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延期召開全代會或還有更深層次考慮

  原定於七月二十二日舉行的民進黨第十七屆第二次全代會,因為「立法院」將舉行三次臨時會,計劃處理年金改革、前瞻計劃、促進轉型正義等重要法案,可能會有時間重疊,為了讓民進黨「立法院」黨團有足夠時間處理臨時會的優先法案,民進黨中央決定將全代會延期至九月舉行,而且還將會一直延到九月底民進黨三十一年「黨慶」時合併進行。
  民進黨中央提出的全代會延期舉行的理由很有說服力。「總統」兼執政黨主席蔡英文已經下令要在「立法院」本會期之前完成所謂的「重要改革法案」,以便下一個會期能夠集中精力審議明年度的「中央政府總預算案」。按「黨章」規定,「立委」是全代會的「當然黨代表」,雖然佔全體黨代表的比例不多,但缺少他們出席卻萬萬不行。為了避免影響「立委」們的拼搏,因而必須遷就。
  其實,以民進黨佔有四分之三的議席,加上「時代力量」黨團的奧援,還有親民黨「立委」出於仇恨國民黨的心理,有時也「幫『理』不幫親」地支持民進黨,因而要在沒有「黨團協商」及「委員會審議」的臨時會上「闖關」通過這些法案,「易過借火」。實際上,關係到國民黨生死命運的「不當黨產條例」,那麼艱難的「關隘」都闖過了,還有甚麼不能過的?國民黨「立委」們從民進黨「立委」那裡偷來的阻擾伎倆,只不過是邯鄲學步而已,要讓書生模仿街頭流氓,也真「難於登天」!
  因此,深究起來,民進黨中央為遷就「立法院」臨時會而延後全代會舉行的日期,其理由有點牽強。或許,可能還有一個更深層次的用意,說不好其真正原因是,為了等按程序將於八月底九月初舉行的第十七屆第七次中執會,通過一個傳說已久的「新決議文」提案,以便能趕得及提交給全代會。
  實際上,就在蔡英文按照「憲法」賦予的職權諮請「立法院」召開「臨時會」的前後,在「總統」黨內初選中一直「批蘇謝挺蔡」的《美麗島電子報》,刊出各種民調及評論文章,大有要求蔡英文以「維持現狀」來取代「台獨黨綱」之勢。由於曾任《美麗島電子報》董事長的許信良,曾任民進黨主席,是「美麗島系」的頭兒,在廣大中間選民對民進黨的兩岸政策立場尤其是「台獨黨綱」表達疑慮時,策劃民進黨進行「中國政策大辯論」,促使民進黨轉向。在因與陳水扁爭奪「總統」提名權失利而宣佈退黨後,頻密到大陸活動,廣結大陸政經人脈,並曾多次暗中謀劃推動提交「凍結台獨黨綱」提案。蔡英文「登基」後,委任他為「亞太和平研究基金會」董事長,擬作為與大陸進行「二執聯絡」的管道。因此,民進黨全代會的延期舉行,是否也與「以『維持現狀』取代『台獨黨綱』」的政治動作,有著某種關聯,甚至才是真正原因?也就值得觀察。
  實際上,民進黨現在已經走到了瓶頸。蔡英文一方面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及其「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核心內涵,但另一方面卻又摒棄陳水扁的作法,在習近平反貪、軍改及對外鬥爭最艱鉅的時候,堅持「不刺激、不挑釁」政策,沒有給習近平「添亂」,或許習近平已經「有感」。因此,倘能在今年十一月中共「十九大」召開之前,以蔡英文在去年「五二零」就職演說中所強調的「憲政體制」及「《兩岸關係條例》定位」,來作為「維持現狀」的「法定定義」,甚至形成民進黨全代會的「新決議文」,或許將能突破目前的兩岸態勢僵局,挽救蔡英文的民調。也正因為如此,當正在摩拳擦掌要與蔡英文爭奪二零二零年民進黨「總統」提名權的「獨派」台南市長賴清德,「髮夾彎式」地突然喊出「親中愛台」時,蔡英文竟然會打破慣例,由「總統府」出面回應:「和政府看法一致」,為的就是不要讓賴清德「搶插了頭柱香」。
  因此,這就引人遐想:全代會的延期,遷就「立法院臨時會」只是一個表面的籍口,其實質卻是要按照黨內程序進行作業,爭取在中共「十九大」召開之前,在民進黨全代會拋出新的「台海決議文」?
  實際上,蔡英文在「總統」大選的過程中,面對黨內「凍結台獨黨綱」和「明確台獨時間表」兩大派提案的對峙,都老是以按照「後法優於前法」的法理,《台灣前途決議文》已經凍結了「台獨黨綱」,及《民主進步黨黨章》中有關全代會通過的「決議文」也屬於「黨綱」一部份的規定為由,以其一貫的迴避矛盾手法,予以模糊處理。
  但似乎身為法學博士,而且也將「後法優於前法」朗朗在口的蔡英文,卻忽略了民進黨於一九九九年通過了《台灣前途決議文》之後,又於二零零七年由時任黨主席的游錫堃,主導通過了一個《正常國家決議文》。而這個《正常國家決議文》的十大主張中,赫然有著「台灣是『主權獨立的國家』,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國)互不隸屬,互不治理」,「任何有關『獨立』主權的變更,必須經由台灣『公民投票』方式決定」,「『國號』應正名為『台灣』」,「應以『台灣』的名義加入包含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等國際組織」,……等「台獨」訴求,比《台灣前途決議文》還假惺惺地以「中華民國」的外衣來包裝「台獨」,更為赤裸裸。因此可以說,《正常國家決議文》的提出,是將《台灣前途決議文》完全推翻,甚至比「台獨黨綱」更加「台獨」。
  其實,即使是《台灣前途決議文》,也是「中華民國是台灣」式的「台獨」,因為其聲稱「臺灣是一主權獨立國家」,「並不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這與國民黨「中華民國在台灣」式的「華獨」——「中華民國的主權及於大陸,治權僅限於台澎金馬」,有著根本的不同。
  本來,在二零一二年蔡英文敗選「總統」之後,民進黨內就有一些青年才俊鑑於《台灣前途決議文》和《正常國家決議文》都並不適合蔡英文的形象,因而認為應當推出新的「決議文」。由此,以「新潮流系」為基底的一群黨內中生代,草擬了《台海和平決議文》,以圖緩衝《台灣前途決議文》和《正常國家決議文》。但因為是黨代表提案,不符政綱式重大提案應由中執會提交的不成文慣例,因而未能獲得「全代會」接納。也有黨代表提案凍結「台獨黨綱」,但另有黨代表進行反制,提出維護「台獨黨綱」的提案。可能是尚未經歷過黨內派系鬥爭及重大矛盾衝突的蔡英文,擔心駕馭不了兩案並陳時的激烈衝突局面,因而在主持全代會時,以時間不夠為由,將兩案均送交中執會處理。在下一個全代會舉行時,則以中執會認為《二零一四年對中政策檢討紀要》已再次確認,《台灣前途決議文》「台灣是獨立主權國家,台灣前途必須由二千三百萬人民共同以民主方式來決定」之立場,故目前應無修訂「黨綱」或新增「決議文」之必要為由,而將之「歸檔」。
  然而,那是民進黨處於在野之時的事。現在執政了,一方面蔡英文出任的是「一中憲法」憲制之下的「總統」,另一方面既然「當家」就必須直面兩岸關係的現實,不能再像在野時那樣「喊爽」了。因此,有必要制定新的「決議文」了。
  因而就有傳說,民進黨可能會制訂新的「決議文」,將「維護憲政體制現狀」,固定下來成為「黨綱」的一部分,並以「後法優於前法」的法理,「凍結」「台獨黨綱」及《台灣前途決議文》、《正常國家決議文》。但究竟是《台海和平決議文》,還是《維持憲政體制現狀決議文》,似乎還有得斟酌。
  但按照過往實踐,凡是由黨代表連署提交的提案,都不會獲得全代會討論,而是被黨主席裁示轉交中執會處理。只有中執會向全代會提交的提案,才能成功獲得通過。而「黨章」規定中執會每三個月才開會一次,最近一次(十七屆第六次)的中執會是於五月三十一日召開,下一次(十七屆第七次)應是在八月底九月初舉行。因此,所謂全代會將會延後到九月間舉行,就是為了與之配合。當然全代會的召開日期也須由中執會覺得。而在此時,「立法院」的三次臨時會也已經先後開完。因此,全代會等待中執會的「新決議文」提案的說法,或許不是空穴來風。是否如此?還待觀察。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6-08 04:08:41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