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國教歷史課綱」撕下「維持現狀」畫皮

  蔡英文在競選的過程中及上臺後,因為自忖其應對複雜政情的駕馭能力有限,不敢像陳水扁那樣玩弄權術,大搞系列「台獨」分裂活動,推動「烽火外交」,以至被原本對其態度友善的小布什總統視為「麻煩製造者」,更擔心控制不了紛亂的政情局面,因而就提出「維持現狀」,並聲稱遵循「憲政體制」及《兩岸關係條例》的「定位」,說的比唱的還好聽。
  當時,不少人還認為,蔡英文的「維持現狀論」,就是既要享受馬英九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及協商談判「現狀」的好處,又不願承擔馬英九承認「九二共識」的「現狀」的責任,哪怕這個「九二共識」的內涵,是「一中各表」及「不統不獨不武」的傾向於「華獨」,亦即「中華民國在台灣」。
  然而,不對了。蔡英文不但是連馬英九「華獨」式的「九二共識」「現狀」責任都不願承擔,而且還以強調《台灣前途決議文》,來展示其「中華民國是台灣」式「台獨」觀。這從她分別委任「台獨基本教義派」骨幹鄭麗君、潘文忠出任「文化部長」和「教育部長」,就可知蔡英文是要在屬於意識形態領域的文化和教育範疇,「溫水煮蛙」式進行「文化台獨」和「教育台獨」,以荼毒台灣民眾尤其是少年兒童,「從小抓起台獨教育」。
  實際上,就以教育範疇為例,台灣的中小學教科書必須依照台灣當局制定的課綱編寫,寫完後再經由「課本審定委員會」審查,審查通過才能讓學校採用。本來,台灣歷史課綱是採取「本國史」與「世界史」二分法,其中「本國史」呈現的是「中華民族史觀」,是符合一個中國原則的。但在陳水扁任內,時任「教育部長」杜正勝推動「同心圓史觀」,歷史科改采「臺灣史」、「中國史」、「世界史」三分法,將「台灣史」與「中國史」切割的做法,具體做法是一九四五年以前的中華民國放在「中國史」,一九四五年以後的中華民國放在「臺灣史」,意指一九四五年以後的「中華民國」已是臺灣,以適隨陳水扁的「台灣中國,一邊一國論」,這是「獨台史觀」的寫照。
  馬英九時代微調課綱,意圖扭轉將「台灣史」與「中國史」割裂開來的做法。但民進黨卻煽動一些學生到「教育部」鬧事,予以阻擾抵制,而致胎死腹中。曾在「國教院」副院長任內,配合陳水扁負責「十二年國教課綱」規劃工作的潘文忠,因抵制馬英九政府的「微調課綱」,而被調離職務,遭到冷凍,後來被林佳龍聘為台中市副市長,離開「國教院」。
  蔡英文當選為「總統」後「組閣」,首先確定未來「閣員」名單的,就是鄭麗君和潘文忠兩位「台獨基本教義派」(在馬英九政府進行「課綱微調」工作時,就是由時任民進黨「立委」的鄭麗君「踢爆」,而掀起黑風惡浪的)。潘文忠就任蔡政府的「教育部長」的第二天,就宣佈「四大政策」,其第一項就是「廢止微調課綱」,亦即推倒馬英九意圖回復「中國史觀」的課綱。就此而言,蔡英文在屬於意識形態領域的文化、教育行政主管部門,其所謂的「維持現狀」,不是維持馬英九的「現狀」,而是維持陳水扁的「現狀」。
  這還不足算。因為陳水扁的課綱在歷史部份,是將「台灣史」與「中國史」並列的。儘管這已經是「台灣中國,一邊一國」了,但「好歹」還有「中國史」存在。但潘文忠走馬上任並廢除馬英九的「微調課綱」後,立即著手研擬的「教育部十二年國教社會領域課程綱要草案」,卻走得更遠。將原本的「中國史」撤銷,並將其內容併入「東亞史」。而且在「台灣史」部分,「摒棄過去以漢人為主軸的思維」,改為「重點放在臺灣最近五百年脈絡」,並要構建「以臺灣為主體的下一代史觀」,因而強調臺灣是「多元族群」,並將「原住民族」單獨成項。在所謂臺灣「現代國家形成」內容中,將討論「台澎金馬如何成為一體」及「追求自治與民主的軌跡」,讓學生瞭解國際局勢與臺灣地位、「日治時期」、戰後民主化等。
  這就更是明火執仗地鼓吹「台灣國」了。比陳水扁的「一邊一國」還退了一步,退到「台獨黨綱」的最極端。由此,蔡英文的「維持現狀」自我撕毀了畫皮,蔡英文強調的《台灣前途決議文》退回到「台獨黨綱」。
  更值得注意的,是這個「十二年國教社會領域課程綱要草案」拋出的時間點。本來,要搞一個「課綱」,的確是要集中人力資源,醞釀和擬制一段時間。從相關資料看,潘文忠似是在宣佈撤銷馬英九「微調課綱」的同時,就立即進行「十二年國教社會領域課程綱要草案」的擬制工作。經過一年時間的工作,已經基本完成。但在甚麼時間宣佈,還要看能否發揮最大效益。因此,蔡英文和潘文忠一直沒有公佈,忍而不發。
  而在巴拿馬宣佈與台灣當局「斷交」,並與中國建交,原本「溫文爾雅」的蔡英文氣急敗壞,暴跳如雷,聲稱要調整兩岸關係政策,並指令陸委會、「移民署」等權責機構草擬緊縮大陸官員入台的法規,除禁止大陸黨政軍現任人員赴台外,還將明文嚴管「曾任者」入台。
  也就在此時,被稱為「深綠咋舌」的《自由時報》,就曝光了這個「十二年國教社會領域課程綱要草案」了。這就很好地配合了蔡英文「調整兩岸政策」的動作,及某些綠營人士叫嚷要「還中國以顏色」的喧囂。因此,蔡政府此舉,被台灣政媒人士普遍認為是對巴拿馬「斷交」事件的「報復」。
  不過看來,蔡英文仍是留有一手。不是由政府部門正式宣佈「十二年國教社會領域課程綱要草案」,而是透過「放料」給《自由時報》的方式,來作試探氣球,避免衝擊力過大。而且,在《自由時報》「爆料」後,潘文忠曾經任職,現在是其管轄的「教育部國家教育研究院」的人員就連忙聲稱,這只是草案,未來還有課發會、公聽會及課審會等很長程序要走,最後呈現出來會是什麼樣貌,目前難以推測。
  但是,聯繫到蔡英文上臺後,一方面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及其「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核心內涵,另一方面立即「廢止課綱微調」,此後又連續推動「去蔣(介石)」、「去孫(中山)」、「去孔子」等行動,並且拒絕祭拜黃帝陵、降格鄭成功祭典、取消「七七事變」紀念活動等系列「去中國化」的行動,也就已經明確地佐證,這個「去中國化」的「十二年國教社會領域課程綱要草案」,已經是鐵證如山,不容狡辯,什麼「尚未定案」,騙得了誰?!
  就此而言,蔡英文的「維持現狀」,可能就要中止結束。即使不是像李登輝公開宣佈「戒急用忍」、「特殊兩國論」,陳水扁宣佈「一邊一國論」、「終統廢統」那樣激烈,也將會是使用「陰柔」的手法,徹底「向中國告別」。--要知道,「特殊兩國論」就是蔡英文本人奉李登輝之命擬制的;而且她在陸委會主委任內,黨陳水扁說是打算承認「九二共識」時,竟然「以下犯上」,公開聲明沒有「九二共識」。現在,她終於把在心裡隱藏得很深的「台獨」本質,暴露出來了。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6-22 04:10:36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