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海基會「茶杯裡風波」會否掀起大浪?

  去年「五二零」後,由於蔡英文拒絕承認「九二共識」,不但大陸國台辦與台灣陸委會之間的「熱線電話」沒有再響起來,兩個機構主要負責人的定期會晤也沒有再進行,而且大陸海協會與台灣海基會之間的傳真機雖然也開著,但只是由海基會發件給海協會,而海協會卻是「已讀不回」,況且海基會最值得自傲的海峽兩會談判,更是處於「停擺」狀態。因而海基會除了公證書認證等服務業務仍然得以維持之外,變成「門前冷落車馬稀」的「冷衙門」,媒體上很久也沒有可以吸睛的海基會新聞了。
  但昨晚卻突然「鬧」出來一些「動靜」來:海基會發布新聞稿表示,海基會今年一月聘任蘇進強等人擔任顧問,但蘇進強已於十七日請辭顧問,對於蘇進強的決定,海基會予以尊重,相關程序正在作業中。新聞稿又表示,聘用顧問始於二零零八年,並由顧問對兩岸事務提出建言,提供政府與海基會意見參考,廣納各專業領域人士。聘用顧問主要以對中國大陸工作、兩岸關係專業為考量依據,並無政黨或政治考量。顧問主要性質為提供諮詢,非會務人員,為無給職,目前員額有三十二人,其中囊括台灣各類社會賢達,並未區分藍綠。
  海基會為何會在接近深夜發出此新聞稿?原來,台聯黨文宣部昨日發佈新聞稿聲稱,蘇進強曾於二零零五年至二零零七年擔任第二屆台聯黨主席一職;卻於卸任後在二零一四年隨從連戰赴中國訪問,並發表多次「親中抑台」等不當言論,台聯黨於二零一四年三月中執會決議,無異議通過開除蘇進強的黨籍。台聯黨新聞稿又指出,政府針對中國事務部門所選用之人才,上上策應為愛台護台從未變節者;中等之策為由藍轉綠或是事務性專業:下下之選是由綠轉藍,甚至轉紅之變節人士。針對海基會欲讓蘇進強擔任顧問一職,對此項人士安排,台聯黨表示遺憾。
  台聯黨此舉,簡直是橫行霸道,毫無理由。實際上,既然台聯黨已經開除蘇進強的黨籍,他在外間的一切行動就與該黨沒有任何關係,而且既然如此,蘇進強被聘為海基會顧問,也不是以台聯黨的名義,而是以個人的身份,關台聯黨烏事?值得台聯黨興師動眾,對蘇進強鞭撻一番,還要對海基會聘請顧問的標準說三道四,像路口的交通燈那樣「指紅點綠」?何況,海基會聘請蘇進強為顧問是今年一月的事,為何直到如今才發飆?是否因為《聯合報》前日刊出《海基會人事,悄悄綠化》的報導,內有提到蘇進強已被聘請為海基會顧問,才感到面子掛不住,來個「馬後砲」?其實,就以該報導的題目看,是把蘇進強列為「綠」的範疇的,但卻並沒有提到他與台聯黨有任何瓜葛,他向海基會所提意見也不關台聯黨的事,而只是提到他的身份是「國策院顧問」,何況是沒有薪水的,有甚麼值得台聯黨「吃醋」的?海基會要跳腳什麼?
  或許,台聯黨現在更是「悶到抽筋」,比海基會更「冷」,無人聞問,因而要籍著蘇進強獲海基會聘請為顧問此事,「弄出點動靜來」,以引發人們的注意?實際上,想當年,台聯黨是何等威風,一來是由李登輝一手操弄成立,並作其「精神領袖」,「起點」甚高;二來曾經是台灣地區「第三大黨」,在「立法院」擁有黨團,其在「不分區立委」選舉中所得得票率及所獲分配議席,比曾經輝煌一時的親民黨還要多。但在去年的「立委」選舉中,卻是一敗塗地,一個議席都掙不到,當然更沒有政黨選舉補助金可以領取,黨務運作經費大成問題。更糟的是,曾經是李登輝的「愛將」的現任黨主席黃昆輝,近年與李登輝的關係「不怎麼樣」,李登輝還曾向他追繳「李登輝圖書館」的經費。因而自去年二月新一屆「立法院」開始運作之後,台聯黨就沉寂了下來,今次總算是可以籍著蘇進強獲海基會聘請為顧問一事,潑婦罵街地動作一番,吸引了部份受眾的眼光。
  其實,事情並沒有那麼簡單,可能還有更深層次的原因在發酵,或許會牽涉到台灣媒體經常津津樂道的「權力鬥爭」。實際上,蔡英文當初是對「維持現狀」抱有一絲幻想的,因而在甄選海基會董事長人選時,下了一番功夫,最後找來類似柯文哲那樣的田弘茂,既是意識形態「墨綠,但又並沒有正式加入民進黨,卻也是曾經經常跑大陸,在大陸有一定的人脈關係。希望能籍此,既能保證海基會不會落入「親中」人士手中,而且也基本上能做到「可控」,也不會讓對岸過於反感,或許仍能開一扇「窄門」維持兩會交流「現狀」,並伺機推動兩會恢復談判。
  但大陸方面卻仍然堅持「只要『九二共識』,其餘免談」的立場,田弘茂雖然陪了不少笑臉,說了不少好話,還提出了看起來「很好看」的恢復談判的規劃,就是撬不開兩會談判的「大門」。至此,蔡英文絕望了,也就乾脆「破罐子破摔,委任了柯承亨作副董事長兼秘書長,這項任命等於是告訴對岸,我已經不在乎是否恢復兩會談判了。
  實際上,在過去,為了更好地主導及督導海基會與對岸的談判,海基會副董事長兼秘書長一職,一般上是由陸委會副主委兼任,或是曾經任過陸委會副主委的人士出任,這就既能實現陸委會「一條鞭」地對海基會談判的主導,而且也因主談人員熟悉情況及掌握當局的談判底線,令談判得以順利進行,並隨時可以臨陣發揮,對突發情況進行「變陣」。而柯承亨則從未在陸委會待過,反而是「文人軍事專家」:陳水扁任「立委」時,他是陳水扁國會辦公室國防組召集人,曾為陳水扁問政尤其是專打「國防弊案」發揮重大的弼輔作用;陳水扁競選「總統」時所提《國防政策白皮書》,即是由他操刀。陳水扁就任「總統」後,他先後出任「國安會」諮詢委員、「國安會」副祕書長、「國防部」副部長。因此,蔡英文寧願「忍痛」棄用已經以陸委會副主委身份兼任海基會副董事長兼秘書長,而且還是民進黨廉政委員會主委的張天欽,也要安排柯承亨接過這個職位,其「肢體語言」十分豐富:既是對大陸等待她的「答卷」的軟性抗答,也是要安撫一直得不到她下達「特赦令」的陳水扁。
  而兩個月前台灣一家媒體的報導,可能揭穿了蔡英文這項人事安排的真正用意:田弘茂上任之後,兩岸互動雖未見進展,卻傳出與負責具體會務運作的柯承亨意見相左。據轉述,出身外交系統的田弘茂與海基會內人員互動相對疏遠,在兩岸思維及會務更相信在私交甚篤的海基會顧問蘇進強,十分信任蘇進強在兩岸事務上的判斷;而蘇進強也因此數度試圖影響海基會內人事,引起柯承亨當面力抗田弘茂。雖然兩人最終化解歧見,卻已使海陸兩會出現不少耳語。再加上田弘茂借調前駐泰國代表處發言人藍夏禮擔任主任秘書,兩人因有親戚關係遭詬病,這就不僅讓海基會在「國會」工作上常遭冷言冷語,連上級部門陸委會也對備感困擾;海、陸兩會負責國會聯絡工作的人員私下都曾不約而同地指田弘茂「自比辜振甫」,不滿田弘茂自恃輩份高而不願放下身段參與國會與公眾溝通。
  或許,人們可以由此看出端倪:有人借力使力,透過台聯黨之「口」,實行「清君側」;繼而連「君」也推倒,自己好取而代之。未來事態的發展是否如此?人們且拭目待之。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7-18 04:14:53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