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蔡英文開兩岸交流歷史倒車比陳水扁要狠

  由海峽兩岸民間團體共同主辦的中華民族抗日戰爭史學術研討會,昨日在南京舉行,兩岸退役將領和專家學者首次共同研討抗戰歷史。這是兩岸史學界致力於「共享史料、共寫史書,共同弘揚抗戰精神」的大型研討活動。
  這個學術研討會有兩個要素,值得注意。這兩個要素,其一是「七七」抗戰,其二是南京。其中的第一個要素「七七抗戰」,又分為兩個層次。
  一是今年「七七」是中國軍民全面抗戰八十週年,逢五逢十。由於歲月不饒人,當年參加過抗日戰爭的國共兩黨軍人,已是逐漸凋零,仍然在世者已經不多了,其中有部份住在台灣地區。今後再要舉辦與抗日戰爭相關的活動,可能只好邀請其後人及學者專家們出席,其厚重的歷史和現實意義,就將會大打折扣。因此,必須緊緊抓緊即將消逝的時機,繼續宣揚兩岸同胞是休戚與共的命運共同體,團結奮起的中華民族不可戰勝的理念。
  二是由於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在「盧溝橋戰役」中痛擊侵華日軍的,是國民黨軍隊,因而以「七七」八十週年舉行兩岸研討會,就是繼續肯定中國國民黨、國民政府及其領導的國民革命軍,在抗日戰爭中的正面戰場,進行了殊死的抗擊戰爭,及在遭到外敵侵侮時,不計前嫌,再次進行國共合作的精神,為今後國共兩黨和兩岸同胞的交流合作,添柴加溫。尤其是有別於在抗日戰爭勝利七十周年的大閱兵期間,將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延前至「九一八」的做法。儘管十四年抗戰是不可易改的歷史,但在「七七」全面抗戰之前,由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東北抗日聯軍為主力(金日成是其中的營長)只是局部抗戰。而在這段時間中,國民黨卻是採取不抵抗主義」,而且蔣介石還與日本人簽署了「塘沽協定」,並以「攘外必先安內」為由,「圍剿中國工農紅軍。因此,倘是在「九一八」逢十逢五周年舉行兩岸研討會,邀請台灣地區退役軍人參與,盡管可能也有台灣「統派」骨幹的退將出席,但對國民黨來說,可能會給予「贈慶」的感覺,認為誠意和善意均不足。
  至於其二的南京因素,南京在淪陷前,是中華民國的首都。當日軍進犯時,國軍在此組織和進行了慘烈的南京保衛戰,日軍還製造了「南京大屠殺」,屠殺被俘的國軍將士。因而,在南京舉行以紀念抗戰為主題的兩岸研討會,就含有向當時的國民黨、國民政府及國民革命軍致敬的意思,讓台灣地區退將感到寬慰及受尊重。
  而在南京淪陷後,國民政府以重慶為陪都,遠離戰況慘烈的抗日前線。安定下來後高官們驕奢淫逸,不但遭到在延安的中共媒體揶揄,而且就連在前線的國民黨軍官到重慶開會返回前線後,都滿肚子怨言。這也是在隨即而來的國共內戰中,大批國軍軍官或起義、或投降的重要心理因素。
  因此,挑選南京而不是「陪都」的重慶召開這次研討會,就讓台灣地區的退將們「受落」,紛紛接受出席。實際上,雖然強烈「反獨」,但也堅持「反共」立場,並曾在參觀盧溝橋中國人民抗日戰爭紀念館時,對集中宣導中共在抗戰中的作用頗有微言的郝柏村,也不顧自己已經九十九歲高齡出席,並表示自己是第一次也可能是最後一次,說不好就因為有「南京」這樣因素。如果是在重慶,他可能就不會出席了。
  今年既是中國人民全面抗戰八十周年,也是兩岸交流三十週年。一九八七年十一月,此前馬英九已經奉蔣經國先生之命撰寫了「穎考專案」,建議開放老兵返大陸探親,但遭遇到黨內「老頑固派」的反對。恰巧蔣經國的姻親--本澳知名人士汪長南先生的父親汪德官先生,從僑居地瑞士日內到台北探望蔣經國,在經過香港時,新華社台灣事務部負責人黃文放,將一盒錄音帶交給他交給蔣經國。蔣經國在閱看完這盒忠實反映奉化溪口的現實情況,尤其是蔣母墓和蔣居都維修得很好,感慨地說,「共產黨的情我領了」,毅然決定開放老兵返鄉探親從而打開了兩岸交流的大門。
  因此,「七七」全面抗戰八十週年與兩岸交流三十週年兩者結合在一起,雖然是巧合,但卻具有很大意義。尤其是在蔡英文拒絕承認「九二共識」,篡改歷史,將課綱中原本單獨成冊的中國史歸進「東亞史」,數典忘祖,就更顯得尊重歷史的重要意義。
  也正是在兩岸交流三十週年之際,蔡當局卻倒行逆施,大開歷史倒車。昨日上午「行政院院會」通過了根據陸委會提出的《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的修正草案,規範退離職人員前往大陸的限制,從現行「原則三年」修正為「管制年限至少三年」。受規範文武職高階退離職人員包括三類:曾任「國防」、「外交」、大陸事務或與「國家安全」相關機關之政務副首長以上人員,中將以上人員,及情報機關首長。退滿十五年不在此限。亦即高階將領或機敏機關政務官退休十五年內,不可參與中國大陸政治活動,違反者最重可終身剝奪月退俸或罰新台幣五百萬元。
  該修正草案還規定,對大陸領導人主持活動採「原則禁止、例外報備」,而在參加各項活動時,「不能有向象徵中國大陸政權之旗、徽、歌為行禮、唱頌或其他類似妨礙『國家尊嚴』行為」。違反規定者最機可罰一百萬、情節重大者剝奪月退,受罰者追繳勳、獎章。
  由於該法案是開兩岸交流的歷史倒車,預料將會遭到輿論的批評,作為該草案的撰擬機構——陸委會的主委張小月,昨午就利用每逢週四下午的陸委會例行記者會時間,與媒體記者茶敘,為輿論「打預防針」。本來,陸委會例行記者會是由民進黨「新潮流系」的邱垂正,以陸委會副主委兼發言人的身份主持的。而昨日他恰巧到英國參訪,張小月就紆尊降貴地到十八樓記者室,為該法案「保駕護航」,還攻訐人還在南京的郝柏村。
  本來,按照運作規程,及擬制法案的職能,應該是由陸委會主管法政處和港澳處的副主委張天欽出面說明的。但他是民進黨中央廉正委員會的主委,可能考慮到「說服力不強,而由「老女藍」張小月出面,其欺騙性就更大。
  這是因為,該法案除了是要「報復」中國與巴拿馬建交之外,更「辣」的是要「堵絕」國民黨新任主席吳敦義前往大陸,並與中國共產黨總書記習近平會面,使得「習吳會」變成不可能。畢竟,吳敦義已經六十九歲,而國民黨主席的任期四年一任,而且在任期中隨時可能會敗選等原因而宣佈辭職。到受限的十五年時結束時,他已經八十三歲,而且屆時已不再是國民黨主席,即使是能夠見到習近平,也己不是國共兩黨領袖的會面。 
  這是連陳水扁也未能做到的。實際上,二零零五年連戰登陸進行「和平之旅」並舉行「胡連會」,還要差幾天才卸任「副總統」五年,都可以登陸,而且其發言尤其是在《兩岸和平發展共同願景》中所使用的文字,「反對台獨」等字眼比現在到大陸參加「七七」八十週年活動的退將們要鮮明得多,陳水扁不但沒有說是要「懲罰」,甚至委託宋楚瑜代表他訪問大陸。
  因此,蔡英文雖然沒有像陳水扁那樣進行極端的分裂活動,卻是在「陰柔」地推動「文化台獨」,並要斬斷兩岸交流,她在這方面的手法,要比陳水扁凶狠得多。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7-07 03:55:56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