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國民黨內矛盾剪不斷理還亂亟盼決斷人

  距離七月十九日國民黨「全代會」只有十來天,國民黨內外的政治態勢可說是風詭雲譎,三股矛盾衝突交織在一起,呈現「剪不斷,理還亂」的境況。其一是洪秀柱是否被「本土藍」「卡」下?其二是「本土藍」是否會迫使國民黨再次修改黨內規章,讓王金平再次參選「不分區立委」?其三是「本土藍」是否會主導歡迎宋楚瑜「回歸」,並拱其作泛藍「共主」參選「總統」?
  首先,是洪秀柱問題。毋庸諱言,所謂冒起太快者,其不足之處甚至是天生弱項也就會越快暴露出來。實際上,「針冇兩頭利」,一分為二看,胸無城府,口直心快,敢於向黨內保守思維「嗆聲」,既是洪秀柱的強項,也是她的弱項。這幾天她在「國家定位」和兩岸關係領域的躁進急言,就成了她的致命傷,使得原本是國民黨強項,並作為向民進黨發動進攻的「利器」的兩岸關係議題,發生逆轉遭到民進黨反詰。而她在中南部缺乏深耕細作經營,也讓黨內「本土藍」心生「總統」大選無票及「立委」選舉將會上演「母雞踩死小雞」慘象的危機感,並因此而紛紛「跳船」。再加上曾經在國民黨內初選民調中起勁為洪秀柱「灌水」的民進黨人,已經「歸隊」復位,不再支持洪秀柱,使其民意支持度正在滑落之中。實事求是地說,盡管洪秀柱的形象極為清新,但卻缺乏駕馭全面及整體戰場的能力。倘是擔任黨的領袖尚可以帶領國民黨改革,但作為「總統」參選人,卻不是最理想的人選。她在黨內初選中使用「非典型戰法」,確實是導致她由「B咖」迅速成長為「A咖」的有力武器;但倘使用在「總統」大選中,卻或會有「東施效顰」,無法複製「柯P效應」的遺憾。
   因此,「本土藍」的反彈,儘管是帶有明顯的私心雜念,但並非是完全沒有理由。至於「本土藍」黨代表醞釀在「全代會」上提議,在通過正副「總統」候選人提名時,棄用鼓掌通過對共識決,而是改用舉手錶決方式,使人想起促使國民黨發生重大分裂的「二月政爭」。當時,國民黨內部圍繞著「總統」選舉,發生了激烈的鬥爭,擁護李登輝的「主流派」及與之對立的「非主流派」相持對抗,「二月政爭」正式揭開序幕。在中國國民黨臨時中全會提名後,「非主流派」推出林洋港與陳履安搭檔正副「總統」,希望得到黨內正式提名,後來卻在臨時中全會上爭論就「起立鼓掌」及「秘密投票」決定「總統」候選人爭議不休,最後國民黨決定以「起立鼓掌」形式決定由李登輝、李元簇代表國民黨參選。貓膩就在於,倘是採用「秘密投票」方式,在中全會中佔多數的「反李」中央委員,必會充分運用自己手中的選票,將李登輝拉下來;而採用「起立鼓掌」方式,在李登輝及特務的虎視眈眈之下,即使是立場最為堅定的「反李派」中央委員,也不敢不起立鼓掌。後來,這場「主流派」與「非主流派」的戰爭還延續到「國民大會」,並隨著增額「立委」選舉而延燒到「立法院」,催生了以本省籍「立委」黃主文、陳哲男領導的「集思會」及外省籍「立委」趙少康、鬱慕明主導的「新國民黨連線」。最後還導致「新國民黨連線」宣佈脫離國民黨,另行成立新黨。
  現在,歷史竟如此地相似,但歷史會否重覆?很難說。如果「本土藍」紛紛「跳船」,不一定會投奔蔡英文,可能會轉向投靠宋楚瑜。這就會導致國民黨大分裂。
  按照「本土藍」的意願,是希望能透過表決的方式,以洪秀柱得票不過半為由將她拉下來,另行徵召王金平為國民黨「總統」大選提名人。但王金平經歷過扭擰作態不領表,及「義不容辭」說導致對其劣評如潮,倘參選「總統」可能會極為尷尬。而且在如此紛亂之下,參選「總統」可能起步已經遲了一些。因此,重歸「立法院」,對他來說是適合他的特長,輕車熟路。因而不排除王金平將會暗中串聯「本土藍」黨代表,提案建議修改黨內規章,讓王金平再戰「不分區立委」。這就可避免王金平兩頭落空,即雖然「卡」掉了洪秀柱,但也「挺」不了自己,因為他也並非掛保證能夠當選「總統」。而倘他能再次當選「立委」,「立法院長」卻已是「穩陣過泰山」。
  而在朱立倫的心目中,當然是希望能「棄柱拱王」。但最擔心的是,王金平不領情,反而發動「本土藍」黨代表發起修改黨內規章,讓王金平徵戰「不分區立委」。更令朱立倫擔心的是,在洪秀柱被「卡」掉,王金平婉拒「總統」提名之下,「本土藍」將會發起徵召宋楚瑜。這就將會破壞他本人的「二零二零大計」。實際上,無論是洪秀柱還是王金平代表國民黨參選「二零一六」,也無論兩人是輸或贏,都將無妨朱立倫的「二零二零大計」。但倘是由宋楚瑜代表泛藍出選「總統」,而且也當選了,他在二零二零年就當仁不識,繼續爭取參選連任下去,朱立倫就只有等到二零二四年,在經過八年的風雲變幻之下,此時他是否仍是國民黨的第一人選,或即使是爭取到出線權,但是否能當選,已是難以預料。
  「本土藍」黨代表將會起哄歡迎宋楚瑜「回歸」,並非沒有可能。因為按照民進黨內部最新民調,二零一六年的「總統」大選,蔡英文支持度為百分之五十三,領先洪秀柱的百分之三十點九;若加入宋楚瑜,蔡英文的支持度為百分之四十五點四,洪秀柱為百分之二十二,宋楚瑜則為百分之二十一點四,宋楚瑜僅差洪秀柱零點六個百分點。倘國民黨和整個泛藍陣營「棄洪保宋」,兩人的支持度相加,就直迫蔡英文,並將會有超過的可能。
  實際上,倘是宋楚瑜得到加持而參選,選情可能會發生重大變化。一方面,在成為泛藍共推候選人的情況下,他就不會像二零零六年參選臺北市長,及二零一二年參選「總統」時那樣,遭受「棄宋保馬」效應的打擊,相反,可能會有不少人同情他的處境,還他一個公道。實際上,二零零零年如果不是發生「興票案」,宋楚瑜就已經當選,台灣就不會像今日那樣的如此孱弱。另一方面,宋楚瑜畢竟是具有較高執行能力的人,對蔡英文行政能力有所疑慮的淺綠及中間選民,可能會轉投宋楚瑜。
  這個發展態勢,正是「理不斷,剪還亂」。而朱立倫的「另類無能」與馬英九的「無能」是「難兄難弟」,可能難以決斷處理。看來,只有由與宋楚瑜關係良好的連戰、吳伯雄出面,或可會「快刀斬亂麻」,結束紛亂狀態。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07-07 05:01:15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