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在國際場域捍衛一中原則應該「亮劍」

  巴拿馬在決定與台灣「斷交」的同時宣佈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不管是巴拿馬的主動作為,還是北京的「重錘出擊」,無論是事件的本身,還是《中巴建交聯合公報》所使用的辭藻,都完全符合一個中國原則,而且更是對蔡英文當局最近意圖運作其駐美及駐日機構的稱謂的「升格改名」,在國際場域大搞「兩個中國」、「一中一台」以至是「台灣獨立」圖謀活動的「亮劍」重擊。
  《亮劍》電視連續劇中有一句名言:「狹路相逢勇者勝」。為了封殺蔡英文當局意圖繼續在國際場域進行「台獨」活動,在利用其「邦交國」提案推動台灣當局加入只有主權國家才能夠成為其會員體的聯合國及其屬下的各專門組織的同時,利用某些「非邦交國」的一些實際困難,而利誘其鬆懈對一個中國原則的立場,允許或對台灣當局派駐當地的「半官方機構」擅自「升格改名」而採取「隻眼閉隻眼開」態度,偷渡為含有「兩個中國」、「一中一台」以至是「台灣獨立」意涵的稱謂的種種行徑,必須繼續時刻「亮劍」。否則,因為自己的一時懈怠或閃躲,而貽害無窮,讓這些「含獨招牌」習非成是,習焉不察,習以為常。
  果然,昨日民進黨「英派立委」羅致政等人召開記者會,要求「外交部」清楚向民眾說明目前還有哪些「外交未爆彈」。出席記者會的「外交部」亞非司長陳俊賢表示,「外交部」盤點所有駐外無「邦交」的辦事處名稱,有四個國家用「中華民國」,一個用「台灣」,目前為止中國大陸對這五國有「打壓」,一定要我們改名。至於對應狀況,每個國家不同,有的國家抗壓性比較強,有的比較低,將來到底是否要改名,或做更斷然的處置,取決於國家利益的考量,有些如果為了國家長遠利益,雖然委屈但還是要維持。陳俊賢還表示,如果為了顏面而自己撤館,「那剛好是中國最高興的」,許多無「邦交」的國家駐處名稱是「中華台北」,如果因為「中華民國」或台灣這個名稱而撤館,那台灣實質的損失更大。
  另外,「外交部」官員私下透露,目前有幾個「邦交國」已經亮起了「黃燈」,包括厄瓜多爾及梵蒂岡等。雖然尚未到「亮紅燈」的程度,但也並非安全,因為巴拿馬就是在「綠燈長開」之下,突然轉變為「紅燈」,連「黃燈」的轉換過渡時間也沒有。
  對這些「反話」進行正面解讀,可知外交戰線上捍衛一個中國原則的戰鬥,正在持續進行。這分兩個部份,其一是既然蔡英文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及其「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核心內涵,在馬英九時期實行的「外交休兵」政策,就已經失去繼續執行的前提條件,因而有必要敦促那些仍與台灣當局保持「邦交」關係的國家,回到一個中國原則的立場上來;其二是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有外交關係的國家,必須嚴格其在遵守建交公報中對一個中國原則作出的政治承諾,嚴謹規管台北當局派駐機構的稱謂,不能有任何凸顯「兩個中國」、「一中一台」以至「台灣獨立」意涵的符號如「中華民國」,「台灣」等,必須按照「奧林匹克模式」,使用「中國台北」或「中華台北」。
  有點巧合,曾經夢寐以求能能成為「台灣第一位女總統」的呂秀蓮,曾在蔡英文上台時預言台灣將會出現「雪崩式斷交潮」。因此,當蔡英文有意委任她為駐巴拿馬「大使」時,她當即猛搖頭拒絕。因為她已經知道巴拿馬遲早「不保」,她不願去背在自己手中喪失「邦交」這個「鑊」。果然,在一年之後,巴拿馬就如她所預料的那樣,改投北京而去。
  但是否會出現「雪崩式斷交潮」?看來並不符合「有理有利有節」的原則。誠然,由於「台獨」勢力認為,只有獲得國際社會普遍承認,才能讓「台獨」擁有實質性的政治籌碼。因此,在一定角度上,是應當讓台灣出現「雪崩式斷交潮」,斷其後路。但這樣做所產生的政治效果並不是最好的,因為這讓其實也不贊成「獨立」的多數民眾承受不了,從而讓兩岸關係徹底走向激化,而且也將犯下「提前用光籌碼」的「左」傾錯誤。相反,採用循序漸進式的「拔樁式斷交」法,一個一個「邦交國」地予以收拾,就像邱毅所言,平均每半年拿掉一個,就像是一刀一刀地剮肉,蔡政府在其過程更為痛苦,既可在一定程度上給蔡當局以教訓,又能充分尊重台灣民眾的感受。
  但也須更具策略性,根據實際需要進行梳理排隊。一方面,由於「邦交國」是台灣當局在國際上訴求「獨立政治實體」地位的重要「資本」,更是「參與聯合國」活動的主要依靠對象,因此有必要採取「集中兵力打殲滅戰」的戰術,優先處理經常在國際場域為台灣當局「出頭」的國家,徹底堵死台灣當局「參加聯合國」及「出席國際組織活動」之路。另一方面,針對李登輝、陳水扁、蔡英文以至馬英九,都曾籍口出訪中南美洲「邦交國」,對美國實施「過境外交」,接見當地僑領,接觸國會議員甚至是當地官員的情況,首先收拾可供蔡英文實行「過境外交」,籍口在美國停留的「邦交國」,亦即中南美洲國家。
  這個「過境外交」,是「借助鍾馗打鬼」,表面上是前往中南美洲「邦交國」訪問,其實質要籍口「加油」等在美國停留,以求將「〤〤專案」的效應發揮到最大。因此,「過境外交」是李登輝「務實外交」策略最重要的手段,此後陳水扁、蔡英文也亦步亦趨,就連聲稱「外交休兵」的馬英九也免不了。
  李登輝是「務實外交」的始作俑者。他上台後,將蔣氏父子的「漢賊不兩立」改為「務實外交」,其形式有「過境外交和「渡假外交」等,以求擺脫台灣在國際上的孤立處境。另一方面。在「正常外交」或「官方外交」不能通往的時候,為開拓對外關係上採取一種權宜措施與彈性做法,藉著「務實外交」之名,採取一切資源及手段,爭取在「非邦交國」及國際組織領域獲得最大的「國際空間」,以獲取台灣作為「主權獨立國家」應有的「國際地位與尊嚴」。
  其在一個方式,就是在各「非邦交國」設立派駐機構。最初是以「孫中山文教中心」或「商務處」等方式出現,後來進行「升格改名」,國家一級叫「代表處」,相等於「大使館」;在一個國家內部的某個區域或城市則是「辦事處」,相當於「領事館」。後來又在其稱謂的前綴上做手腳,將「台北」該稱為「中華民國」以至「台灣」。馬英九時代又藉著修訂駐外機構法例,將所有駐在「非邦交國的「代表」,都一律稱作「大使」。蔡英文上台後,與日本沆瀣一氣,互將駐在對方的機構改名為「代表處」,及將「亞東關係協會」「升格改名」為「台灣日本關係協會」。
  蔡英文在兩岸領域不承認「九二共識」的同時,在國際活動領域竟然抬出「台灣」之名,顯示其本質還是「台獨綱領」,並將之延伸到國際活動空間上。因此,是「亮劍」的時候了。揮劍斬斷這種做法,就是遏止其在國家場域進行「兩個中國」、「一中一台」以至「台灣獨立」的活動。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6-15 04:43:41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