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駐外機構矯正為「台北」或將成新常態

  外交部昨日下午舉行例行記者會,在會上有記者提問:「中華民國(臺灣)駐厄瓜多爾商務處」近日更名為「臺北駐厄瓜多爾商務處」。此前,臺灣駐阿聯酋迪拜的代表處也更名。臺灣方面表示,有多個駐「非邦交國」代表處遭中方「打壓」被要求更名。中方對此有何回應?外交部發言人陸慷回答說:中國政府對厄瓜多爾政府本著一個中國原則處理涉台問題表示高度肯定和讚賞。這一事實再一次充分表明,堅持一個中國原則是國際社會的人心所向、大勢所趨。這決不是一個所謂中國政府施壓的問題。
  而在同一天,台灣當局的「外交部」發言人王珮玲則聲明說,厄瓜多爾政府片面要求駐厄瓜多爾代表處將使用多年的「中華民國駐厄瓜多商務處」更名為「台北駐厄瓜多商務處」,「政府」深感遺憾,並已由駐厄瓜多爾代表處第一時間表達「政府」嚴正抗議。台灣當局「外交部」亞西及非洲司長陳俊賢日前也表示,有五個駐「非邦交國」的代表處名稱中有「中華民國」或「台灣」,遭中國大陸「打壓」要求改名。如果繼續使用,會被要求拆牌。其中,尼及利亞政府一月要求台駐奈國代表處遷往舊都拉哥斯、更改駐處名稱及縮減人員規模後,三月底又要求駐尼國代表趙家寶限期離境,否則不保證外館安全。
  上述情況,今後可能會成為「新常態」,還將陸續有來。台灣當局認為是中國政府向相關國家「施壓」而致。其實,叫「施壓」或許太沉重,應該是交涉,要求這些國家認真比照聯合國第二七五八號決議,及堅決執行當年與中國建交協議的精神,尤其是其中申明堅持一個中國原則(政策)的立場。而按照一個中國原則,台灣當局派駐「非邦交國」機構的稱謂,倘使用所謂「中華民國」,就是「兩個中國」;倘使用「台灣」,也是陳水扁所稱的「台灣中國,一邊一國」亦即「一中一台論」,以至是「台灣獨立」,不符一個中國原則。因此,必須回到當年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外交關係時所承諾的一個中國的立場上。
  就此而言,統一採用的「台北」一詞,北京可以接受。因為一來它不是國名,二符合國際奧委會「中國台北」名稱(台灣當局譯為「中華台北」)的安排,因而不涉及「兩個中國」或「一中一台」,以至「台灣獨立」的意涵。
  此前,台灣當局的一些派駐「非邦交國」的代表機構,大搞「偷渡概念」的手法,趁著其駐在國奉行「姑息主義」的機會,偷偷地將其稱謂改為「彰顯獨立主權國家地位」的字眼,包括「中華民國」、「台灣」等。在馬英九時期,由於台灣當局承認「九二共識」,並實行「外交休兵」,北京尚可「隻眼開隻眼閉」。而蔡英文上台後,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就不能再讓這種現象繼續下去了,因為很容易會被台灣當局將之演化為「台灣的獨立主權國家」的「既成事實」。因此,有必要撥亂反正,正本清源,消除這些有可能會被蔡政府所利用的稱謂現象。
  蔣氏父子當政時,堅持一個中國的理念,反對「兩個中國」、「一中一台」和「台灣獨立」。因而他們在對外關係中的目標是與北京在國際上爭奪全中國的代表權,採用「漢賊不兩立」的做法。應該說,這種做法,在國家認同和捍衛主權方面與北京有共的地方。因此,在一九七一年一月一日全國人大常委會《告台灣同胞書》中指出:「台灣當局一貫持一個中國的立場,反對台灣獨立。這就是我們共同的立場,合作的基礎」。
  有一件趣事,就可看到蔣介石對一個中國原則的堅持,及「漢賊不兩立」的政治態度。法國與中國建交時,戴高樂念及與蔣介石的私人友誼,而未在建交公報上提到與台灣當局「斷交」。而當時北京為了在西歐取得突破,也沒有強求法國作出此聲明。但卻必須盡快解決指示,由香港新華社出面,找了時任《星島日報》總編輯的周鼎幫忙。周鼎當即撰寫社論,批評蔣介石沒有宣布與法國「斷交」,是在搞「兩個中國」。由於《星島日報》當時是以「中華民國」為紀年,因而可以銷進台灣,讓蔣介石看到,很快就宣布與法國「斷交」,而解決了此問題。
  一九七二年十月,聯合國大會通過了二七五八號決議,恢復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聯合國和安理會的合法席位。而在大會表決該決議前,台灣當局駐聯合國代表眼看大勢已去,就是按照「漢賊不兩立」的精神,宣布退出聯合國,並當即撤離聯合國大會會場。此後,在台灣問題上的國際鬥爭中,形勢明顯地向北京傾斜,斷絕與台灣的「幫交」而與中國建立正式外交關係的國家越來越多,根據聯合國大會第二七五八號決議吸收中國為正式代表的政府間國際組織也越來越多。即使在那樣的情況下,蔣氏父子仍然沒有採「雙重承認」的「建議」,沒有在一個中國的則立場上後退。 
  但李登輝卻大搞「務實外交」,向「非邦交國」派出代表機構。不過,當時這些機構還多是以「台北商務代表處」或「孫逸仙文化中心」等的名義,倒也沒有抵觸一個中國原則。但在李登輝後期,卻紛紛將駐外機構升格為「代表處」或「辦事處」,不過,在稱謂上仍是「台北」。而在陳水扁時期,就偷偷地「正名」為「中華民國」或「台灣」。這已是在國際上進行「兩個中國」及「一中一台」以至「台灣獨立」的分裂活動了。
  馬英九上台後,雖然聲稱「外交休兵」,確實上也是如此,但其實並無「休兵」,尤其是向「立法院」提請法案,將駐外官員比照派駐「邦交國」的「大使」,將派駐「非邦交國」的「代表」也統一改成為「大使」,這其實就是「兩國論」。現在,蔡英文上台,作為「兩國論」的始作俑者,當然是樂於繼承這個法律,因而在任命謝長廷等派駐「非邦交國」的代表時,是以「大使」作稱銜的。
  當然,之所以會發生這樣的情況,也有某些客觀因素存在。比如,在中國與一百六十多個國家的建交公報中,外國政府以「承認」一個中國原則為多數,但也有一些外國政府採用「不持異議」或「注意到」等不同的表述方式,這是根據不同建交國家情況的區別對待和策略醒的靈活運用。雖然在反對「雙重承認」和與台灣方面斷絕一切官方往來的內涵是一致的,但其某些模糊之處也被台灣當局所利用。 而一些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時間較早的國家,雖然承認一個中國的立場十分堅決,但由於當時「台灣獨立」、「兩個中國」、「一中一台」的危險性並不明顯,因而建交公報沒有明確寫上相關的內容。
  最近,北京正在進行「補課」的工作,補強相關內容。比如,在一帶一路國際高峰論壇會議上,越南、柬埔寨等國家與中國簽署的雙邊合作協議,對方都在公報上宣示反對「台獨」,堅持一個中國的政治立場,填補了建交公報的漏洞。
  因此,估計北京將會繼續向某些國家交涉,補強反對「台獨」,堅持一個中國原則(政策)的內容。其一就是「越南模式」,藉著雙邊經貿合作簽署協議,由對方強調堅持一個中國原則及反對「台獨」的立場。其二是「尼日利亞模式」,要求台灣當局將其派駐機構中的「中華民國」或「台灣」稱謂,改名為「台北」。其三是台灣當局派駐當地的官員,不能以「大使」、「總領事」自居,只能是「處長」、「主任」的名義活動。因此,相信改名將會成為新常態,還將會陸續有來。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6-28 03:16:51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