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從兩個六月二十八日看台海軍事危機

  不知是巧合還是刻意,美國參議院軍事委員會完成審議含有允許美國海軍軍艦例行性停靠台灣港口條文內容的《二零一八會計年度國防授權法(NDAA)》的六月二十八日,恰恰就是六十七年前,美國總統杜魯門命令第七艦隊開進台灣海峽的同一日。本來,美國參議院軍委員會通過這個法案,就已經抵觸了《中美建交公報》及其協議精神,倘再加上「兩個六月二十八日」這個日期的(刻意)巧合,恐怕其政治背景並不尋常,隨時可能會引發台海軍事危機。當然,物極必反,倘歷史發展果然是達到這一步,那就是「武力統一」的時候了。
  實際上,一九五零年六月二十五日,金日成在斯大林慫恿和支持下,發動朝鮮戰爭,下令朝鮮人民軍衝破三八線,向南推進,以圖推翻《雅爾塔協議》。兩天後,美國總統杜魯門決定放棄此前的不再支持國民黨當局的戰略決策,在拋出「台灣地位未定論」的同時,決定恢復對國民黨當局的支持。六月二十八日,他下令第七艦隊進駐台灣海峽。
  就此,原集結在福建前線的解放軍四十萬部隊,就無法執行原定的渡海解放台灣的任務。不久,原被毛澤東任命為解放台灣戰役司令員的粟裕將軍,被抽調北上,出任東北國防軍司令員,而原定執行解放台灣任務的一些部隊,也轉為中國人民志願軍部隊,赴朝作戰。就此,解放台灣戰役被擱置,兩岸分裂分治的政治和軍事態勢被固化,從而造成中華民族的重大遺憾。
  這也成為美國軍事干預中國內政的濫觴。美國向台灣派出軍事顧問團,以「軍事顧問」的名義實施實質駐軍,派出正式軍隊駐紮台灣,從而成為美國軍事援助的一部份。後來美國更是透過與台灣當局簽署《美台共同防禦條約》,派出大量軍人進駐台灣,人數最多時高達二千三百四十七人。台灣當局的軍隊,無論海陸空軍,只要是營級以上的編制,就必須至少常駐一名美國顧問團的士官督導臺灣部隊。美國軍事顧問團還直接介入國共內戰,曾於一江山戰役、大陳撤退與金門炮戰戰役中,對臺灣提供協助諮詢,另外,也曾參與臺灣當局的「國慶」閱兵與各項軍事演習。美軍顧問還私下畫下所謂「海峽中線」,意圖「畫峽而治」,為實現「兩個中國」、「一中一台」及「台灣獨立」製造軍事和政治條件。實際上,在「八二三炮戰」中,杜勒斯就曾向蔣介石施加「從金門馬祖撤軍」的壓力,在實質上形成「兩個中國」。這個圖謀幸同時被毛澤東、蔣介石識破,並以「心有靈犀一點通」的靈感,以「雙日不打炮」的政治藝術,共同抵制了杜勒斯的政治圖謀。
  因此,中美建交談判,「美國駐軍」就是一項極為重要的內容。從周恩來到鄧小平,都提出了中美建交的三個原則,那就是美國必須與台灣當局「斷交」,美國從台灣地區撤軍,廢除《美台共同防禦條約》。美國接受了該建交三原則,並在中美建交協議中承諾在中美關係正常化之際,美國政府宣布立即斷絕同台灣的「外交關係」,在一九七九年四月一日以前從台灣和台灣海峽完全撤出美國軍事力量和軍事設施,並通知台灣當局終止《共同防禦條約》。美國政府還在《中美建交公報》發表的當日,在就中美建交一事發表的聲明中宣布,一九七九年一月一日,美利堅合眾國將通知台灣,結束「外交關係」,美國與「中華民國」之間的《共同防禦條約》也將按照條約的規定予以終止。美國還聲明,在四個月內從台灣撤出美方餘留的軍事人員。
  在上世紀九十年代中的「導彈危機」中,美國曾派遣航空母艦到台灣外海,但始終也沒有進入台灣內海。而《二零一八年國防授權法》卻在提要中的「支持盟友與夥伴」部分寫道,同意美國海軍軍艦例行停靠在台灣高雄或其他任何適合的港口,並允許美國太平洋司令部接受台灣提出的進港要求。法案還表示,美方應指示國防部落實以技術協助支持台灣發展水下作戰能力上的努力,包括載具與水雷;國會認為,美國應加強與台灣長期的夥伴關係與戰略合作。參院軍委會於六月二十八日以二十一票贊成對六票反對,通過了該法案。參院軍事委員會通過《二零一八年國防授權法》草案後,將送交參院全院審議;另外,若眾院通過的版本文字有所不同,兩院則需協調出同一版本,最終在兩院都通過,再送交白宮讓特朗普總統簽署,法案才生效。倘這項新政策獲得美國國會批准,而特朗普也予以簽署,就將是美國「一中政策」近四十年來的重大變動。不但是對中國國家主權的嚴重挑釁,也是違反《中美建交公報》的行為。
  美國前任總統奧巴馬在卸任前,簽署了含有五角大廈應推動美台高階資深國防官員的交流,改善美台軍事關係與合作,交流項目為威脅分析、軍事準則、情報蒐集與分析、加強民間與軍方的活動與演訓等內容的《二零一七年會計年度國防授權法》,首度寫進了美台高階資深國防官員的交流,嚴重挑釁中國國家主權,干涉中國內政,是在實質上要強迫不同政黨的候任總統特朗普「食死貓」。現在美國國會又藉著《二零一八年國防授權法》的立法程序,「一個中國」政策,這不但是可能會挑起台海軍事危機,而且也是對國會內的朝野政客,對特朗普總統管治權威的直接挑戰。
  實際上,根據以往經驗,這個《二零一八年國防授權法》很可能會獲得美國國會全會通過。特朗普是否簽署?由於這個法案是規範美國的軍事戰略及其經費開支,涉台內容只是其中很少的一部份,因而特朗普不可能拒絕簽署,或許會以「保留」的方式簽署。但不排除仍是全文簽署,作為對中國施壓的籌碼。尤其是美國國務院最近放風,謂特朗普不滿中國在對朝核問題上「幫不上忙」,未能完成在「習特會」達成寬限一百天的各項任務,因而將會對中國轉而採取施壓策略。說不好,《二零一八年國防授權法》的這些條文內容,本來就是白宮、國務院、國防部的溝通運作的結果。
  對此,《華爾街日報》評論說,關於美軍艦隊可停靠台灣的新政策,恐怕將撼動在「一個中國」政策之下,美國對中國近四十年的順從。不過,《華爾街日報》又認為,至於美軍軍艦是否真會停靠台灣港口,美國軍港又是否真接受台灣的停泊請求,美國行政部門尤其是白宮的決定最關鍵。
  在理論上看,倘美國國防部果真執行該法律,也只能是以「軍艦訪問」的方式進行,一般上是單獨一艘軍艦,而且其噸位不會過大,當然也不會太小,而不是一個艦隊。而美國軍艦要前往高雄軍港,無論是從台灣海峽的北端還是南部進入,必須經過解放軍東海艦隊或南海艦隊的防區。解放軍是否會以防區軍事演習的方式予以警告以至嚇阻?這是軍事專家思考的問題,而不是不懂軍事專業的我們所能評議。不過,國家領土及主權的統一、完整及安全的利益,絕對不能讓步。
  相信,還需要中國幫忙的特朗普,可能會對此「備而不用」。而且,對中國不友善的美國太平洋司令哈里斯上將,其任期將於明年屆滿,不知特朗普是否會趁機換掉這位並非是由他自己任命,因而不是「自己人」的好戰武夫?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6-30 03:50:09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