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民進黨議員不隨行或為台北市長選舉

  台北市長柯文哲將於七月一日啟程前往上海出席二零一七年度的「雙城論壇」。按慣例,將邀請台北市議會各政黨議員的代表隨行,據說將開放三個名額。由於名額比兩年前減少一倍,按道理應是各政黨將會爭個不亦樂乎。但昨日傳出的消息卻是,曾於前年派出三名議員代表的民進黨黨團,卻是傾向不派出代表隨行,甚至主張由黨團通過決議,約束黨籍議員缺席。有黨籍議員表示,因為台北市並非是今屆「雙城論壇」的主辦城市,「發球權」不在手中,舉辦的時間、議題的設定、對方會否會見市議員代表、派什麼層級人員會見等,通通都在對岸手上。「如果全部都是別人決定,為什麼我們一定要去?」
  從上述理由看,民進黨市議會黨團傾向於不派出議員代表跟隨柯文哲市長出席在上海市舉行的本年度「雙城論壇」,似乎並不是關乎意識形態和近期較為緊繃的兩岸關係態勢。因為二零一五年度的「雙城論壇」也是在上海市舉行,而且當時的市長是國民黨籍的郝龍斌,民進黨黨團都派出了三名議員代表參與。而現在的市長柯文哲,雖然也不是民進黨籍,但畢竟是民進黨的盟友,而且在二零一四年的台北市長和市議員選舉時,有著合作關係。既然連「政敵」市長率隊,民進黨籍市議員都參與了,盟友市長率團卻不參與,折射這並非是出於政治問題。至於「主辦權」之說,也並非是真正的理由,只不過是籍口而已。畢竟,「雙城論壇」過去已經舉辦了八屆,其中有四次是在上海市舉行。所謂「主辦權」情況下所衍生的各種「問題」,過去早就出現,而且這也是全世界的慣例,甚至連自己也已經適應。現在才提出此籍口,可能連自己也不相信。
  因此,真正的理由,就只能往二零一八年台北市長選舉的方向尋找,亦即是民進黨開始要與柯文哲作出區隔,為屆時的結束合作預作鋪墊,以免過於兀突而造成更大的尷尬。也就是說,在二零一八年的台北市長選舉,民進黨將會推出自己的市長候選人,不再缺席,更不再支持柯文哲。既然「雙城論壇」是柯文哲為自己爭取勝選連任的「加分」項目,民進黨為何要給其「送分」,削弱自己的戰鬥力?
  實際上在二零一四年的台北市長選舉,民進黨本來已經進行過頗為認真的黨內初選,在包括前「副總統」呂秀蓮在內的多名民進黨參選人的激烈競爭中,產生了「謝系」的市長候選人姚文智。但由於無黨籍的柯文哲也跳出來參選,而當時民進黨中央對社會形勢及選情估計不足,擔心在泛藍大票倉的台北市,泛綠陣營有兩人參選,將會分薄票源,不利於扳倒國民黨提名的連勝文,因而決定再進行一次初選民調,在姚文智與柯文哲兩人中進行。結果是柯文哲勝出,民進黨在勸說柯文哲入黨不遂後,決定與柯文哲合作。在市長選舉中,自己不提名候選人並支持柯文哲,而柯文哲則為民進黨的市議員候選人站台助選。
  但選戰一路打下來,民進黨中央才發覺自己做了賠錢買賣。因為受「太陽花事件」及馬英九政績欠佳影響,整個台灣地區的選民情緒發生了重大變化,民進黨的選情所向披靡,不但是拿下十三個縣市,而且還大多是富庶的縣市,為一年多後「總統」大選的勝選打下了堅實的組織基礎。而在台北市,雖然是與柯文哲合作,實現了將國民黨推倒的願望,但卻也因此而失去練兵的機會。相反,卻造就了一個可能會威脅蔡英文的強勁對手。實際上,柯文哲以百分之五十七的得票率當選台北市長,打破了台北市是「泛藍大票倉」的神話,從而成為台北市泛綠陣營的「英雄」及「共主」,一時聲勢及威望無兩。而在一年多後的「總統」大選中,柯文哲進行的幾個展示自己實力的動作,對蔡英文形成了重大的威脅,實際上當時就有二零二零年柯文哲挑戰蔡英文的聲音。
  幸好,柯文哲後來的一系列施政失誤,及「大嘴巴」的性格,使其人氣迅速跌降,而且也暴露了其行政執行力嚴重不足。因此,民進黨內興起了在二零一八年的台北市長不再缺席的念頭,不少人都主張不再與柯文哲合作,而是提出自己的候選人。既然如此,就不能再為柯文哲助勢。而「雙城論壇」和「世大運」是柯文哲為爭取勝選的重大「造勢工程」,尤其是在蔡英文的兩岸事務未能得分甚至順手順腳之際,柯文哲能夠爭取到續辦「雙城論壇」,在兩岸領域就將蔡英文「比下去」。民進黨當然不能再「錦上添花」,幫助柯文哲將自己可能會推出的市長參選人「壓下去」。因此,民進黨也就傾向於不派出議員代表跟隨柯文哲前往上海出席「雙城論壇」。
  實際上,民進黨籍前台北市議員葉信義昨日的痛斥柯文哲,並喊話民進黨不要自取其辱,該是分手的時候了,就代表了台北市的民進黨人的心聲。他們都認為二零一八年縣市首長選戰為關鍵一役;民進黨盼能延續「總統」大選的氣勢,搶下藍營執政區,並攻占作為「首都」的台北市。他們指出,柯文哲現今的種種行徑和意識型態,早與民進黨的創黨精神和價值背道而馳,向藍營靠攏。首先,以北農人事為例,柯文哲企圖獨吞,就是不把民進黨放在眼裡,才敢以一己之私,把誠信原則和股份治理原則置之不理,而且還得罪了民進黨最彪悍的「新潮流系」。其次,柯文哲的兩岸主張也與民進黨漸行漸遠,近期大陸頻頻「打壓」台灣,但柯文哲卻向對岸示好,同意舉辦「雙城論壇」,讓大陸如願施行統戰手法。再次,柯文哲不支持蔡英文政府的「前瞻基礎建設計畫」,甚至以「感覺你們只是想花錢、不是想做事」這種幾近羞辱的字眼批評林全內閣。民進黨前台北市議員葉信義就氣憤地表示,「國民黨雖然無理由地反對前瞻計畫,但也僅是要求民進黨調整項目和金額,從未罵民進黨只想花錢不做事,面對柯P的羞辱,你是民進黨員或支持者,你不生氣嗎?孰可忍,孰不可忍,民進黨你們該生氣了吧!」他指出,兩年半前的柯文哲或許值得期待和支持,但如今已向國民黨靠攏。考慮到民進黨在台北市擁有四成的選票,而且作為執政黨人才濟濟,因而不能讓柯文哲吃定民進黨,以為綠營的台北市長人選非他不可。
  相信,最希望將柯文哲拉下來的,是民進黨的「新潮流系」。其一是在北農人事案一役,柯文哲竟然將平時「戰無不勝」的「新潮流系」痛打得落花流水,此恨不能不報。其二是在高雄市和台南市這兩個目前由「新潮流系」執掌的直轄市,雖然在二零一八年的縣市長選舉中,仍能保證繼續由民進黨掌控,但可能卻不再掌握在「新潮流系」的手中。其中在高雄市,「新潮流系」的劉世芳雖然得到陳菊的大力加持,但民調一直落後,可能會由「英系」的陳其邁贏得初選。而在台南市,由於台南市是「一邊一國連線」的老巢,實力雄厚,而「新潮流系」在台南市的骨幹的實力不如「一邊一國連線」,因而估計「新潮流系」會在市長初選中敗陣。「新潮流系」在連丟兩席直轄市下,必然要在台北市和新北市中獲得補償。因此,就有賴清德參選台北市長或新北市長之說。在此情況下,對柯文哲最不滿的「新潮流系」,不會再讓他獲得連任,必會堅持民進黨尤其是「新潮流系」推出市長候選人,甚至可能會有「寧給外人,也不給柯文哲」之心。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6-21 03:48:25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