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英系」這個民調背後或有戰略深意

  柯文哲前往上海出席「雙城論壇」,並會見到國台辦主任張志軍,使得這個非國民黨掌政的直轄市,不因目前兩岸氛圍低迷而致被摒棄於兩岸交流的軌道之外,還獲得中國大陸派出一百多名運動員參加「世大運」,甚至連民進黨內也有人代為發聲,要求「獨派」不要鬧場「世大運」,為自己掙足了面子。而緊接著的,就是大陸舉辦的「海峽兩岸都市交通學術研討會」,台北市作為非國民黨執政的直轄市,都可以獲得參加邀請,但民進黨執政的直轄市桃園市及台中市,卻吃了「閉門羹」。這與因為拒絕承認「九二共識」而導致兩岸制度性聯絡機制「停擺」,不但享受不到任何兩岸關係「紅利」,相反還因陸客銳減等而傷及其政績,導致民調持續低迷的蔡英文相比,形成了強烈的反差,並已明顯地形塑出「柯P」是唯一可以跨越藍綠陣營處理兩岸關係的「白色力量」,對他未來連任台北市長,或是直攻二零二零年「總統」大選,都能起到「加分」作用。這看在某些民進黨人的眼中,頗為緊張,希望能提前將柯文哲「搞掉」,以解除其對蔡英文的威脅。
  不管是否出於這一動機,昨日屬於「英系」的「台灣世代智庫」公佈「年改後民眾對蔡政府評價民調」,聲稱有百分之六十二點八的受訪者對這次「年金改革」的結果表示滿意;百分之六十八點一的受訪者肯定「年金改革」對台灣未來有正面發展;百分之六十一點九的受訪者將「年金改革」視為蔡政府的重大政績,因而蔡英文的支持度已經回升至百分之五十一點六,與前一次調查相比,支持比率增加了四點九個百分點;與此同時,有七成民進黨支持者認為,民進黨應推出自己的二零一八年台北市長人選。
  無論這個民調主觀意向如何,在客觀上都將起到提醒蔡英文的作用,必須認真思考,為清除橫桓在自己爭取「二零二零」獲得連任,以至爭取民進黨能夠實現長期執政路上的其中一個「障礙」,無論如何在明年的台北市長選舉中,民進黨再也不能「禮讓」柯文哲,必須拆掉「柯P」的政治舞台,那怕是將會造成國民黨收復台北市「失地」,也在所不惜。
  「英派」有此考量,似乎也是對蔡英文的黨內「死對頭」--時任民進黨主席的蘇貞昌有意見,就是埋怨蘇貞昌當年堅持要「禮讓」柯文哲,而「製造」了嚴重威脅蔡英文連任「總統」之路的強大對手。盡管蘇貞昌當時未必會有此考量,而只是一心要把國民黨趕出台北市,但卻無意間得罪了黨內的兩大巨頭:其一當然是蔡英文,其二就是謝長廷,因為當時在民進黨黨內初選勝出的姚文智,是「謝系」人馬。而姚文智在初選的黨內電視辯論中,以立體書展示「翻轉台北」,予人強烈而又深刻的印象。感到是能夠為已是「遲暮老人」的台北市,注入一股青春活力。倘蘇貞昌能夠準確地研判「太陽花學運」之後的民心所向,及馬政府政績低迷而失去選民支持,「馬王政爭」導致國民黨內部分裂也使得支持者流失鬥志等情況所造成的選情效應,就不會被連勝文的「政治背景」所迷惑,更不會被「分薄票源」的假設性議題所困頓,而是按照黨內初選的結果提名姚文智,說不好民進黨在「六都」中,就將擁有「五都」,而不是現在的「四都」。實際上,就在這次「九合一」選舉中,民進黨摧枯拉朽,將國民黨打趴在地,令其丟失了好幾個重要城市,就連本來是國民黨「大票倉」的台北市,國民黨的得票率也慘不忍睹。因此,如果不是中途殺出一個柯文哲,姚文智定能輕取連勝文。
  但柯文哲也跳了出來,卻在自稱「墨綠」的同時,堅持不加入民進黨。蘇貞昌出於要國民黨拉下馬的考量,接受了「二次民調」的建議。結果,就將機會奉送給了「黨外人士」柯文哲。當然,持平地說,如果當時蘇貞昌不是這樣做,而是「各自為戰」,連勝文可能會效法台北市長首次民選產生時的陳水扁,討得「鷸蚌相爭」之利。站在攜手合作挑戰規模是的「大局觀」,蘇貞昌沒有錯。
  但問題是,卻助長了柯文哲的氣焰及實力,並從而對蔡英文造成了威脅。因為柯文哲在有意無意間,使得自己的「光芒」溢出直刺蔡英文,一場從台北騎單車到高雄的慈善活動,掀起沿途民眾的熱烈歡呼,好像是他在參選「總統」,而不是蔡英文。這就讓蔡英文在警戒柯文哲的同時,也暗中埋怨曾經在黨主席選舉和「總統」黨內初選中,與自己「鬥個七彩」的蘇貞昌。
  其實,陳水扁心目中的「接班人」,是蘇貞昌。實際上,早在二零零三年他爭取連任「總統」時,因為討厭「大嘴巴」呂秀蓮,而有意更換「副總統」搭檔的。陳水扁競選「總統」的主要操盤手「新潮流系」,先後推薦了蘇貞昌和蔡英文,陳水扁也頗為認同,但卻遭到黨內其他派系的強烈反彈,因而陳水扁最後還是用回沒有派系的呂秀蓮,以止息派系爭執。不過,陳水扁仍有在二零零八年「總統」大選時扶持蘇貞昌之意,並打算推出「蔬(蘇)菜(蔡)配」。只不過是後來陳水扁因為自己的家族貪腐案發,在黨內的「話語權」驟降,而被時任黨主席的謝長廷,在「總統」黨內初選中,設法將蘇貞昌「涮」了下來,並由自己取而代之。這也可能是蘇貞昌在台北市長出席中,「寧予外賊,不給家人」的內心原因,是要報當年謝長廷的仇,不讓「謝系」的姚文智上位。
  但蘇貞昌這麼一讓,就給蔡英文帶來嚴重的威脅。實際上,不管是「得志便猖狂」的柯文哲,還是對蔡英文當選「總統」,自己淪為在野黨不服氣的國民黨人,都在有意無意地大造「柯P可以挑戰小英」的輿論。而實際上,柯文哲無論是說了多少錯話,做了多少錯事,民調都是遠遠高於蔡英文;而蔡英文對打開兩岸大門猶如「老鼠拉龜,無從下手」,但柯文哲只不過是「兩岸一家親」,「生命共同體」,「夫妻關係」,「床頭吵床尾和」等輕輕幾句話,就可以大搖大擺地登陸,還與拒絕接陸委會主委電話的張志軍握手,這讓既討厭國民黨,並感覺到國民黨不可能在可見的時間內重新上台,又不滿無法為他們帶來兩岸關係「紅利」的民進黨的選民們,看到了希望。倘柯文哲真的在二零二零年年參選「總統」,或許將會令蔡英文極為頭疼。
  因此,屬於「英系」的「台灣世代智庫」,「該出手時就出手」了。以委託大社會調查中心執行「年改後民眾對蔡政府評價民調」的手法,在刻意抬提出疑問的民調的同時,假借民調宣稱多數民進黨應認為應當推出自己的候選人,參加二零一八年的台北市長選舉。凸顯了「英系」寧願讓國民黨奪回台北市,也不讓柯文哲坐大,威脅蔡英文的心態。反正,除了陳水扁那四年之外,台北市長都不是由民進黨人擔當,因而將其還給國民黨人,民進黨也沒有多大損失,這總比「臥榻之側」有一個鋒芒畢露的柯文哲要好。何況,蔡英文也無需為蘇貞昌的誤判決策「背書」,而且也可以還與自己友好的「謝系」的一個公道,或是以徵召賴清德參選的方式,倘贏了就可將他捆綁在台北市,倘輸了就將剝下「賴神」的外衣,讓他喪失與自己爭奪「二零二零」的資本,這又何樂而不為?
  而台北市的親國民黨選民,已經看到了在台北市長和「總統」、「立委」兩次選戰中,由於「含淚不投票」而造成的惡果。不但是柯文哲要籍著「打弊案」,追殺前任市長馬英九、郝龍斌,並籍著「雙城論壇」,奪取國民黨對兩岸交流的主導權,而且更因為讓民進黨實現「完全執政」,而對國民黨窮追猛殺,單是一個「清查黨產」就讓國民黨變成窮光蛋,連黨工的薪水也差點發不出來。因此,倘民進黨果然推出自己的台北市長候選人,就勢必會與柯文哲形成「鷸蚌相爭」之態,國民黨倘能推出強棒,或許真能收穫「漁翁」之利。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7-20 04:01:57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