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六都之戰國民黨應出奇兵爭取轉機

  明年的縣市長選舉,既是二零一零年「總統」大選的「前哨戰」,也是吳敦義主席能否帶領國民黨打好翻身戰的關鍵戰役,尤其是能否守住新北,奪回台北、台中、桃園,甚或能奇襲高雄以至台南,都將關係到能否鼓舞國民黨人及其支持者士氣。但從目前情況看,既不值得亦不能悲觀,但卻也並不樂觀。因此,吳敦義目前是戰戰兢兢,如履薄冰,不見了他在競選國民黨主席時打出「民進黨最害怕的人」廣告時的豪氣。
  目前社會氛圍對國民黨有利之處,是「太陽花學運」因素正在消退,人們都已經看到,這個學運給台灣帶來的並非是革新,而是倒退,這也是目前台灣地區經濟上不去的主要原因之一;而全靠學運上位的「時代力量」「立委」,也不是甚麼好鳥,如其黨主席黃國昌就正在遭受其選區的選民推動罷免程序。在「反服貿協議」中發揮關鍵作用的郝明義,現在調轉槍口向蔡英文當局的「前瞻」猛烈開火。甚至還傳出,有「太陽花學運」參與者在台灣無法就業,只能到大陸工作,雖然傳聞中的「騰訊」否認聘請了「學運」人員,但卻無法證明其他企業是否有聘用了「學運」人員。有民調說,多數受詢者認為,馬英九時期與對岸簽署的兩岸協議雖然未能使全民受益,但畢竟也讓旅遊、伴禮、酒店等行業嚐到甜頭;而民進黨政權卻連這些經濟「利多」也摧殘了,民眾生活品質大倒退,所謂「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只是一句謊話。而國民黨人及其支持者也驚覺到,失去政權後,遭到民進黨追殺,幾乎可說是「抄家滅財」,因而都在後悔選舉是不出來投票。
  但國民黨所面臨的難題也不少,由於國民黨敗選後沒有臥薪嘗膽,奮發圖強,而是陷於內鬥及路線之爭,仍然讓中間選民們看不起,因而雖然蔡英文民調低落落,但國民黨卻沒有從中得益,亦即民進黨喪失的民意支持度並沒有流到國民黨那邊去。而在黨產被凍結後,更是遭逢「無米之吹」,連黨工的薪金也發不出來,更遑論像過去那樣由中央撥款支持基礎組織及地方參選人。最令國民黨高層「一個頭兩個大」的是,曾經人才濟濟的國民黨,現在卻是人才凋零,尤其是缺乏年輕俊才,無法適應當今台灣政治社會逐步年輕化的大趨勢。
  因此,明年的「九合一」地方選舉,尤其是「六都」選舉,國民黨的選情仍然不太樂觀。因而只能是別出心裁,派出奇兵直攻高雄、台南,即使輸了,也是「非戰之罪」,但只要輸得不太「難看」,就能鼓舞軍心,在二零二零年「總統」大選中,喚起更多支持者站出來,也使更多中間選民作出明智的選擇。
  而偏偏有人建議,讓王金平返回故鄉參戰,參選高雄市長。這不知道是否有人在得悉王金平在下屆「立委」選舉時,可能無法再獲國民黨中央提名為「不分區立委」候選人,而參加「區域立委」選舉又不具實力,因而故意虐笑他。因而當該消息傳出後,就有國民黨「立委」指出,王金平現在在高雄已經沒有什麼支持度,尤其眷村的支持度更低。實際上,這已經獲得實踐證實,那就是在本屆的「立委」選舉前,王金平還以自己在南部很有影響力作籌碼,迫使黨主席朱立倫不顧部分國民黨人強烈反對,為他修改黨內提名規程,再次提名他為「不分區立委」候選人,還要將他排位榜首。然而,他卻無法為國民黨的「總統」和「立委」在中南部拉抬選情,讓他的「在南部很有影響力」神話破產。既然如此,讓他參選高雄市長,簡直就是再次讓他出醜。
  有人提出,讓吳敦義回鍋參選高雄市長,但遭國民黨中央及吳敦義辦公室否認。本來,這個建議並非完全不可取,因為倘是吳敦義以黨主席之身參選高雄市長,可以展現國民黨破釜沉舟,提振鬥志,不讓選民看衰。另外,吳敦義曾任高雄市長,在爭取連任前,因被其對手謝長廷偽造其與女記者的緋聞錄音帶,及爆發白曉燕事件,使他只差四千票而落選。事後經法官裁定,該盤錄音帶是經變造的,還了吳敦義的清白,但選舉結果已經成為事實,謝長廷也已就任多時,而且因時效關係,也不能提出「選舉無效之訴」和「當選無效之訴」,只有悶在心中。因此,倘他崔護從來,參選高雄市長,說不好會有部分選民產生「還吳敦義一個公道」的惻隱之心。
  不過,該事件已經過去二十年,年輕選民並無印象,中年以上選民可能也多忘記了。而且,事發時是單純高雄市,現在是高雄縣市合併,而原高雄縣是民進黨「大票倉」,年齡偏大的吳敦義難有贏的機會。作為黨主席,可能很難看,但還是「非戰之罪」。倘是贏了,就任高雄市長只有一年多,就要參選「總統」,可能會遭非議。因而國民黨中央和其辦公室立即否認相關傳聞,可能就有此考量。
  昨日,又再傳出吳敦義將會安排前台北農產公司總經理韓國瑜出任國民黨高雄黨部主委,之後投入明年高雄市長選舉。但韓國瑜在受訪時卻表示,自從黨主席大選過後,他都沒和誰面對面談過接任位置的事;至於若面對面徵詢南下是否會接受,他表示,「攘外必須先安內」,要先和家人討論過才能決定,但會審慎思考、列入考慮。不過,也有意參選高雄市長的國民黨「立委」陳宜民表示,韓國瑜如果要參選高雄市長,他是樂觀其成。陳宜民指出,他自己當初提到要參選高雄市長的時候,是覺得不能夠讓綠營認為,藍營蜀中無大將,所以他希望把平台建置好。但如果有更理想的人出來選,都願意協助他。韓國瑜是他心目中非常好的人選,從選黨主席的時候,就覺得他口才非常好,如果能來高雄選的話非常好,希望他能來高雄跟大家一起並肩作戰。
  實際上,徵召韓國瑜參選高雄市長,這倒是一個好主意。從台北農產公司總經理「護位」之爭到國民黨主席之戰,他的能力都已展現了出來,令人眼前一亮,是國民黨的一枚活棋。他倘是參選高雄市長,可能會令高雄市選情生色不少,也是吸引中間選票的保證。但還宜作「兩手準備」,亦即要有必贏的思想準備,也要有「會輸」的心理準備。
  至於台南市,也有人建議,應讓朱立倫參選。這也是一個好主意,因為台南市更是民進黨的「大票倉」,朱立倫即使輸了,也可獲原諒,不像在台北市,贏了固然好,但未必能贏,輸了就使他的聲望一損再損,而台南市則無此虞。
  關鍵就看朱立倫是否有此決心。倘有,就可抵消其在國民黨「總統」初選時怯戰、畏戰,後來又橫蠻「換柱」的負面形象,重新出發。倘國民黨在明年「九合一」選舉中失利,吳敦義為此而引咎辭職,他也可師出有名地補選國民黨主席,更為二零二零年參選「總統」奠好基礎。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8-03 04:11:05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