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朱立倫力將洪秀柱非典型戰車拉回正軌

  朱立倫這段時間可說是「蠟燭兩頭燒」。作為新北市長,他在其轄區發生慘烈的「八仙氣爆」事件後,先是指揮搶救,後是處理相關善後工作,正是千頭萬緒,難以脫身,因而有人擔心,他是否還具有精力處理國民黨的黨務,包括目前最為棘手的「總統」提名人仍在明爭暗鬥的問題;作為國民黨主席,在洪秀柱的「非典型戰法」,已經從黨內初選階段的強項,轉為初選出線後的弱項,並引發爭議不斷,其本人的民調也迅速下滑之下,他必須強力把洪秀柱的「非典型戰車」拉回常軌,並在仍然要「卡洪」的暗流中穩住局面,避防國民黨因此而分崩離析。這兩項重大任務,都具有極強的急迫性,而且也有較高的難度,在必須同時兼顧,不能顧此失彼之下,就考驗著朱立倫的領導能力。倘朱立倫能夠充分利用「八仙氣爆」事件的傷患者的救治工作,已經由「行政院」和「衛福部」接手承擔,他作為地方行政首長可以騰出身來到有利條件,穩妥地處理好黨內「挺王派」、「本土藍」與洪秀柱的矛盾,黨外洪秀柱「急統」形象與爭取更多選民支持的矛盾的問題,就將能消弭前段時間人們對他「另類無能」的負面印象,重振國民黨支持者對寄予「泛藍共主」及改造國民黨的信心。
  盡管按照朱立倫原先的「總統」大選戰略安排,洪秀柱並非是他的「菜」,他的理想安排是由王金平代表國民黨出選「總統」,或許他自己也不排除作其副手搭檔,並爭取宋楚瑜支持和配合,倘「王朱配」勝出就委任其出任「行政院長」,爭取在四年時間內,由此「夢幻組合」強化行政執行力,以挽回馬英九「無能」的影響,恢復國民黨應有的發展經濟和兩岸關係強項,為實現爭取國民黨長期執政打好基礎。到二零二零年,王金平兌現其不爭取連任的諾言,而宋楚瑜盡管治理有功,但畢竟屆時已經七十八歲,也不可能再次參選「總統」,而且因為也已經以其「行政院長」任內的政績,證明自己是「有能」,掙回一口氣,足矣。但既然王金平犯了怯於領表參與初選、一心等待「徵召」的戰略錯誤,而且洪秀柱也逆勢進取,最終突破「防磚機制」,從而讓自己的戰略佈局破局,朱立倫儘管不太滿意,但為了防避國民黨的大分裂,當然也是必須兌現自己「按制度走」的諾言,而轉身為洪秀柱「保駕護航」。為此,他在此段時間內確實是採取了若干「固柱」的做法,包括淡化鼓掌與表決之爭,也包括指示高雄市黨部對李柏融祭出停權處分,防止其在「全代會」上鬧場。因此估計,洪秀柱將能順利獲得「全代會」決定提名。甚至有人估計,即使是「全代會」以表決方式決定「總統」提名人,洪秀柱也可以順利過關。
  現在最急迫需要解決的大問題,一是必須將洪秀柱的「非典型戰車」拉回到正軌上來,二是如何將中南部的選民基本盤激活並調動起來。
  洪秀柱是立場鮮明、大膽敢言的「小辣椒」,並採用了「非典型戰法」。在國民黨內初選階段,這是她的強項,尤其是對比於黨內諸「天王」的怯戰,確實讓人耳目一新,振奮士氣並恢復信心,這也正是她能從不被人看好的「B咖」,在短短的幾個月時間內,迅速成長為「A咖」,並以百分之四十六的高民調衝破「防磚機制」的重要原因。但在到了正式的「總統」競選階段,她的「小辣椒」形象尤其是「非典型戰法」,就將會走向其反面,成為弱項。
  正因為如此,當然可能也加上在黨內初選時,有民進黨支持者「灌水」,在洪秀柱突破「防磚機制」後當即拒接「按贊」等原因,在初選中以「非典型戰法」能夠所向披靡的「小辣椒」,在初選後同樣是採取「非典型戰法」,卻是民調一路下滑,從曾經超越蔡英文跌到與其相距近二十個百分點。而且,中南部的個別國民黨同志,也因擔心她的「急統」言論,將會演變成「母雞踩死小雞」的慘象,而決定「跳船」。
  實際上,以贏取「總統」大選的選戰策略來比照,洪秀柱最大的「罩門」,就是其「急統」言行,甚至是因強調「一中」而否定「中華民國」。因此,她連續並系列的失言,導致她的民調迅速下滑,因而引發全黨的恐慌。其實,作為外省人後代及國民黨忠貞黨員的洪秀柱,雖然「反獨」意識十分強烈,但由於長期以來並未涉足兩岸關係事務其,主要精力是擺在教育事務,因而並不專精於兩岸關係事務。在國民黨「總統」黨內初選階段,她接受統派學者張亞中等的智囊建議以「急統」形象示人,尚可得到傳統教義派的支持。但在成為「總統」提名人後,面對廣大的選民,則可能會適得其反。尤其是「一中同表」之說,盡管是個「好東西,但並非是在學術研討會上進心探討。而選舉則是需要簡快明暸,老百性聽得懂的語言,而「一中同表」卻是難以說得清,不像「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已經深入人心,不管是認同還是反對,都容易明白,簡單上口。
  還有對美國的態度問題,洪秀柱拒絕訪問美國的安排,可能惹怒老美,並惹發老美的逆反心理,反而加大美國對蔡英文的加持力度。
  洪秀柱在是否到美國訪問的問題上,聲稱「以我說的為主」,顯然是打了黨主席朱立倫的臉。誠然,倘是按照民進黨的邏輯,當「總統」候選人與黨主席不是同一人時,確實是以「總統」參選人為主,黨主席為其服務,如二零零零年陳水扁參選「總統」時,黨主席林義雄就是竭盡全力為其操盤。但國民黨是較為傳統保守的政黨,在「總統」候選人與黨主席並非是同一人時,仍是以黨主席為主。 現在洪秀柱所犯的錯誤,就與馬英九相似。在二零零八年馬英九首次參選「總統」時,國民黨主席吳伯雄帶領全黨為他竭力輔選,但馬英九當選後,卻疏離國民黨人,最後導致眾叛親離。這除了是他的政治潔癖之外,更主要的原因,是以為他的勝選「總統」,是「馬金體制」的成果,國民黨的作用可有可無。
  因此,以洪秀柱的「馬式」表現,其選情確實是萬分危急。這下,負有輔選完全責任的朱立倫,再也不敢置之度外了。除了是盡力穩住國民黨內的情勢,剎住「跳船」風之外,也急忙尋求馬英九支持,協調洪秀柱調整其兩岸關係論述,拉回到黨綱的「九二共識,一中各表」正軌上。洪秀柱在分別與馬英九、朱立倫及國民黨「立委」會商後,終於也同意作出調整,並以「一個共識,三個內涵」來取代「一中同表」。另外,也準備與「AIT」處長梅健華會面。
  至於第二個問題,亦即激活中南部基本盤的問題,雖然現在到投票日還有半年時間,但仍需加大力度,深入中南部與選民交心。
  倘此,朱立倫就能夠發揮吳伯雄的作用,而且也與他的「二零二零大計」沒有抵觸,因為即使是洪秀柱能夠當選,由於並非行政專才,力不從心,相信也只是做一任而已。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07-10 05:17:4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