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蔡英文正在開「解除戒嚴」的歷史倒車

  整整三十年前的今日,蔣經國先生宣佈台灣地區解除實施了三十八年的「戒嚴令」,並解除了一批與「戒嚴法」相關的行政命令,共計有三十種之多。緊接宣布開放老兵返大陸探親,打開兩岸交流的大門,及開放黨禁、報禁。由此,台灣地區開始走上民主政治的道路,而民進黨也因此得以合法地發展壯大,直至先後兩度奪取了執政權,以至是實現「完全執政」。然而,蔡英文卻「好了瘡疤忘了痛」,一旦大權在握,就「得志便猖狂」,對在野黨以至廣大主張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台灣民眾實行「綠色恐怖」,比當年國民黨所實施的「白色恐怖」還要猖狂。這就被島內學者批評為得益於「解除戒嚴」的民進黨,卻正在大開「解除戒嚴」的歷史倒車。
  一九四九年夏,「國共和談」破裂,解放軍強渡長江天險。五月十九日,蔣介石以國民黨總裁身分到達台灣,台灣省警備總司令部當天就發佈「戒嚴令」。「立法院」通過了《懲治叛亂條例》及《動員戡亂時期檢肅匪諜條例》,擴充了解釋犯罪的構成要件,縱容情治單位機關網羅所有人民的政治活動,既屠殺共產黨員清剿「台獨」勢力。在此後近四十年間,國民黨政權在殘酷鎮壓中國共產黨在台灣地區的組織和人員,至少殺害了八千名本省和外省「匪諜」的同時,也對全島民眾實施「白色恐怖」。「憲法」所保障的人身自由、居住遷徙自由、意見自由、秘密通訊自由及集會結社自由等,全成虛文。處於「戒嚴體制」下的台灣人民,基本上不被允許集會、結社、公開遊行,以及支持未受「政府」認同的社會訴求。在此種言論與表達自由嚴重受限的社會環境下,許多致力提倡社會運動的人士,除加重處罰外,亦須接受軍法審判。民眾的聲音,不被允許,一律壓制、消音。民進黨的前身——「黨外」組織及人員,也同樣受到無情的鎮壓,其中「美麗島事件」中的被捕人員,被送到軍事法庭進行「軍法大審」,而案中的被告及辯護律師,後來都成為民進黨的中堅力量,陳水扁還當選為「總統」,呂秀蓮當選為「副總統」,蘇貞昌、謝長廷等人出任過「行政院長」及民進黨主席。
  在「戒嚴」時期,美國對國民黨政權又愛又恨。愛的是國民黨政權使得台灣地區成為「不沉航空母艦」,構成了「太平洋第一島鏈」的重要一環,防擋共產主義東擴。恨的是國民黨政權實施「戒嚴」體制,進行反民主的獨裁統治,侵犯人權,不符合美國所追求的西方「普世價值」。因此,美國在小心翼翼地支持民進黨,在不認同其「台獨」理念的同時,支持他們「爭民主,爭人權,反獨裁」的鬥爭。
  八十年代中後期,台灣島內的民主化訴求日趨明顯,與大陸重建聯繫、回鄉探親的民眾呼聲也逐漸加強。對此,蔣經國做出回應,指出「時代在變,環境在變,潮流也在變」,對台灣內部的政治立場極其寬容,並很有耐心走向民主道路,並開始解除反對中國國民黨的活動或言論限制,同時減少騷擾或逮捕反對派人士。因此,一九八六年九月二十八日,民主進步黨突破「黨禁」宣布組黨時,蔣經國並未強力鎮壓。翌年初春的一天,蔣經國向馬英九交付一項任務,編擬民眾赴大陸探親的可行性方案。馬英九很快就完成了又稱為穎考專案」的《民眾赴大陸探親問題之研析》方案。方案中,馬英九明確提出,應該儘快開放老兵回大陸探親,又制訂了可行性方案,方案獲得了蔣經國的認可。
  與此同時,蔣經國還問了馬英九關於「戒嚴」的問題。蔣經國問馬英九,「戒嚴在英文中的意思是什麼?國際社會對台灣戒嚴有些什麼輿論?」馬英九回答說:「『戒嚴』(martial law)的英文意義是『軍事管制』、『沒有法律』,國際社會上當然對此持有惡感,批評頗多。」蔣經國聽後,一言不發。稍後即正式宣布,從七月十五日起,廢除國民黨政權在台灣本島和澎湖地區實施長達三十八年的「戒嚴令」。三個月後,十月十四日,國民黨中常會也通過了台灣居民赴大陸探親的方案,指出「基於傳統倫理及人道立場的考慮,允許民眾赴大陸探親;除現役軍人及公職人員外,凡在大陸有血親、姻親、三等親以內之親屬者,均可申請到大陸探親」。緊接著,也宣布解除「報禁」、「黨禁」。還解除赴港澳觀光禁令,並頒令外匯管制開放措施。蔣經國指出,實施民主以及《中華民國憲法》將能夠打擊共產主義,並且「解嚴」後的台灣將會促進「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的理想實現。
  遺憾的是,蔣經國先生尚未來得及實踐他的民主改革思路,就逝世了。而接任的李登輝,是一位「台獨潛伏」分子,他騙取了蔣經國的信任,獲得「接班人」的地位。在接任後,由於遭到跟隨蔣介石到台灣的老黨政官員的質疑和抵制,不得不掩飾自己的「台獨」立場,制定了「國統綱領」,成立了「國統會」和「陸委會」、海基會等機構。但與此同時,李登輝在政治上暗中支持和協助民進黨,使得民進黨得以在解除「戒嚴」前後,快速成長,一路「攻城略地」,不但獲取許多「國代」、「立委」和縣市議員議席,以及一舉拿下三分之二以上的縣市長席位,讓民進黨完成「地方包圍中央」的最後部署,終在二零零零年實現首次政黨輪替,奪取執政權。李登輝還與民進黨人進行默契配合,由後來成為民進黨骨幹的鄭文燦、林佳龍,馬永成等發起或參與的「野百合學運」,與李登輝廢除「刑法」一百條的意圖相呼應,使得一大批「台獨」分子和反對國民黨政權的政治人物免除刑法懲處,因而可以名正言順地進行「台獨」及反「政府」的活動,其隊伍也迅速擴大,緊接著李登輝接受民進黨的建議,召開並主持「國是會議」,完成「修憲」部署,透過設立「總統」直選機制,廢除萬年「國代」、「立委」等措施,讓民進黨的政治精英得以迅速壯大,並籍此先後兩度奪取執政權,而且後一次政黨輪替還可能會導致民進黨長期執政。
  三十年過去,彈指一揮間。現在蔡英文所做的事,卻與三十年前「解除戒嚴」的意義背道而馳。盡管仍不敢明目張膽,但卻事事處處有著當年「戒嚴」的影子,因而被斥為「綠色恐怖」,並被指為比當年的「白色恐怖」有過之而無不及。實際上,她祭出的「禁制退將赴陸」,「限制大陸具有黨政軍背景人士赴台」等措施,都與「解除戒嚴」背道而馳。她一面利用「不當黨產委員會」追殺國民黨,企圖將國民黨徹底剿滅,讓民進党永久掌權;另一面打著「轉型正義」的旗號大搞「去中國化」,走「隱形台獨」之路。而且更諷刺的是,蔡英文「綠色恐怖」的主要襲擊對象,就是當年勸喻蔣經國解除「戒嚴」的馬英九!
  蔡英文不僅有東廠「黨產會」、西廠「轉促會」,還有錦衣衛「保防員」,根據《保防條例草案》規定將設立「保防員」。對可疑對象可到家查訪、通知到場詢問、查驗身分、帶往指定處所行政調查。蔡英文還指示調查局制訂《保防工作法》,一舉將臺灣退回到「保密防諜」的黑暗時代,讓「保防員」進駐各單位,儼然是昔日「人二」復活。民進黨還將「綠色恐怖」擴散到了臺灣大學校園,將一些大學與陸生簽署「研修承諾書」指為「一中承諾書」,要懲罰這些大學。從「黨產條例」到「促轉條例」,從「退將赴陸規範」到「保防法」,都看得到「綠色恐怖」的陰影。一股濃濃的綠色麥卡錫主義邪風正在臺灣肆虐。以至於有人對蔡英文嗆聲:妳你乾脆宣佈「戒嚴」算了。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7-15 03:52:1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