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吳敦義穿起袈裟事更多左右為難

  「袈裟未著愁多事,著了袈裟事更多」!中國國民黨候任主席吳敦義,原來認為當選並出任黨主席之後,可以團結黨內,並推動黨務革新,爭取年輕世代認同,並做好在野黨有效監督制衡的角色。在台灣地區的政治生活中,推動泛藍陣營尤其是國親兩黨的合作,爭取二零一八年地方選舉的勝利,從而在二零二零年贏回執政。在兩岸關係領域,爭取對岸消除對其兩岸觀的疑慮,重建及鞏固國共平台架構,以此來強化國民黨在台灣地區的對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主導權。但誰知在還在等候出任黨主席之時,才發現事情比原先想像的更複雜,單是其設想的第一項工作「團結黨內」,就遇到棘手的問題,正陷於左右為難之中。這幾天關於周錫瑋是否參選新北市長或出任國民黨秘書長的傳聞,就折射了吳敦義所面臨的這個宭境。
  實際上,在吳敦義競選國民黨主席的過程中及當選之後,泛藍陣營一直都在流言,吳敦義為了促成「國親合」,以恢復二零零八年他出任國民黨秘書長時,國親合作打贏二零零八年「立委」選舉及「總統」大選這兩場選戰的好傳統,爭取在二零二零年奪回政權;當然也是為了補償受盡委屈棄選台北縣升格為新北市後的首任市長選舉的周錫瑋,因而曾經向其許諾,倘當選並出任國民黨主席後,將徵召周錫瑋參選新北市長。因此,才有在七年前棄選之後一直低調蟄伏的周錫瑋,突然冒出來陸續拜訪軍系、眷村、農會等系統,並在吳敦義宣布參選國民黨主席的記者會現身相挺,兩人互動密切。隨後,周錫瑋從土城「起跑」,接連在蘆洲、中和、永和舉辦畫展,六月間的第四場永和場次,已經當選國民黨主席的吳敦義還帶著妻子蔡令怡出席,並在現場大聲稱讚周錫瑋是優秀人才,擔任台北縣長時做了很多看不到的建設,為其「抬轎」的態度極為明顯。
  本來,倘是站在促成「國親合」的角度考量,這確是一個頗為不錯的安排。由於周錫瑋曾經是親民黨的重要幹部,與宋楚瑜的關係是「非一般的鐵」,因而當年在國民黨為了拉攏親民黨,情商他披掛國民黨戰袍出戰台北縣長。而周錫瑋在當選並出任台北縣長之後,不負國親兩黨的重托,治理縣政有聲有色,尤其是整治了貫穿台北縣的幾條河流,在減災滅害方面作出很大的成績,深受藍綠縣民的愛戴。但在二零一零的縣市長選舉時,台北縣升格為直轄新北市,周錫瑋滿懷信心爭取勝選首任新北市長之時,民進黨卻放出風聲,謂政績也不錯的老縣長蘇貞昌將會「回巢」參選新北市長,這可嚇壞了馬英九和國民黨,因而由金溥聰出面,勸退周錫瑋,徵召正在出任「行政院」副院長的朱立倫,前往新北市迎戰蘇貞昌。誰知蘇貞昌卻懼怕朱立倫「總統級」的潛在聲勢,耍滑頭搶先宣布參選台北市長,扔下新北市讓蔡英文去「啃」,這又反過來讓朱立倫大感「被耍了」,並因此而被鎖定在新北市,遠離權力核心,不利於他圓「更上層樓」的美夢。而這邊廂,也使周錫瑋深感委屈,並從而影響了國親兩黨情誼,據說這也是在二零一六年的「總統」、「立委」大選中,宋楚瑜決定參選「總統」的原因之一(當然主要原因是要以「母雞帶小雞」的方式,帶動親民黨「立委」候選人的選情)。從朱立倫身上拉走了一百多萬張選票。因此,吳敦義讓周錫瑋參選新北市長的想法,確實是修補與親民黨關係的一著好棋。
  但顯然吳敦義是考慮不周,沒有想到在他的「臥榻」之側,還有一個朱立倫。此人雖然曾經進退失據,先是怯選、畏選,隨後對看不過眼的洪秀柱發動「防磚」戰役,繼而「換柱」,最後自己不得不在錯過最佳時機下倉皇出戰「總統」大選,卻慘輸三百萬票而落敗,不但是丟失「國民黨未來之星」的光環,而且還得被迫辭去國民黨主席;但「二零二零」之心仍然未死,這就與吳敦義直接「槓上」了。而且,吳敦義要徵召周錫瑋參選新北市長,也冒犯了朱立倫要扶持其副市長候有宜「接棒」的核心利益。
  實際上,侯友宜為參選新北市長,已經做了大量的準備工作,許多並非是他督導的局處行程,他都頻繁出席,勤走地方。這背後當然獲得朱立倫的同意,而且朱立倫更以向他「壓擔子」的方式,將包括八仙塵爆等重大公安意外,都全權授予侯友宜對外處理,以提高他的經驗及聲譽,為其參選新北市長「加分」。而侯友宜也開始經營臉書,除市政行程外,經常精準評論讓民眾有共鳴的時事議題。每次侯的文章一更新,市府核心幕僚都在第一時間按「讚」支持。因而外界將候有宜視為zll朱立倫的接班人選,綠營議員也曾稱侯友宜為「藍營之神」,列為明年大選的假想敵之一。因此可以說,國民黨內的周錫瑋和侯友宜之爭,是吳敦義和朱立倫兩人的「代理人之爭」。
  對此,朱立倫發出了強烈的「肢體語言」,邀請泛藍陣營的縣市長吃飯,連不是地方諸候的王金平都邀請了,就是不邀請曾經也是地方諸侯(曾任南投縣長和高雄市長)的吳敦義。如果說,朱立倫只是邀請地方首長,還可以說得過去,就是單純討論爭取前瞻財政分配的事宜,但卻也邀請了並不是地方諸侯出身的王金平,這就與沒有邀請候任主席吳敦義形成了強烈的反差。當然,朱立倫也可以解釋說是王金平是以「立委」的身份,並以曾任「立法院長」的議事經驗及智慧,出謀獻策。但王金平似乎也不擔心,吳敦義在正式掌控黨機器之後,為增強內定為黨中央秘書長的曾永權的「政治含金量」,使用一個什麼籍口,取消其「不分區立委」資格,讓曾永權依序遞補。——因為他自恃是國民黨「本土派」的總代表,吳敦義耐不了他的何。
  朱立倫此舉,真是「黃雀在後」。如果國民黨在二零一八年的「九合一」選舉失利,吳敦義必然要引咎辭職。那麼,朱立倫這時就趁機參加黨主席補選,當選後仗著黨機器大權,操控黨內初選,為自己再次參加「總統」大選而「挪火煮食」。這就讓吳敦義「兩頭不到岸」了。
  這可讓吳敦義嚇出一額冷汗!這真是「順得哥情失嫂意」,顧得了周錫瑋,卻顧不了候有宜;顧得了「國親合」,卻顧不了國民黨「窩裡反」。因此,這就讓吳敦義打消了「徵召周錫瑋」之意,而且還在公開場合,否認自己曾經有意讓周錫瑋參選新北市長,還連說「沒有口袋人選」。周錫瑋當然不服氣,籍著接受媒體專訪之機,大吐當年被金溥聰「勸退」的苦水,似乎是要向吳敦義施加「兌現諾言,還其公道」的壓力。也偏在此時,金溥聰也跳出來了,直指當年吳敦義也有份「勸退」周錫瑋,並施壓朱立倫參選新北市長。這就讓吳敦義「一個頭,兩個大」,有苦說不出口。
  似乎是國民黨高層也看出了這個黨內危機,因而有人出來緩頰。說是有誰人出選新北市長,必須經過黨內初選。與此同時,黨內又傳出周錫瑋將出任黨中央秘書長,似乎是對他未能參選新北市長的「補償」。誰知吳敦義昨日又否認,這真是難為了周錫瑋,「國親合」可能就是被這一點兒瑕疵而玩殘。 
  昨日,突然又傳出二零二零年「總統」大選,國民黨將以「吳朱配」挑戰「蔡賴配」的消息。可能也是「挺吳派」為安撫朱立倫的心理戰及輿論戰手法。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7-12 04:07:46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