸三地加入「APEC」的「韓國備忘錄」,台灣和香港(回歸後稱為「中國香港」)都不能舉辦「APEC」的「雙部長會議」,而在「雙部長會議」召開時,兩地只能派出負責經濟事務的部長出席,而負責外交事務的部長則不能出席。至於台灣「領導人代表」出席「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的邀請方式,通常是由主辦當年「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的經濟體的領袖,當然是國家元首或政府首腦,派出特使前往台灣,當面向台灣領導人發出出席邀請函。而台灣出席會議的「領導人代表」的具體人選,必須獲得北京同意。然後,當年「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的主辦經濟體,再向台灣發出具體人選的邀請函。因此,在二零零八年馬英九就職之前,儘管李登輝和陳水扁都曾耍過花招,意圖突破「西雅圖模式」,派出高於部長級及非經濟領域的官員,如王金平、賴英照等,作為領導人代表出席,都遭到北京的反對及主辦國的否決,李登輝或陳水扁只得被迫乖乖就範,改派部長級經濟官員出席。
  二零零一年中國首次在上海舉辦「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時,由於台灣是由陳水扁掌政,北京乾脆特使也不派出,只是傳真一紙邀請函,而且連收件人的姓名也付諸厥如。陳水扁意圖籍著當年的「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在中國舉辦的機會,實現「務實外交新突破」,竟然異想天開地意圖由自己「親征」,在連自己也感覺到根本不可行後又提出由卸任「副總統」李元簇代表他出席,理所當然地遭到北京反對。陳水扁氣急敗壞,竟然不顧剛參加「雙部長會議」的「經濟部長」林信義尚未離開上海,正是代表他出席領導人非正式會議的適當人選,決定連代表也不派出,正是「偷雞不成蝕把米」,成為自一九九三年「APEC」舉辦領導人非正式會議以來,台灣首次也是唯一一次缺席的記錄。
  馬英九上台後,由於他承認「九二共識」,海峽兩會恢復協商並簽署了系列協議,因而由北京作主導,「APEC」的主辦國都樂意讓台灣出席領導人非正式會議的代表「升格」,先後由曾任「副總統」和「行政院長」的連戰、蕭萬長代表馬英九出席。——如果不是北京主動,各主辦國是不會超越「西雅圖模式」的。
  現在的蔡英文拒絕承認「九二共識」,海峽兩會的聯絡及協商機制「停擺」,在台灣方面出席「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的人選問題上,當然是必須嚴格遵守「西雅圖模式」。但是,蔡英文卻鑽了空子,委派並非是經濟領域部長級官員,而是政客的宋楚瑜作其「代表」。而宋楚瑜也籍機放肆地表現自己,逾越了只是作為「代表」的定位。
  因此,今年在越南舉行的「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越南和中國都必會針對蔡英文和宋楚瑜「取巧」的情況,回到「西雅圖模式」的「原點」,只允許台灣當局經濟領域的部長級官員,作為「領導人代表」出席。這就是「物極必反」、「撥亂反正」的道理。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6-06 03:25:35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