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國民黨新人事能否重塑「特別能戰鬥」團隊?

  中國國民黨昨日產生兩個重要的人事案。其一是昨日召開的中常會,在「洪派」中常委紛紛缺席(只有一人出席)的情況下,順利通過「過渡性」的人事案,,剛於日前當選新任國民黨「立法院」黨團總召集人(總召)的林德福,又獲委任國民黨政策委員會執行長,從而肩負起中央黨部、黨團兩方面的要職重任,兌現了準黨主席吳敦義競選時「回復慣例」的承諾,貫徹「黨政一條鞭」的組織路線。。也委任了吳敦義的核心幕僚,在吳敦義競選黨主席進行拉票動員重任的李哲華代理國民黨組發會主委,以其在「全代會」召開前辦理縣市黨部主委直選相關事宜。這兩項人事案都將提請下次國民黨中央委員會全體會議追認。
  其二是為使中國國民黨第二十屆「全代會」順利進行,國民黨中央日前召開籌備委員會預備會議,就籌備委員會、籌備工作小組編組成員等先行討論,而「全代會」籌備委員會的首次會議將於本月十日召開。國民黨文傳會副主委胡文琦昨日受訪表示,吳敦義已指派前「總統府」秘書長曾永權,前「新聞局長」楊永明、前國民黨組發會副主委杜建德等三人人參與籌備委員會。黨中央已決定全力與此三人充分溝通,辦好「全代會」。至於外傳曾永權可能是國民黨秘書長、楊永明則為文傳會主委、杜建德接副秘書長,胡文琦回應,對於外界未經證實的推測,都不便多作評論,一切人事消息均以吳敦義辦公室發布為準。
  這是一個較為聰明的辦法,由於吳敦義堅持要到八月二十日新一屆「全代會」召開時才宣誓就職,並確定中央黨部一級主管幹部的確定人選;而現任黨主席洪秀柱在六月三十日提前卸任時,中央黨部的一級主管幹部,卻都與洪秀柱「共同進退」,這就將會形成在此期間中央黨部「冇皇管」的情況。但黨務運作卻又一刻不能停,因而必須盡快填補「真空」。而在吳敦義不願意在正式就任代主席之前委任中央黨部一級主管,因而就以「代主委」的方式,讓李哲華能夠「名正言順」地在「全代會」召開前辦理縣市黨部主委直選相關事宜。相信,在未來幾週的中常會上,還將會陸續委任幾個主要一級部門的代主委,以便於行政管理、文化傳播及大陸事務工作,都能走上正軌。
  至於政策會執行長林德福無需背負一個「代」字,可以直接走馬上任,是因為他幾天前已經當選國民黨「立法院」黨團總召,而按照吳敦義在競選黨主席期間作出的承諾,未來將「回復慣例」,由黨團總召兼任政策會執行長,既然如此,林德福就無需戴上一個「代」字,亦即無需等到「全代會」時才「真除」。
  這樣,就可使得「過渡期」的中央黨部,既能貫徹吳敦義的新路線,將「新人事,新作風,新氣象」帶進中央黨部,又能令「臨時中央黨部」可以保持黨務運作的延續性、穩定性及「無縫對接」。而且,一級部門的「次把手」未有跟隨其「頂頭上司」辭職,而是「捱義氣」留待到新中央黨部成立時,任由新任主管「發落」,也是中央黨部持續運作的「穩定劑」。
  在這幾項新人事案中,有幾個「亮點」是值得觀察的。其一是揣測可能會出任秘書長的曾永權,資歷和經歷均豐富,曾出任過「立法院」副院長,並曾任過國民黨秘書長,也是馬英九爭取連任「總統」時的競選總部「台灣加油站」的總幹事,也曾任過「總統府」秘書長,指揮協調能力很強。而且,在兩岸四地關係上,他曾在陳水扁時期為維護大陸台商利益,頻頻到大陸活動,也因是「中華港澳之友協會」會長的關係,與香港、澳門政商文界稔熟。
  當然,因為曾永權是「馬家軍」成員,倘吳敦義委任他為國民黨秘書長,就可消除馬英九及「馬迷」的質疑,並有可能會貫徹馬英九路線。實際上,在兩岸觀上,吳敦義是馬英九「九二共識,各自表達」,及「不統不獨不武」的支持者,一直等到馬英九的信任。但在「九月政爭」過程中,他對馬英九的草莽行事有不同意見,而遭到馬英九「冷待」。現在回頭看,倘馬英九當時能夠接受吳敦義的建議,國民黨就不會如此劇烈地衰退,馬英九本人也不會吃上「洩密案」的官司。,或許,經過後來事態發展的深刻教訓後,馬英九是有所感悟了,因而不反對吳敦義禮請曾永權做秘書長。當然,這既有可能是吳敦義主動與馬英九「結盟」,也有可能是出於馬英九的建議。畢竟馬英九雖然被視為「無能」,並被「急統派」視為「華獨」,但卻仍是泛藍軍的支持對象。就像是在民進黨內,盡管陳水扁貪腐案證據確鑿,但卻仍有大批追隨者一樣,——盡管兩人不能同提並論。
  吳敦義屬意的其他幾位一級主管幹部,也是得力的。楊永明是吳敦義任「行政院長」時的「新聞局長」,兩人合作愉快。倘出任文傳會主委,或能準確領悟及掌握吳敦義的文宣工作思路。
  更值得注意的是,林德福出任政策會執行長,將能使得黨中央與「立法院」黨團「一條鞭」。洪秀柱任黨主席時的最大失誤之一,就是黨中央政策會執行長與「立法院黨鞭」不是同一人,導致黨中央與「立法院」黨團各說各話,黨中央不能指揮黨團,黨團也不聽黨中央「這支笛」,因而戰鬥力大打折扣,在「立法院」法案攻防戰中屢戰屢敗。盡管這在客觀上也有著民進黨及其盟黨「時代力量」佔有「立法院」絕大多數議席的原因,但也與洪秀柱不能指揮黨團的主觀原因絕對有關。再加上她以「B咖」的視野及能力卻幹著「A咖」領袖型的工作,缺乏協調駕馭能力,更缺乏政治敏感度,對「不當黨產條例」失去應有的政治敏感,未能搶前進行危機管控,以致錯失了最佳狙擊時機。
  對此,就連曾經在吳敦義戰勝洪秀柱時,在質疑吳敦義的「不統」政治立場的同時,表達欣賞洪秀柱「反獨促統」政治立場,及質疑國民黨已經「脫藍化」的一些大陸學者,現在逆向思考地對洪秀柱的致命弱點進行了反思。實際上,就有較為務實的台灣問題專家指出,洪秀柱性情剛烈,有強烈的情懷和信仰,堅毅但也尖刻,率性而悍勇,被稱為「女中丈夫」。這種性情成就了她,也局限了她,並被對手所利用。也正因為強烈的對抗性性格,她寧折勿彎,得理不饒人,導致其「人和」嚴重不足。洪秀柱參選台灣地區領導人時「『總統』不愛,主席不挺,大佬不滿」;任國民黨主席時五位黨的副主席有三位反她,遭眾多中常委圍攻,甚至被告到法院;她工作了二十六年的「立院」黨團反而成了反對她的重要陣地。更嚴重的是,她的競爭者、反對者給她貼上「不合作者」標籤,把她塑造成大家的「對手」,不許她真正成為主導性人物。
  在被中評社形容為宛如「霹靂布袋戲」主角「素還真」般處事圓滑、學識浩瀚,舌燦蓮花,能恢宏論道,也很有幽默感的人,對各種層次的人都能交心,對問題的解決方法是「能用智取,則不訴諸武力」的吳敦義出任國民黨主席後,希望能發揚洪秀柱上述的強項,消除洪秀柱上述的弱項。而以吳敦義的人事佈局看,盡管還不能算是「特別能戰鬥」的團隊,但也將比洪秀柱要強得多。不過,鬥爭也需要「有理有利有節」。諳熟毛澤東軍事戰略及技巧的吳敦義,相信能夠充分領略毛澤東這個鬥爭謀略的普世原理,並將之與台灣地區的實際情況有機地結合起來。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7-06 04:00:57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