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空窗期對空窗期,前任主席對現候任主席

  就在被視為吳敦義放出風聲,謂將會委任周錫瑋出任國民黨秘書長,讓朱立倫可以放心推出並支持侯有宜副市長參選新北市長,以釋出「吳朱和」善意之際,卻傳出朱立倫將於六月二十九日邀請國民黨執政八縣市長及三十五位黨籍「立委」餐敘,討論臨時會「前瞻條例」攻防的消息。由於此時是國民黨新任黨主席吳敦義八月二十日就職前的「空窗期」,也是現任黨主席洪秀柱即將提前(七月一日)卸任黨主席的前夕,因而處於「看守」狀態的敏感時刻,因而引發了朱立倫要「搶奪黨中央主導權」的疑慮,擔心將會再次「吳朱心結」。
  實際上,在政治倫理上,朱立倫目前只是新北市長,倘說是邀請國民黨執政的縣市長吃飯,還說得過去,而且因為他是國民黨唯一的直轄市長,而且曾任國民黨主席,因而由他發起並成為國民黨籍縣市長的「共主」,商討地方縣市政務合作事宜,沒有問題。但他還邀請了三十五位國民黨籍「立委」,而且商討的是「立法院」臨時會「前瞻條例」攻防的問題,這是屬於黨中央的職權,而朱立倫在黨主席沒有任何職務,連中常委也不是,這就是「越權」了,顯然是「不講規矩」的表現。
  當然,朱立倫可以以現任黨主席洪秀柱無心戀戰,而且也叫不動黨籍「立委」,候任主席吳敦義也堅持必須在八月二十日正式就職後才接手及處理黨務,在「立法院」臨時會表決「前瞻條例」關鍵時刻的前夕,必須吸取在日前「立法院」臨時會表決「年金」法案時,由於黨中央處於「空窗期」,未有作國民黨黨團的堅強後盾,讓民進黨黨團及「時代力量」黨團聯手,輕易就闖過關的教訓,而這三十五名黨籍「立委」不管是「區域立委」還是「不分區立委」,都是他任黨主席時提名的,因而有責任鼓勵及支持他們力戰。尤其是在洪秀柱無法調動「立委」,而吳敦義又不願提起介入的情況下,他就必須站出來了。這可能說是他在補強洪秀柱「指揮不靈」的不足。
  不過,看在吳敦義的眼中,卻可能是另有一番滋味。不過,吳敦義也無法指責他「不是」,因為在「立法院」臨時會表決「年金」法案時,國民黨黨團的狙擊不力,就有人批評吳敦義以尚未就職為由撒手不管,其實是要看指揮不動黨團的洪秀柱的笑話,以反襯自己日後正式出任黨主席後的戰鬥力,這確實是對吳敦義不利。現在有朱立倫為他「代勞」,他也難以指責朱立倫「越權」。因此,吳敦義只能說,朱立倫這項邀約是很自然、也很合理的事,讓黨籍縣市長共同討論相關議題,所以不會請中央黨部出席,而且「我還沒有做主」。但他這番話卻遺漏了「黨籍立委」,不知是否仍然覺得朱立倫的邀約包括黨籍「立委」是「越權」?然而,參與決戰「前瞻條例」的是黨籍「立委」,並非黨籍縣市長,後者只是「利益相關者」,不能參加「戰鬥」,因而朱立倫只是邀請後者,似乎是「隔靴搔癢」。
  但是,這並不排除朱立倫為自己未來重新出山,參加有可能會進行的黨主席補選,及二零二零年「總統」大選做好鋪墊,以填補卸任新北市長後的「空窗期」的規劃。實際上,朱立倫目前的前景頗為尷尬。由於剛因輸選「總統」而辭去黨主席,因而不便於參加這次黨主席選舉,而讓吳敦義輕易將黨主席拿到手。而他的新北市長在明年底任滿後,不能再爭取連任,就遇到了「空窗期」。當然,他可以參選台北市長或台南市長,但不要說是能否選得上,就說是在競選期間,就必須提前四個月將其戶籍遷移到台北市或台南市去。但此時他仍然是新北市長,就將形成新北市長的戶籍不在新北市的怪異現象。而且可能會遭到民進黨的攻擊,因而必須被迫辭去新北市長。本來,按照他的意願,他將會推薦副市長侯有宜出任代市長,並向黨中央推薦侯有宜代表國民黨參選新一屆新北市長。但按法律規定,代市長是由「行政院長」指定。即使是民進黨的「行政院長」沒有使絆,滿足他的意願,按道理他應該為本黨的市長候選人輔選,但屆時他卻為自己的台北市長或台南市長選情忙得難以分身。倘侯有宜丟失了新北市,這筆帳將會算在他的身上。
  但倘國民黨再次輸掉這次「九合一」選舉,身為黨主席的吳敦義所負的責任更大,必須引咎辭職。而朱立倫的責任與之相比,「小巫見大巫」而已。屆時他就可以參選黨主席,說不好還可順理成章,利用自己黨主席的職權,為自己代表國民黨參加二零二零年「總統」大選度身定做有利條件。而且還可挾著黨主席的權力,提名「立委」尤其是「不分區立委」候選人,廣植自己勢力。就以他將於本月底宴請的「立委」,都是他在任黨主席時提名,因而雖然他有「越權」之虞,但「立委」卻樂於參與為例,這個「立委」提名權對樹立其在全黨的基層勢力,十分重要。
  本來,朱立倫在此前就是國民黨的「明日之星」。實際上,國民黨支持者曾經將黨的振興希望托負於朱立倫。這是「有所本」的。這除了他本人的學經歷自身條件上乘之外,他是外省人的第二代,深藍選民尤其是黃復興黨部樂於支持;而其岳父高育仁是國民黨「本土派」的重要領袖,並與對岸的關係較佳,也為他發揮了很好的「加持」作用,可為他爭取淺藍及中間選票,倘屆時蔡英文的政績更爛,說不好還將能吸引到淺綠選票。而朱立倫對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態度較為正面及積極,不過為避免被「槍打出頭鳥」,而較少開腔,這也有利於他的「藍綠通吃」。而當年馬英九、胡志強、朱立倫分別主掌台北市、台中市和台北縣時,國民黨內外就有「馬力(立)強」之說,可見人們對朱立倫的評價及期待有多高,並早已把他視為國民黨在「馬英九後」的最主要「接棒人」。因此,當朱立倫當選並出任國民黨主席時,人們都有一種「國民黨有救」的感覺。
  然而,在二零一六年的「總統」大選前夕,朱立倫先是患得患失,擔心「兩頭不到岸」而怯戰、避戰,讓本意是「倒逼天王」出戰的「B咖」洪秀柱假戲真做,衝破「防磚牆」而獲得「全代會」提名。但由於洪秀柱的戰力太弱,而且「急統」形象又讓「立委」候選人們擔心連累自己的選情,而強烈要求「換柱」,朱立倫只得撕毀黨的程序將洪秀柱「換」掉,自己親自披掛上陣。不但大輸三百萬票,成為「敗選將軍」,而且還因敗選而辭去黨主席。這就再給一個機會洪秀柱,黨員們為不滿「換柱」而將同情票投給她,讓她當選黨主席。因此,他倘是圖謀再次參選黨主席及代表國民黨參選「總統」,還要看屆時黨員們是否諒解他的「怯戰—換柱—敗選三部曲」。
  吳敦義與朱立倫過去是有過「瑜亮情結」的,而且在吳敦義任「行政院長」時,力主時任「行政院副院長」的朱立倫辭職參選新北市長,以狙擊力圖「捲土重來」的蘇貞昌,但當朱立倫決定參選新北市長後,狡猾的蘇貞昌卻虛晃一槍參選台北市長,讓朱立倫感到「白辭職了」,因而頗為怨恨吳敦義。但在「換柱」一役,朱立倫卻又與吳敦義「站在一起」。而現在,雖然吳敦義釋出善意,計劃委任有意重新出山參選新北市長的周錫瑋為國民黨秘書長,讓朱立倫可以放心參選新北市長,但朱立倫宴請黨籍「立委」此舉,可能會使吳朱關係蒙上陰影。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6-26 04:17:53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