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又傳「國親合」宋楚瑜為子弟兵安排後路?

  吳敦義當選國民黨主席後,有關「國親合」的傳聞就不絕於耳,而事實上吳敦義與宋楚瑜的私人關係並不賴,而且據說在吳敦義當選國民黨主席前後,兩人曾有私下會面。而隨著洪秀柱對黨務交接糾紛的讓步,「國親合」的跡象就越來越明顯,並逐步浮出水面。日前,曾在宋楚瑜任台灣省主席時是其重要部屬(省府委員、民政廳長),一路追隨宋楚瑜,擔任過兩屆新竹縣長,親民黨成立後也曾擔任親民黨「立委」的陳進興及公開表示,他跟國民黨主席當選人吳敦義同期擔任縣長,彼此都有深厚交情,吳敦義也跟宋楚瑜關係不錯。吳敦義是有條件與能力,怎樣讓國親攜手合作,比馬時代還好,看起來有這個機會。他建議可以先從「立法院」國親合作,慢慢進入「國親合」,這會讓泛藍陣營感到民心振奮。陳進興的這段話,被視為「宋家軍」在「放風」。接著,又有進一步傳說,即將上任主席的吳敦義對黨內人事布局有所更動,將會委任本來有意角逐新北市長的周錫瑋接任國民黨祕書長。此舉既可讓朱立倫屬意的副市長侯友宜出征接任新北市長,對朱立倫釋出善意,更可創造機會促進「國親合」。而親民黨則表示,國、親兩黨是否整合,關鍵還是親民黨要能先站穩,先做好自己,否則整合後對兩黨也沒加分。不過,親民黨內人士還透露,黨主席宋楚瑜曾要求黨團要適時幫國民黨說話,顯見心中仍存善意,但談整合與否還太早。但黨務高層直言,親民黨當初離開國民黨的原因與國民黨敗選理由都還在,國民黨連主席交接都還在內鬥,「要親民黨回家是吃豆腐」。
  由此顯示,國親兩黨的中下層對「國親合」,懷有熱烈的憧憬,但親民黨高層則仍然對國民黨(主要是馬英九)懷有怨言,還有「信不過」,擔心再次「吃虧」。
  不過,倘吳敦義是委任周錫瑋而不是也有傳說的曾永權出任國民黨秘書長,可能會讓親民黨高層以至宋楚瑜本人,相信吳敦義對「國親合」是抱有誠意的。這是因為,一方面,原本是國民黨員的周錫瑋,跟隨宋楚瑜創立親民黨,並由親民黨提名參選「立委」並當選連任兩屆,後重返國民黨,並由國民黨提名參選原台北縣長。而在二零一零年,台北縣升格為直轄市並改名為新北市,在縣長任內政績良好並深有人望的周錫瑋正在籌劃爭取連任、實際上是首任新北市長。但民進黨有意徵召政績也不錯的前縣長蘇貞昌「回鍋」參選,馬英九擔心周錫瑋,指令時任「行政院」副院長的朱立倫「空降」參選,並由時任「行政院長」的吳敦義執行。這就同時與勉強服從指令的朱立倫(自認為將被捆綁在新北市,失去二零一二年參選「總統」的機會)、周錫瑋兩人結下「樑子」。而最近,沉潛了好幾年的周錫瑋頻頻浮頭,政壇上也有吳敦義有意讓他參選新北市長之說,這就讓決定讓侯有宜「接棒」的朱立倫,及正在籌劃參選新北市長,而且民調也不錯的侯有宜,都大感緊張。另一方面,曾永權是馬英九的「愛將」,馬英九曾把它按插在「立法院」並提名參選副院長,以就近制衡王金平;馬英九競選連任「總統」時,他是馬英九競選總部的總幹事,馬英九成功連任後出任「總統府秘書長」,因而被視為「馬家軍」重要成員。倘吳敦義作出上述的安排,就將不但是化解他與周錫瑋、朱立倫之間的誤會,並可讓侯有宜消除疑慮,而且更重要的是,讓宋楚瑜感到吳敦義對促成「國親合」有誠意——為了實現這個目標,寧可「得罪」馬英九。而宋楚瑜之所以作出系列不利於「國親合作」及泛藍團結的動作,其中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對馬英九的怨懟極深。
  實際上,宋楚瑜與馬英九之間存在著很深的「瑜亮情結」。兩人都曾先後任蔣經國的英文秘書,因而都自稱為「蔣經國學校好學生」。宋楚瑜當年出走的原因,主要是李登輝,從「膽肝相照」到李登輝擔心宋楚瑜會形成「葉利欽效應」,而宋楚瑜也為了多些財政撥款嘉惠台灣省民,以為自己參選「總統」籠絡人心,而頻頻「炮打中央」,而引起李登輝的警覺及不快,實行「廢省凍省」,抽掉宋楚瑜的政治舞台,因而反目成仇。在二零零零年的「總統」大選中,宋楚瑜脫黨參選,國民黨以「興票案」襲擊宋楚瑜,讓本來極高勝算機率的宋楚瑜高票落選。選後宋楚瑜創立「親民黨」。在此時,宋楚瑜仇視國民黨的最大因素是針對李登輝。
  跟隨宋楚瑜的各路英雄,就有不少是憎恨李登輝的原國民黨員。但也不盡然如此,也有不少人是感念宋楚瑜在台灣省長內的惠民措施和效績。因而有不少原本並不支持國民黨者,也參加了親民黨或成為其支持者。
  親民黨與新黨的從國民黨中出走,都有「李登輝因素」,但親民黨卻比新黨多一個「馬英九因素。這也正是宋楚瑜可以與連戰、吳伯雄、吳敦義、王金平等保持良好關係,卻「不鳥」馬英九甚至專門與之作對的心結所在。最初是在二零零零年的「總統」大選,在投票前夕,作為「連蕭配」總部發言人的馬英九,公佈「連戰高於宋楚瑜」的「假民調」,造成有部分原本支持宋楚瑜的泛藍選票流向連戰。這是繼「興票案」後,被宋楚瑜視為導致他輸給陳水扁的有一個重要原因。
  在二零零二年台北市長及市議員選舉時,宋楚瑜的「突然一跪」,則被馬英九視為宋楚瑜吃其「豆腐」。
  在二零零四年「總統」大選中,「連宋配」的選情被普遍看好。但終究還是輸了,除了是「兩顆子彈」的效應作用之外,還有一個重要因,就是馬英九的台北市政府的高層人員,竟然發起「廢票聯盟」。結果,當屆的廢票率遠高於此前兩屆及其他各種公職選舉。宋楚瑜認為,相當多的廢票,本來是打算投給「連宋配」的。否則,即使是有「兩顆子彈」,「連宋配」也能當選。
  宋楚瑜陣營分析,台北市政府高層要搞「廢票聯盟」的原因,是因為倘「連宋配」當選,到二零零八年還將會爭取連任。到二零一二年卸任時,馬英九已經六十二歲,等不及了。因而「廢票聯盟」就是要讓「連宋配」不當選,而馬英九則可在陳水扁二零零八年卸任後,直接參選。
  另外,在「兩顆子彈」發生當日,宋楚瑜主張動員群眾上街遊行示威,以保持支持者的鬥志士氣。但馬英九以台北市長的權力,不批准這次抗議活動。結果,當晚的所有電視台,都是走馬燈式地播放「兩顆子彈」事件,等於是為陳水扁大做競選廣告;而「連宋配」在被馬英九下達禁令後,無法進行活動,電視台沒有任何「連宋配」的消息,等於是自動放棄最後的競選宣傳活動。
  這就是為何宋楚瑜要在各種選舉活動中,對馬英九「攪局」的原因。當日,也是為了為跟隨他從國民黨中出走的子弟兵的政治出路,明知自己不可能當選,也要以「大雞帶小雞」的方式,帶動親民黨候選人的選情。而現在可能是考慮到,自己已經七十五歲,垂垂老矣,尤其是其夫人陳萬水逝世後,精神狀態欠佳,不能再為子兵子打拼,就應在馬英九從國民黨淡出後,交由國民黨「照顧」了。
  有不少人認為,論個人的行政執行能力,宋楚瑜遠強於馬英九。雖然他確實是有著不顧全大局的毛病,但逆反思考看,倘二零零零年是他當選「總統」,以他的「一個中國」觀,可能台灣地區今日的政情,就不會走到分離主義傾向如此嚴重,甚至還可能已經簽署兩岸和平協議了。即使是退一步他未能當選「總統」,二零零八年馬英九當選「總統」,馬英九能夠放下「武大郎開店」心態,委任宋楚瑜為「行政院長」,不要說是馬政府的政績就不會如此的「無能」,至少沒有「八八風災」的被動捱打。要知道,馬英九的民調由高走低急轉直下,就是在「八八風災」一役。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6-24 03:57:17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