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國民黨另一顆太陽朱立倫仍在耀發餘輝

  表面上,吳敦義當選了中國國民黨的主席,應是全黨的「太陽」。但其實,國民黨內還有另一顆「太陽」,那就是曾被視為國民黨「明日之星」的新北市長朱立倫。盡管其資歷及閱歷稍遜於吳敦義,但其「明星相」並不輸蝕。而且,目前正在面臨即將失去「政治舞台」危機的朱立倫,必然會利用一切機會,與吳敦義暗中較勁,尤其是覷準吳敦義可能會發生的失誤——如果國民黨在二零一八年的「九合一」選舉失利,吳敦義必然要引咎辭職。那麼,朱立倫這時就趁機參加黨主席補選,當選後仗著黨機器大權,操控黨內初選,為自己再次參加「總統」大選而「挪火煮食」,與吳敦義爭奪二零二零年「總統」大選的參戰權。
  就政治條件而言,吳敦義當然佔優。作為最大在野黨的主席,吳敦義不但掌管了黨機器,整個黨的黨務盡在其手中,而且也掌控了二零一八年地方公職選舉的操縱權,以至是縣市長候選人的選擇權。而與此同時,朱立倫的新北市長任期即將屆滿,必須設法繼續保留「政治舞台」,而在國民黨失去「中央」執政權的情況下,最佳的出路就是繼續參選直轄市長,而從「度身定做」的層面考慮,轉戰台北市或台南市,將能為其帶來最大的政治效益。
  朱立倫轉戰台北市,相對於台南市而言,當選的機率相對大些。以今日的情勢,要挑戰柯文哲並不容易。尤其是連泛藍媒體,都為了反襯蔡英文不承認「九二共識」,刻意渲染柯文哲前往上海出席「雙城論壇」,導致其民調飆升之下,朱立倫所擁有的兩岸觀優勢,就將會失焦,無法凸顯出來。當然,比起二零一四年台北市長選舉時受到「太陽花學運」餘威影響的特殊選舉環境氛圍,在「太陽花學運」的訴求已經逐漸被實踐證明並非是真理,就連一些民進黨人也強烈要求盡快恢復執行「ECFA」,並讓「兩岸服貿協議」過關的新態勢下,再加上柯文哲已經被證明是「選舉能力有餘,治市能力不足」的「大嘴巴」,而國民黨支持者也在後悔當時自己晦氣不出來投票,而貽害自己之下,朱立倫或將仍有一拼的機會。倘是民進黨與柯文哲的合作「玩完」,也推出候選人,形成「鷸蚌相爭」的態勢,朱立倫並非沒有「漁翁得利」的機會。因此,國民黨日前就鼓噪,撥動民進黨應當在台北市長選舉中推出候選人。但同樣道理,倘宋楚瑜為了拉動親民黨籍台北市議員候選人的選情,也以「母雞帶小雞」的選戰技巧,派遣李鴻源以至李慶安初選台北市長,朱立倫卻也將陷入「鷸蚌相爭」的困境之中。  
  朱立倫至於轉戰台南市,政治「含金量」將會更高,因為這是「不可能任務」,朱立倫卻「偏向虎山行」,體現「立黨為公」的大無畏精神。實際上,台南市是陳水扁的故鄉,因而是「一邊一國連線」的大本營,當地選民都有「寧願肚子扁扁,也要票投阿扁」的傳統。因此,在單一應選名額的政治公職選舉,如市長及「立委」,都已經被民進黨盡刮囊中,國民黨人幾乎放棄參選,即使是黨中央向目標人選施加壓力,也拒絕接受參選令旗。但是,國民黨倘缺席台南市長選舉,卻並非作為負責任政黨的應有表現,因為一來「面子」上不好看,二來還有市議員等政治公職的選舉,是複式應選議席,不可能民進黨全都拿下,多少也有國民黨的地位,實際上台南市議會就有一定比例的國民黨籍市議員,而且在議長選舉中,居然讓國民黨籍的市議員當選——儘管事後被揭發是賄選,但也折射了國民黨並非不可為。因此,國民黨需要有人參選台南市長,以「母雞帶小雞」的方式,帶動黨籍市議員候選人的選情。
  假如朱立倫參選台南市長,即使是輸得很慘,也還是英雄,受到敬重。何況,雖然在廣義上,台南市的政治生態對國民黨不利;但在朱立倫個人的狹義上,卻未必完全不利。這主要是因為台南市是他的岳父高育仁的家鄉。而高育仁是國民黨本土派的領袖之一,在南台灣尤其是台南縣市擁有一定的影響力。在他的加持之下,有利於朱立倫在聚攏國民黨本土派的選票的同時,也可爭取開始對民進黨不滿的中間選民的選票。而且,民進黨在台南市有重大矛盾,「一邊一國連線」與「新潮流系」勢成水火。尤其是在二零一四年的台南市議會議長選舉過程中,屬於「新潮流系」的市長賴清德所控制的「新潮流系」市議員,與被懷疑受到高育仁賄賂的「一邊一國連線」市議員「槓上」,從此埋下民進黨在台南市分離的危機。倘朱立倫參選台南市長,高育仁或仍將能在「新潮流系」與「一邊一國連線」之間挑撥離間,誘使兩大派系都推出自己的市長參選人,使得民進黨分散票源,或是其中一個派系的選民,不服獲得出線權的另一派系的參選人,而拒絕投票,朱立倫就將會有「爆冷」的可能。倘此,朱立倫的形象就豐滿了起來,完全可以消弭其在二零一六年「總統」大選過程中的種種失誤,獲得泛藍選民的諒解,支持他參加二零二零年的「總統」大選。
  因此,朱立倫倘是參選台南市長,即使是敗選,泛藍選民也可以原諒朱立倫,並欣賞他到最艱苦的選區為國民黨開拓疆土,而不是到國民黨的大票倉坐享其成的事蹟。他不論輸贏都可重塑自己的形象,挽回損失,這樣自己的聲勢就可上來了。
  但朱立倫也有「罩門」。那就是在目前的六大都中,只有新北市是由國民黨執掌,他守土有責。如果可以由他作主,他將推出副市長侯友宜。而吳敦義為了避免與朱立倫鬧分裂,本來是有意提名周錫瑋,但近日卻突然改口,說是「沒有口袋人選」,更直接否認曾經有意讓周錫瑋參選新北市長。
  這就為宋楚瑜見縫插針提供了一個極佳的機會。由於宋楚瑜怨懟國民黨已經到了非理性的地步,老是希望能在自己的手中「埋葬國民黨」,因而也就必然會緊緊抓住一切機會,摧垮國民黨。因此,他是否會充分利用周錫瑋急於回巢參選新北市長的迫切心理,及對吳敦義「欺騙」他的怨恨情緒,以親民黨的名義提名周錫瑋參選新北市長?宋楚瑜即使是有此舉動,國民黨也難以吭聲,因為周錫瑋本來就是親民黨的骨幹,而且當年國民黨「逼走」有意參選升格後首任新北市長的周錫瑋,這個「欠賬」尚未歸還,親民黨作出提名,國民黨只能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口。而倘親民黨提名周錫瑋參選新北市長,侯有宜就沒有勝選的機會,那朱立倫就必須承擔選人不當及輔選不力的責任,對他爭取「二零二零」的機會頗為不利。
  另外,民進黨也不是吃素的,早就下定決心,要奪下新北市這個「六都」中唯一是由國民黨掌政的直轄市。現在,不但是蘇貞昌和游錫堃隨時會捲土重來,而且中壯代的「立委」吳秉叡和羅致政也正在摩拳擦掌備戰。即使是前二人以自己年齡偏大而出以公心,讓賢於中壯代,吳秉叡和羅致政都具有爆炸性的實力,侯有宜將會選得很辛苦,隨時可能像二零一八年的「總統」和「立委」大選那樣,讓民進黨攻下新北市。倘此,朱立倫也同樣負有選人不當及輔選不力的責任。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7-13 04:00:33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