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雙城論壇」下民進黨政容眾生相

  台北市長柯文哲順利完成「雙城論壇」,收獲甚豐。在蔡英文拒絕承認「九二共識」的政治大環境之下,柯文哲仍然能夠爭取到「雙城論壇」能夠續辦,而且還能與國台辦張志軍會面,算是重大突破,實際上他自己因為說是「突破」。盡管兩岸城市交流不等於是兩岸制度化交流,但在柯文哲的角度,已是收穫事前未能料到的豐碩成果,為他在明年底的縣市長選舉中,爭取連任而囊括中間選民以至淺藍選民手中的選票,奠定了基礎。下一個考驗就是「世大運」,倘沒有發生重大意外,尤其是開閉幕式老天爺能幫忙不下大雨(據說他已為此而在一個多月前開始吃素),而大陸方面所派出代表團的運動員的檔次不算太低的話,他就可以積累到滿溢的政績籌碼,能夠獲得連任,就已不成話下。
  其實,可能連柯文哲也知道,這一次大陸方面是向他個人送出了「大禮」,甚至是在客觀上「拋棄」了國民黨盟友。實際上,柯文哲之所以執著要爭取繼續舉辦「雙城論壇」,並能順利登陸前往上海出席,其實其功利性甚強,那就是要以此作政治資本,收攏中間選民及淺綠選民的支持,及以此作籌碼,阻止民進黨推出自己的候選人,而是繼續與他合作,放棄提名民進黨人參選。而在大陸方面,盡管在主觀意願上更希望國民黨的候選人能夠當選台北市長,以收復「失地」;但在現實環境下,尤其是在台北市爆發的「太陽花學運」的餘毒未消的情況下,再加上國民黨不爭氣,國民黨倘要復興台北市,仍然有一定的難度。因而柯文哲倘能連任,總比由民進黨執掌要好些。因此相信,大陸方面是經過一番估測,尤其是等待柯文哲重提「兩岸一家親」及「兩岸命運共同體」,才最後確定向柯文哲亮起「綠燈」的,甚至「預」了國民黨可能會「吃醋」的後果。這或也是今年「雙城論壇」能否續辦,及舉行日期一再延後的重要原因。
  正因為如此,民進黨的政客們有不同反應,各有各的心結。作為直轄於蔡英文的陸委會,擺明是不願見到在蔡英文已經被兩岸關係冷凍,及國際空間遭受壓縮的情況下,「墨綠」的柯文哲卻能風光登陸,從而形成鮮明對比,更為凸顯自己的兩岸政策失敗。可以說,柯文哲的登陸,等於是在蔡英文已經承受因兩岸制度性交流聯絡「停擺」,及旅遊等經濟領域「冷颼颼」的壓力,從而抬不起頭之下,卻再被踏上一腳,雪上加霜。但又不能罵柯文哲,因為畢竟民進黨仍然未與柯文哲撕破臉,明年底的台北市長選舉可能還要合作;因而只能是罵大陸,力批國台辦利用「雙城論壇」是「進行政治操作與統戰分化」。
  這就是民進黨的無可奈何之處。從目前情況看,柯文哲志在爭取連任,民進黨已經不可說服他「禮讓」。因而倘民進黨派人出戰,就極有可能是讓國民黨候選人「漁翁得利」,光復台北市,這正是民進黨最不願見到的。何況,民進黨也沒有比柯文哲更強的戰將。姚文智的民調一直起不來,根本無法與柯文哲比拼,可能連本已積弱的國民黨,倘是朱立倫落場的話,也將難以施展。而在台南市很風光的「賴神」賴清德,倘是參選台北市長,其強項反而可能會變成」「短板」,單是他的「獨派」背景,就將難以適應台北市多數市民仍然對「台獨」存有疑慮的現實。
  或許,蔡英文也是對否放手賴清德進攻台北市,進退兩難。倘賴清德參選台北市長,在柯文哲已經囊括中間及淺藍和淺綠選票的情況下,單靠深綠選票不足以當選。倘此,賴清德就將失去政治舞台,難以積累本錢與自己相爭,而且「稻粱謀」,還得要蔡英文委任一官半職,這就方便蔡英文「就近看管」,這當然是蔡英文所希望能看到的結果。但是,卻可能會因此連柯文哲也落選,讓國民黨重掌台北市,這卻是蔡英文所不願見到的。因此,還是被迫與賴清德合作,儘管其兩岸論述已經背離了民進黨的基本路線。
  這就可讓賴清德難堪了,因而對柯文哲登陸參加「雙城論壇」,一直不開口。或許,「雙城論壇」的成功舉辦,將迫使賴清德放棄參選台北市長,而鐵下一條心參選新北市好了。或許,這還有贏的可能,因而即使是屆時受到黨內「顧全大局」的壓力,而不能參加二零二零年「總統」大選的黨內初選,還可保有一個政治舞台,繼續積累資本,以準備出戰二零二四年「總統」大選。屆時,因蔡英文已經不能爭取連任,也就不存在「顧全大局」的問題了。
  最氣急敗壞的是姚文智,他大罵柯文哲不但在轉型正義、市政議題上與民
  進黨逐漸「同床異夢」,而且現在透過登陸參加「雙城論壇」,而與民進黨更進一步「勞燕分飛」,因而現在應該是理性分手的時候了,未來「男婚女嫁、甲婚乙嫁,各不相干」民進黨可不必再考慮結盟柯文哲。
  姚文智痛罵柯文哲,這不足為怪。因為在二零一四年的台北市長黨內初選中,姚文智已經贏出,如果不是柯文哲也摻一腳,迫使民進黨「禮讓」,以當時「太陽花學運」後的政治環境,這個台北市長就是他姚某人的。但柯文哲卻壞了他的「好事」,因此而一直鬱悶在心。
  賴清德在民進黨內的政治派系屬於「新潮流系」。那麼,「新潮流系」的其他成員,對柯文哲的成功採什麼態度?最有代表性的是台北市議員梁文傑,因為他是台北市代表團的成員,而且還是團裡唯一的民進黨人。他昨日接受電台訪問說,柯文哲沒有逾越民進黨立場,柯文哲的立場跟民進黨《前途正式決議文》差不多。柯文哲不會承認一個中國或「九二共識」,但尊重理解對「九二共識」的堅持,在這前提下,沒有越過民進黨立場,「國家」定位沒有跨過這條線,就可以說「兩岸一家親」等話語,畢竟在文化歷史上的確沒辦法否認。
  梁文傑的這個說法,符合「新潮流系」的定位,這不單止是因為他到了上海受到貴賓式的接待,也不但因為他是外省人的第二代。而與他關係良好,曾經與他一起到澳門玩樂,曾任「新潮流系」總召的桃園市長鄭文燦,也正面肯定柯文哲此行,並表示兩岸之間有同有異,這是基本的認知,雙方應該追求對話,追求雙贏,「存異求同」精神最重要。
  而同樣曾任「新潮流系」總召的「立委」段宜康,其兩岸觀比起其「流友」來要強硬的多,但不知是為背水一戰的「前瞻」法案備戰而顧不上評價柯文哲此行,還是不願公開與其「流友」「不同調」的矛盾,讓黨內其他派系「見縫插針」,甚或是「沒有意見」,直至昨晚仍未見他開腔。
  民進黨中當然也有批評者,但各唱各的調正是「大鳴大放」的民進黨的老傳統,而且論調也相對溫和,算是給了柯文哲的面子。至於那些語調惡狠狠的「獨」派人士,已經是「條件反射」,不罵反而是不正常。
  就此而言,柯文哲此行算是成功的,既賺了「兩岸政策正確」的面子,也能賺到連任機率增高的裡子,應是「飲得杯落」了。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7-05 04:43:16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