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蔡英文「維持現狀」論調破產又一明證

  人們說,蔡英文所說的「維持現狀」,其實只是希望能夠承接及維持馬英九在兩岸交流合作尤其是海峽兩會談判中所獲得的「紅利」的現狀,而不願繼承及維持馬英九承認「九二共識」及其「兩岸同屬一個中國」核心內涵的現狀,因而也就是一個偽命題。事實也確實是如此。這不單止是從蔡英文本質上拒絕承認「九二共識」中表現出來,而且也從她的用人態度中體現出來。筆者昨日所評議的,蔡英文在安排本應是海峽兩會談判第一線主談代表的海基會副董事兼秘書長的人選,不是陸委會副主委也就算了,而且還是陳水扁的「國防部」副部長,就是一例,這是哪門子「維持現狀」?這簡直就是要「嗆聲」對岸:根本上就是我已經關閉兩岸協商的大門,不要說是你要對我實施「停擺」措施,好一副「阿Q精神勝利法」的樣子。
  這種心態,現在又添一例。就是蔡英文在因為自己拒絕承認「九二規定」而導致大陸赴台遊客卻步,台灣觀光業一片「喊救命」,蔡英文即使是不願放棄自己的頑固立場,也應該採取軟性手段,充分利用台灣觀光協會這個民間機構,及該會會長顏瑟珍因為曾在「交通部」觀光局局長的任上,參加有關開放大陸居民赴台旅遊的協商,而與大陸官方關係良好,更在大陸旅遊業者中人脈充沛的有利條件,走民間路線,以台灣觀光業者都是屬於「兩岸一家親」的同胞為由,說服大陸方面「放水」;但蔡英文卻是反其道而行之,「炒」掉了「老藍女」的顏瑟珍,邀請「台獨教母」葉菊蘭接任台灣觀光協會會長。對此人事安排,台灣媒體及觀光業者早就議論紛紛,蔡英文此舉根本上就是要為台灣觀光業「維持現狀」,而是晦氣及負氣作為,故意刺激大陸方面更不願放行其居民到台灣旅遊,等於是不顧台灣觀光業者的生死,在觀光業一片慘淡中「雪上加霜」。連一個作為「白手套」的民間機構,都要安排「台獨」骨幹人士出掌,倘日後有緊急性的個案事例需要啟動「澳門模式」進行協商,北京願意與一位「台獨」骨幹進行談判嗎?
  這也就算了。如果葉菊蘭低調一些,「夾起尾巴做人」,或許北京會「既往不咎」,倘北京從各方面考量,需要啟動「澳門模式」進行兩岸行業性及個案式的協商時,還是容許她以台灣觀光協會會長的身份,代替海基會在澳門就兩岸旅遊業合作進行協商的。但偏偏就在澳門特區政府宣佈,為增加台灣旅客的出入境便利,台灣民眾可憑《台灣居民來往大陸通行證》(簡稱台胞證)經澳門各邊境站出入境之際,葉菊蘭卻「大嘴巴」來一句「神語」:「願為觀光業者做任何事,但不拿台胞證到中國」。而在此前,葉菊蘭還曾說過,要以「亞太經濟合作會議(APEC)商務卡」的方式登陸。這兩者結合起來,葉菊蘭就是要將兩岸關係定位為「國與國關係」,這就更加暴露了她的「台獨教母」的齷齪真面目。
  實際上,即使是按照蔡英文在「五二零講話」中所申明的「憲制體制」及《兩岸關係條例》,兩岸之間是一個國家的兩個地區的定位及關係。因此,兩岸居民前往對岸入出境,都不能直接使用護照,而必須另行申辦體現這種定位的證件。在大陸人士方面,是由台灣當局的移民署而不是「外交部」簽發「入台證」;在台灣居民方面,是由公安部入出境管理局簽發「台胞證」。即使是兩岸的各級官員,尤其是參與兩岸協商的官員,皆是如此。民進黨的直轄市長陳菊、賴清德等,還有此前的陳水扁、蔡英文在因公或因私登陸時,也不例外。最多是謝長廷等曾任較高職階官位者,不願自己手持「台胞證」通關,也畢竟是使用了「台胞證」,只是由其幕僚代其持證辦理通關手續而已。而葉菊蘭拒絕使用「台胞證」,則就等於是否定「一中憲法」,推翻《兩岸關係條例》,直把兩岸之間的關係,當作是「國與國」關係。
  這並非是「冤枉」她,因為她還曾說過,倘她登陸,將會使用「APEC商務卡」。然而,無論是「韓國備忘錄」還是「西雅圖模式」,都已規定,「中國台北」和「中國香港」因為是地區經濟體會員,而非主權國家經濟體會員,因而都不能承辦「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也不能承辦「雙部長(外交部長和商務部長)會議」,台灣領導人只能委派主管經濟的部長級官員代其出現領導人非正式會議,「中國台北」的「外交部長」和「中國香港」主管對外事務的相關官員也不能出席「雙部長會議」。而且,中國大陸及台灣、香港、澳門地區也已明文排除互相適用「APEC商務卡」。這就是為了凸顯「中國台灣」和「中國香港」的地方經濟體會員的定位。不要說,大陸方面現在不歡迎「台獨教母」葉菊蘭登陸,即使是未來因為特殊的需要而允許她登陸,倘她是非要持用「APEC商務卡」不可,就必然會在口岸遭吃「閉門羹」。
  蔡英文不是說,恢復兩岸交流「不應預設任何前提」嗎?葉菊蘭所謂「不持台胞證」及持用「APEC商務卡」入出境大陸的說法,就是「預設前提」。這就更凸顯了蔡英文邀請葉菊蘭擔任台灣觀光協會會長的不恰当與不適任。
  實際上,光是葉菊蘭「台獨教母」的政治背景,就不是擔任台灣觀光協會會長的適當人選。這是因為,一方面,台灣觀光協會是台灣地區第一個以推廣台灣觀光為宗旨、由觀光業者自主成立的公益社团法人,主要任務就是配合台灣「交通部」觀光局規劃到全世界推廣台灣觀光旅游,目前已成為台灣觀光重要客源的大陸旅客,更是由嚴長壽、張學勞、賴瑟珍等历任觀光協會會長銜台灣當局之命,奔走兩岸或參與海峽兩會的談判,及處於「小兩會」(海旅會及台旅會)的相關活動。早在一九九六年,時任會長的嚴長壽就邀請当時的大陸國家旅游局長何光暐赴台踩线,繼任會長張學勞幾度銜命進出大陸密商,於二零零五年邀請当時的大陸國家旅游局長邵琪偉赴台踩线,為馬英九於二零零八年就職後,海峽兩會隨即恢復協商,首項成果之一就是正式啟動陸客团赴台觀光,打下及良好基礎。而盡管台灣觀光協會的業務面向全球,但卻以中國大陸為優先,其下屬機構序列中的首個機構,就是「大陸觀光市場諮詢委員會」,還有「海峽兩岸台北旅展籌備委員會」。因此,這就注定了台灣觀光協會的會長,必須經常到大陸地區洽公,並就大陸遊客赴台旅遊事宜與大陸有關部門進行接觸談判。因此,其會長必須是與對岸關係友好人士,而過去的幾任會長嚴長壽、張學勞、賴瑟珍,都是大陸旅遊行政主管部門及旅遊業界的好朋友,因而台灣觀光協會的業績,有目共睹。
  另一方面,葉菊蘭是所謂「台獨烈士」鄭南榕的遺孀,因而其本人也是「獨汁」四濺,長期大肆鼓吹「台獨」分裂,被稱為「台獨教母」,因而受到「獨派」的尊崇。過去在陳水扁時期,她曾出任「交通部長」,「客委會」主委,「行政院」副院長,高雄市代理市長及「總統府秘書長」。蔡英文上臺以後,對她禮遇有加,邀請她出任「總統府資政」,之後又安排她接任華航子公司「華膳空廚」董事長,再以華航法人代表身份,擔任臺灣觀光協會董事,然後再被「推選」為會長。
  這就在兩岸旅遊業交流與「台獨教母」之間,形成了嚴重的矛盾衝突。今後台灣地區的觀光業,就只能是「沒有最苦,只有更苦」了。蔡英文口中的「維持現狀」,值幾多錢一斤?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7-19 03:56:18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