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吳敦義在候任階段為實施權謀而神隱?

  吳敦義在競選中國國民黨主席的最後一兩天,在紙媒和電視推出了一輯頗能打動人心的競選廣告:「吳敦義是民進黨最害怕的對手」,由前「立委」朱高正、沈富雄現身說法,指出吳敦義是民進黨最怕的人;並輯錄播出吳敦義在擔任「行政院長」時,到國會備詢詞鋒犀利地反駁民進黨「立委」的惡意質詢,讓對手經常吃悶虧,甚至被倒打一耙,但卻無可奈何的鏡頭。這讓國民黨員們頗為解氣,認為只有吳敦義才能領導國民黨打破被民進黨「摁著打」的悶局,帶領國民黨走向新局。因此,在有六名候選人競爭,而其競爭對手又批評他是「暗獨」的情況下,卻仍能一輪投票就可得票過半而當選,其中不少選票還是來自他的主要對手洪秀柱、郝龍斌所依仗的黃復興黨部。因此,台灣島內不少政媒人士都評議道,在目前階段,國民黨內也確實是只有吳敦義才能帶領全黨反擊民進黨政府的凌辱;就算是曾經也對吳敦義的「統獨」立場持抱懷疑及批評態度的大陸媒體及對台事務專家學者,也不得不承認,現在也唯有是吳敦義才能領導國民黨打「翻身仗」,因而呼籲大家以寬容的態度給吳敦義一點時間,等待吳敦義主動出擊,相信他在掌握主導權,沒有各種負擔之後,就能回复到「九二共識」的正規上來。
  然而,吳敦義當選國民黨主席至今,已足有整整兩個月的時間,就算是洪秀柱提前辭去黨主席也已有二十天,但卻不但未有見到人們此前想像中的吳敦義率領全黨反擊民進黨當局的戰況,相反,仍像是在洪秀柱任黨主席時期的那樣,總是被動挨打,甚至國民黨黨團在「立法院」阻擋「前瞻條例」及「前瞻預算」時,有數度「放水」的嫌疑。而且,當民進黨當局拋出限制退將前赴大陸的惡法,其中受限對象還包括他,以及「黨產會」竟然下令國民黨必須繳交數億元的「違法黨產」款項,否則就「封店拉人」,並放聲要拘捕他這個黨主席時,他都是輕描淡寫一番,甚至是被政媒人士質疑是為對方「說好話」。這就讓人們頗為納悶,原先那位敢於針鋒相對地與民進黨作鬥爭,即使其一些言論引發爭議,也照樣能自圓其說,綠營人士每次私下提到時總是咬牙切齒,卻又完全拿他沒轍的吳敦義,到了哪裡?為何不見候任黨主席在藍營決戰關鍵時刻,向國民黨黨團提供實質意見,任由「立委」自己決定攻防,形成群龍無首的格局,只能讓藍委在議場更孤立無援,甚至讓民眾產生國民黨「只會打架」的負面形象,重挫政黨評價?以至國民黨內外都說吳敦義「神隱」,甚至還有人聲稱要張貼「尋人啟事」,尋找吳敦義回來指揮國民黨黨團的戰鬥。
  昨日,「神隱」了八天的吳敦義終於露面了。他在應邀出席(因為被批評「神隱」而主動赴會?)「退伍軍人協會」舉辦的紀念抗戰八十周年活動,反駁外界「國民黨群龍無首」的批評,聲稱這完全是錯誤的說法,目前他尚未接任黨主席,更何況哪有主席去遙控、指揮不熟悉的議場?他信任國民黨「立院」黨團與總召兼政策會執行長林德福。他還為黨團緩頰說,大家不能強求一個三十四席的國民黨團,能擊倒六十八席的民進黨團,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吳敦義的這番話,有兩個要素可圈可點,第一個是他「尚未接任黨主席」,第二個是「信任林德福」由此,人們就可大致地窺測他此刻的心態,甚至是「權謀」了。
  其一,現在吳敦義仍不是國民黨主席,因而國民黨現在的亂象與他完全無關,相反正因為如此,可能要等到他正式接任黨主席之後,才充分展現「民進黨最害怕的人」的效果,這樣更能凸顯「沒有吳敦義的國民黨」的無能。實際上,盡管他已經於五月二十日當選為國民黨主席,但他在與洪秀柱的權鬥中,堅持要到八月二十日的「全代會」才正式就職,因而現在是由洪秀柱時期的副主席林政則任代主席。儘管林政則與吳敦義沒有宿怨,但畢竟他是由洪秀柱聘任副主席,並由洪秀柱委任為代主席,因而在理論上算是「洪秀柱的人」,而由林正則主管黨中央黨務時的一切成敗效果,都仍然「入數」在洪秀柱的賬本上,與他吳敦義完全無關。吳敦義的這種心態,說得好聽些,是以自己尚未就任黨主席而「推卸責任」;說得難聽些,就是在看「洪秀柱中央」的笑話,待自己就職後,才雷厲風行地領軍迎戰民進黨,以凸顯自己是「行的」,並展現人們選他而不選洪秀柱的合理性,及與洪秀柱的權鬥也是充滿正當性。
  其二,吳敦義故意提到國民黨黨團總召是林德福,雖然帶有「信任」的前綴,但卻不無要他承擔責任之意。這又是「吳洪恩怨」的延續。實際上,在六月底的國民黨黨團總召選舉中,是由資深「立委」林德福挑戰現任總召廖國棟。而因林德福曾為時任黨主席洪秀柱勸進的總召人選,林德福為自己也說他和洪秀柱有着二十幾年的政壇姐弟情,在洪秀柱參加國民黨「總統」黨內初選時,林德福成為「挺柱第一人」,並率先在選區內懸掛與洪秀柱合照的大型廣告牌,更喊出要讓洪秀柱在永和贏蔡英文至少五萬票。廖國棟則是候任黨主席吳敦義競選主席時的顧問團團長。因而廖、林對決被黨內解讀為吳、洪「代理人之戰」。也因廖國棟與林德福過去領導黨團風格迥異,黨團內解讀這場選舉將是「青壯派V.S.資深派」、「溫和派V.S.主戰派」之爭。但為何佔盡「天時地利人和」優勢的廖國棟,會以七票之差輸給林德福呢?據台媒分析,廖國棟與林德福兩人都是五屆「立委的資歷,廖國棟是現任總召、林德福曾擔任過黨團書記長,一度實質兼任大小黨鞭,兩人在「立法院」的經歷與黨團幹部經驗可謂不相上下。但由於國民黨青壯派立委人數突破兩位數,占整體選票結構近三分之一,而共十一席的「不分區立委」,同樣占據選票三分之一。因此,獲得這兩類「立委」支持的林德福能勝選總召一職,而且也可能和他一貫的「主戰派」風格受到青壯派「立委」的青睞有關。在此情況下,再加上吳敦義尚未正式就任黨主席,因而現時「立法院」黨團的表現及成效,都是「入洪秀柱的數,與他無關。
  其三,吳敦義還得觀察及防避朱立倫。現在朱立倫雖然說擁護候任黨主席吳敦義,其實是另一顆「太陽」在炫耀光芒,私底下動作頻繁,既宴請國民黨執政縣市長,也與國民黨中央黨部的卸任一級主管餐敘。人們在懷疑,他是要積聚力量,伺機與吳敦義爭奪二零二零年「總統」大選的出線權。按道理,他沒有任何正當性「倒吳」,也不能違反黨章「換吳」,畢竟他在黨主席任上,先是怯戰避戰,後是「防磚」、「換柱」,已經使他失去權威性,不能再來一次,而且他在黨內只是一介「平民,沒有任何黨職。現在所能做的,是要為到二零二零年再戰「總統」大選創造正當性。因此,只能是靜待吳敦義犯錯,比如在明年底的地方公職選舉倘國民黨仍然大敗,吳敦義就得引咎辭職,這就是自己「取而代之」的好機會。
  其四,吳敦義還得防備蔡英文。「黨產會」放聲要禁止國民黨主席出境甚至是拘捕之,這可能會令他去不了大陸,無法進行「習吳會」。因此,他盡量避免刺激民進黨,待到民間輿論對此無理決定的反對情緒發酵時,他才進行反擊,爭取「有理有利有節」的勝利。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7-21 03:48:38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