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柯文哲為雙城論壇再用老梗或也能收效

  台北市長柯文哲在明年底的縣市長選舉中能否成功爭取連任,主客觀及內外因素很多,既要看他是否會繼續與民進黨合作,以保證賴清德或姚文智不會參選台北市長,也要看國民黨主席吳敦義是否會發動「光復台北市攻勢」,推出強棒與他一較高下,更要看柯民哲自己的政績和能耐,包括今年的兩大戰役是否成功。
  這兩大戰役是,「世大運」與「雙城論壇」。前者,是「千年一閏」,「面子」和「裡子」都關係重大。大陸方面因為其「大嘴巴」,針對民進黨前黨工李明哲涉嫌危害國家安全而遭大陸國家安全機關拘捕一事「亂噏廿四」,聲稱中國派超過七百人的龐大代表團來參加「世大運」,屆時倘李明哲還未被釋放,中國隊「一定會出事」,即使台北市政府能保障中國代表團的人身安全,但台灣人民的「印象控制」可就沒有把握了。他所聲稱的「中國隊一定會出事」,使得大陸方面高度警覺,因而決定不參加團體賽事,而使「世大運」大為失色;如果連個人賽事也不參加,就將徹底失敗。而後者,是每年的夏季舉辦,今年已經是第八屆,輪到由上海市政府主辦。可能也是出於上述的原因,再加上上海市政府和上海市委均先後換屆,而按往年慣例在八月間舉行也將會與「世大運」撞期,因而在時間上一直「喬」不定,甚至還一度傳出「停辦」。
  於是,柯文哲又充分發揮了他的小聰明,安排了中天電視台《新聞深喉嚨》對他進行專訪。他指出,在「雙城論壇」方面,台北市政府正積極與上海市方面溝通協調,希望能在七月舉辦雙城論壇,以免與「世大運」撞期。為此,他再次向對岸「輸誠」,表示一個中國不是問題,世上不會有人覺得有兩個中國,問題癥結在一個中國的內容是什麼,這是全世界都關心的問題。中國政府對一個中國有堅持,而台北市政府秘書處底下有「國際事務組」及「大陸事務組」,兩者壁壘分明,不會混在一起,不會故意拿小鞋子給對方穿,這正是釋出善意的具體作法。他還提到了「兩岸一家親」及「建構兩岸命運共同體」。
  果然,柯文哲的「輸誠」,很快就得到了對岸的善意回應。國台辦發言人馬曉光就此發表談話指出,我們注意到柯文哲市長接受媒體專訪的有關報道。只要對兩岸關係和兩岸城市交流的性質有正確認知,我們對兩岸城市往來互動都持積極、開放態度。至於今年「雙城論壇」事宜,由上海市與台北市具體溝通協商。
  馬曉光的談話內容分兩部分,前一部分是正面肯定了柯文哲對一個中國原則的積極態度,並再次將「雙城論壇」定位為一個中國框架下的地方城市交流,可以比兩岸事務主管單位的聯絡機制放寬,因而等於是對「雙城論壇」「亮了綠燈」。後一部分則是再次將舉行「雙城論壇」的具體會務,尤其是時間等的決定權,下放給上海市,由其直接與台北市政府磋商。這不但是表達了對上海市的高度信任,而且當然也是避免將作為兩岸地方交流的「雙城論壇」,提升到兩岸事務主管機構的層次。否則,就沒有迴旋餘地了。因此,柯文哲昨日就表示,「雙城論壇」的細節由雙方幕僚去處理,有時候上海市長出國不在,「要喬來喬去」,細節很多,就給雙方幕僚去處理;至於會不會覺得上海給他穿小鞋,他回說,「不會啦,大家都有他的期望,喬一喬就好。」顯然,柯文哲是領悟到了馬曉光談話的內涵的,當然更可能是他從其幕僚的溝通中,得悉對岸的態度,並了解到上海市在「喬」時間點上遇到了實務問題。
  柯文哲為「雙城論壇」以接受特定媒體專訪來向對岸「輸誠」這一招,過去是屢試不爽。在他當選並就任台北市長後的首次,以接受新華社,中央電視台和中國評論社駐台記者聯合專訪的方式,闡明自己的「一五新觀點」和「兩岸一家親」的論述,以澄清對岸對自己「墨綠」政治背景的疑慮;去年則是找了台灣的本土媒體旺中集團,因為收購中時集團的蔡衍明,是著名的大陸台商,在北京高層頗為吃得開,他以此方式表達對對岸的誠意和善意,並化解因蔡英文上台後拒絕承認「九二共識」而釀成的兩岸僵局。今年找的仍然是屬於也可理解為「興旺中國」的旺中集團的中天電視台,而且對他進行專訪的主播還是頗受對岸歡迎的平秀琳,「功夫」做到足。
  其實,既然去年的「雙城論壇」在蔡英文上台的背景之下仍然能夠繼續舉辦,而且還移師到台北市,就可見今年也將不成問題。現在的難點所在時間問題,倘雙方能夠「喬」好時間,就「一天都光曬」。當然,前提條件是柯文哲必須「行禮如儀」地先行就兩岸交流的定位進行表態,而且有可能是每年都要有這麼一次。但又無需從他口中說出「九二共識」,只要「意思」到了就行,文字上模糊一些也不緊要。畢竟他只是地方官員。因此,儘管柯文哲的意識形態也是泛綠,甚至他還自稱「墨綠」,但他是無黨籍人士,沒有「台獨黨綱」的「原罪」。這就是「手中無劍,心中有劍」的道理,或是「基辛格語言」模式的運用。
  至於是否如傳說般的在七月二日舉行,柯文哲七月一日前往上海,正好與中共建黨紀念日,及香港回歸紀念日「撞期」,雖然在民進黨籍台北市議員的撩撥下,柯文哲確實是講過「當場翻臉」的話,其實柯文哲可能並不忌諱。因為前年在上海舉辦「雙城論壇」時,他就專門抽空參觀了中共「一大」會址,還公開表示他崇拜毛澤東。--說來,柯文哲還是典型的「毛粉」,經常將毛澤東的語錄當作自己的座右銘,連「兩個務必」都朗朗上口。
  其實,這並不奇。由於在台灣地區的政治光譜中,國民黨是處於右的─端,因而與之對立的民進黨就在左的一端。實際上,許多民進黨人包括前主席許信良,在解除「戒嚴」之前的白色恐怖氛圍中,就偷偷閱讀毛澤東著作。而民進黨的「黨綱」,如果抽去了「台獨黨綱」的內容,就是一個社會主義黨綱。當然不是馬克思主義三個組成部份之一的科學社會主義,而是西方社會主義流派中的民主社會主義以至福利社會主義。
  柯文哲不是民進黨員,但意識形態與民進黨趨同,還是陳水扁醫療小組的成員,因此,他在反對國民黨的背景下,思想左傾並不出奇。這就有趣了。一方面,他與民進黨一樣是左派,信仰西方流派的社會主義,這與中共有某種相通之處。另一方面,雖然他有「台獨」思維,但卻不是民進黨員,不受民進黨「台獨黨綱」的束縛,可以有較為靈活變通的說法。這就為「雙城論壇」得以繼續舉辦提供了寬鬆的迴旋空間。就此,這就比一般的民進黨員執權的縣市進行兩岸交流,更具條件。
  不過,最近一些民進黨執政的縣市,跟隨台南市長賴清德的「親中愛台論」,也紛紛以「和中」、「知中」、「友中」跟進。或許,北京是否也可以逆用民進黨「地方包圍中央」的策略(其實民進黨是仿用毛澤東的「農村包圍城市」戰略),利用這些「三中」民進黨縣市,允許其與大陸的地方縣市進行交流,以「包圍」及督促「拒中」的蔡英文?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6-12 04:03:49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