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拒絕承認「九二共識」抬出賴清德也將枉然

  就在蔡英文用盡辦法也難以挽回民調,林全前赴「立法院」作報告也遭到國民黨「立委」堵截,蔡英文似是「山窮水盡疑無路」之際,有媒體卻突然驚爆,蔡英文將於今年九月改組「行政院」,由賴清德任「行政院長」,民進黨副秘書長卓榮泰任副院長,而林全則轉任「中央銀行」總裁。但此傳聞遭到「總統府」的駁斥,指斥為「小說式的臆測」。不過,從表面上看,這卻是符合民進黨內部分人尤其是「新潮流系」以至是「獨派」的「最大公約數」,就連「英系」也有人認為既有可能會解救蔡英文的民調,也可解除賴清德對蔡英文「二零二零」的威脅。但只要蔡英文仍然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及其「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核心內涵,仍然將無法解救蔡英文的民調。相反,由於賴清德的「獨派」屬性,兩岸關係可能會比現在更為僵硬緊繃,因而不但是賴清德救不了蔡英文,反而將是「票房毒藥」。
  應當說,蔡英文目前的困境,是多方面造成,既有內因,也有外因。在內因方面,既有台灣地區經濟腹地狹窄,經濟結構發展遇到瓶頸等主觀因素,也有民進黨經濟人才不多,仍得依賴「老藍男」,而「老藍男」與民進黨之間的互信不足,擔心「做多錯多」因而以「少做少錯」以作應對的客觀因素;在外因方面,最主要最核心的就是蔡英文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導致兩岸制度性聯絡機制「停擺」,就連被民進黨人批評為只有大財團才能享受得到的兩岸關係「紅利」,也已斷絕,大財團的「中下游」企業及其從業人員,當然也隨之處於「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的境地,而與兩岸關係直接相關的行業如旅遊業等,更是面臨「無米落鍋」的境地,就連台灣當局的「國際空間」也受到極大的束限,這對「向外型經濟」的台灣地區來說,無疑等於是被動式的「閉關鎖國」,蔡英文即使是再心急,也無濟於事。
  其實要說蔡英文完全排拒大陸經驗,也不完全符合事實。實際上,她所推出的「前瞻」規劃,是以軌道交通為主軸,就是參考及吸收了了大陸的經驗。這除了是要厚待民進黨執政的縣市,讓其能夠拿得出手政績,以為爭取連任或民進黨人「接棒」獲得「加分」條件,以至是為蔡英文爭取「連任」,直至為民進黨爭取長期執政,增加政治資本之外,也看到大陸地區在先後兩波國際金融危機、出口受挫之下,全力推動軌道交通建設,包括上世紀九十年代的高速公路,本世紀初的高鐵建設,既能即時拉動GDP,實現「保八」,又能為下一波經濟發展新高潮提供快捷的交通條件,因而不但是成功抗禦當時的國際金融危機的襲擊,又能使得經濟可持續發展。
  蔡英文儘管口頭不說也不承認,其實在心底裡似乎也想走這一條道路。另外,還有一個原因,就是要「遇到紅燈繞道走」。——當初馬英九熱切盼望台灣加入「亞投行」和「一帶一路」戰略,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台灣地區前二十年的高速軌道建設,形成了有設備、有人才、有經驗的成熟體系。但南北高速鐵路及大台北的捷運建成後,沒有新的軌道交通規劃,使得這些設備、人才、經驗「英雄無無用武之地」,因而希望能藉著參與「亞投行」和「一帶一路」戰略,可以「盡其使用」,不至空置浪費。但尚未獲得北京答允,國民黨就失去台灣地區的執政權。而蔡英文因拒絕承認「九二共識」,當然是無法參加「亞投行」及「一帶一路」戰略,因而也就只能是籍著「前瞻」規劃中的軌道交通計劃,就地消化這些成熟的設備、人才及經驗。
  但台灣地區的實際條件與大陸地區差遠了。以軌道交通拉動GDP及促進下一波經濟發展,雖然在理論上可以,但在實踐上及客觀條件上,台灣卻不具備大陸的腹地很大,各地區發展並不平衡的劣勢反而變成地區間經濟互動交流殷切的優勢,建了高速公路和高鐵等於是為這種互動交流「雪中送炭」,而台灣地區就是那麼大,貨物運輸的交流量相對較少,人口也不多,高速軌道交通只能是「錦上添花」,實質性的幫助不大。
  即使如此,從過去一年的實踐看,「行政院長」林全只是一個按章辦事的技術官僚,缺乏開拓能力及毅力、魄力。因而不要說是要執行「前瞻」規劃,就是應付「行政院」日常的事務性工作,也只有「部長級」的水平及眼光,未逮於「院長」的要求。倘繼續如此下去,不要說是到二零二零年「總統」大選時,蔡英文將會先後遇到黨內初選的挑戰,及正式大選的「三股勢力」的夾攻(昨日退役陸軍中將羅吉源指出,屆時蔡英文將會遭受認為她上台後根本沒有推動「台獨」主張的老「台獨」,不滿她執政太爛的民進黨內派系,及國民黨等三股力量的夾攻)了,即使是明年底的地方選舉,蔡英文也將難以過關。
  而黨內最具威脅性的,是賴清德。本來,在二零一六年年「總統」大選前的黨內初選時,賴清德就有與蔡英文一較高下之意,但正好當時他的拒絕進台南市議會等動作正在發酵,對他的聲譽不無影響,而一時遲疑之下,錯過了機會。否則,在當時的大環境氛圍下,民進黨就是推出一個阿豬阿狗,都可以當選。賴清德錯過了這次機會,擔心再錯過「二零二零」就將會「蘇州過後冇艇搭」,因為到了二零二四年,他已年齡不饒人,民進黨目前正在崛起的直轄市長鄭文燦、林佳龍等,已經崛起,輪不到屆時已經脫離「中生代」的他「領風騷」了。
  蔡英文為爭取「二零二零」的續任,感受到賴清德的威脅,因而有意將他捆綁在自己的身旁「就近看管」。此前是以「總統府秘書長」作誘餌,但似乎是賴清德感到「官位太小」而不為所動。因此,就有了近日有職有權的「行政院長」所說。這倒是優餌,而且賴清德也可在此職位上積累養望,因而或許會樂意接受。何況,賴清德在明年底的台南市長任滿後,如果不北上參選新北市長或台北市長,就將會失去政治舞台。反而「行政院長」是除「總統」外最佳的「政治舞台」。但只是擔心,在任職將到二零二零年「總統」大選的黨內初選階段,蔡英文以其政績欠佳,仍無法拉起民調的理由,將其「炒」掉,導致其「兩頭不到岸」,不如直轄市長「手上有揸拿」。
  其實,即使如此,蔡英文也將跌落比林全更不濟的「盲區」。不要說是由於她自己不承認「九二共識」,能力再強的「閣奎」也將對拉動「GDP」,拉高民調是「老鼠拉龜,無從下手」,就說是賴清德的性格比「老好人」的林全要犟得多。將無法與蔡英文默契配合,甚至還將經常出現扞格,以至是發生齟齬,就可能會比「林全時期」更糟糕。
  實際上,在「林全時期」,雖然蔡英文拒絕承認「九二共識」,但林全卻較少對兩岸關係議題表態,再加上其「外省人二代」的背景,怎樣也還能為民進黨當局爭取到些微的「緩衝地帶」。而賴清德是鐵桿「獨派」,且從來沒有隱瞞自己的「台獨」立場,甚至到了上海也亮出自己「獨派」的「柯裡」,因而與蔡英文一起,就更是「狼狽為奸」,台灣經濟將比現在更淒慘。對蔡英文的「二零二零」,就只能是「票房毒藥」。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7-17 04:55:19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