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習近平主席沙場閱兵新看點暢想曲

  習近平主席八一建軍節前夕在朱日和聯合訓練基地進行「沙場練兵」,有許多新看點,令人目不暇給。這些新看點,包括已經有許多評論人士所指出的:本次閱兵所有曲目都是播放錄音,不安排軍樂團、合唱隊,也不搞群眾性觀摩,參加閱兵的均是軍隊高層;參閱的官兵就位的方式不是以往的踢正步,而是採用跑步的形式;不穿禮服,而是穿迷彩服;習近平身穿迷彩服,乘坐野戰檢閱車閱兵,習近平檢閱部隊時向官兵們問候的是「同志們好!」、「同志們辛苦了!」,而官兵回應的是「主席好!」、「為人民服務!」,習近平完成檢閱要返回檢閱台時,官兵們依次喊出以前並不多見的口號:「聽黨指揮、能打勝仗、作風優良」;以前是三軍儀仗隊擎著旗幟徒步接受檢閱,今天則是三面旗幟,分別是黨旗、國旗、軍旗,並且由護旗方隊乘車接受檢閱,以前的三軍護旗也改變為增加火箭軍為四軍種;空軍戰鬥機低空飛行過檢閱台,在海軍陸戰隊內,女兵以戰鬥員的身份出現;空中突擊梯隊著陸後的集結機動,完全是實戰化;閱兵現場沙塵滾滾,更像實戰現場……等。
  其實,還有一些新看點,是並不明顯的,因為是暗喻而只能是讓人猜測,但可能也與事實八九不離十。倘果如此,可能會對「兩個一百年」及「中國夢」的實現,具有重大而深遠的意義。
  「沙場閱兵」,當然是在現場官兵將士們參加軍事演訓後接受統帥校閱的閱兵,這就突出了「臨戰」狀態,隨時可出動奔赴戰場,而非節日的閱兵。這樣的「沙場閱兵」,在歷史上只有上世紀八十年代初鄧小平的「華北大閱兵」可以比擬。但仍有所不同,當時是鄧小平沒有穿迷彩軍服,而是身穿文職軍服,而且也有一大群與軍事無關的高層人員,包括總書記胡耀邦等出席,而今次則沒有任何一位非軍事人員,突出了一個「軍」字。
  「召之即來,來之能戰,戰之必勝」。這是毛澤東主席當年的訓示。而習近平將之繼承並發揚光大,並進一步昇華為「聽黨指揮、能打勝仗、作風優良」,除了都是圍繞著一個「勝」字之外,更強調「黨指揮槍」及「忠誠無瑕」。
  無論是「戰之必勝」還是「能打勝仗」,這既是針對周邊敢於來犯之敵,也包括「台獨」勢力。台灣一些評論者說,習近平閱兵是「對內」,不是對外,意思是震懾黨內野心家,這可能是從台灣地區權力鬥爭的角度來觀察及說事。其實,就算對「對內」,台灣問題本來就是中國的內部事務,只要尚未有結束兩岸軍事敵對狀態,簽署兩岸和平協議,就等於是國共鬥爭仍未結束,隨時可以開打,繼續進行下去,只不過是鬥爭對象已經轉為「台獨」分裂勢力。但也不限於此,《反分裂國家法》有一句是「和平統一的可能性完全喪失」,而蔡英文繼續拒絕承認「九二共識」,等於是兩岸根本沒有進行和平統一談判的可能,就是可以適用《反分裂國家法》。過去不少人擔心美國會出兵阻撓,但美國在與中國建交時已經實施「廢約撤軍」,現時美國與台灣當局並無類似「軍事同盟」之類的協議,倘出兵就屬於師出無名,干涉他國內政,違反國際公約。
  在這次「沙場閱兵」中,雖然也有徒步方隊,但卻沒有參加分列式,而只是參與閱兵式,並在閱兵式結束後,以跑步方式到在閱兵台前集結,聆聽習近平主席的重要講話。這又是一個「臨戰性」的展現。那種在分列式中,正步持過閱兵台的方式,固然是國際上流行的一種方式,但畢竟這只是「表演」而不是作訓,而且在排練時需花費不少時間,這與演訓後的「沙場閱兵」是有著質的區別的。實際上,「沙場閱兵」是在演訓後進行的,而朱日和基地的軍事演訓是真實性特強的「紅藍軍對抗」,哪有時間去排練?
  還有一個值得注意的地方,可能是包括習近平在內的中國軍人,「不屑」於朝鮮閱兵的「花架子」。實際上,朝鮮閱兵的正步是在蘇式正步的基礎上加以改進,但卻忽略了亞洲人尤其是朝鮮人的身材相對比較矮小,採用高大的俄羅斯軍人的踢腳高度,就有點踮著腳踢的味道,而且只踢腿不擺臂,也就形成了那種裝了彈簧似地一蹦一跳的感覺。而朝鮮的閱兵頗為頻繁,最近的一次與朱日和「沙場閱兵」頗為接近,只差幾天,注重實際不講形式的習近平,顯然是不願將自己與那個「金三代」相比擬。
  如同習近平在香港閱兵一樣,回應詞已經從「首長好」改為「主席好」。「主席」當然是中央軍委主席及國家軍委主席,擴而延之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主席」全國只有一個,而「首長」,就連團長、營長甚至很小單位的長官都可以叫「首長」。這個回應詞的改動,就展示全軍忠於作為全黨全國及全軍核心領袖的習近平。這既體現了「黨指揮槍」,又折射了習近平是領導核心,包括中央軍委的核心。而且,毛澤東是解放軍的締造者和指揮者,由於年齡關係,習近平無緣作為締造者,但也是指揮者和改革者。
  更深一層還使人遐想,中國共產黨領導架構可能會恢復主席制,閱兵的「主席好」也是一種輿論準備。實際上,第一個「一百年」就是中國共產黨成立一百周年。而在中共百年歷史中,其負責人的稱謂,曾長期都是總書記,從陳獨秀、向忠發、王明、瞿秋白、李立三、博古到張聞天,都是總書記。延安整風後,毛澤東是中央政治局主席,中共「七大」毛澤東當選為中央委員會主席。中共「八大」,毛澤東繼續當選為中央委員會主席,政治局下設書記處,鄧小平被任命為總書記,相當於秘書長。毛澤東逝世後,華國鋒、胡耀邦先後當選為中央委員會主席,但胡耀邦的主席只有兩年,就取消了主席,恢復總書記,而中央軍委主席卻是鄧小平。
  現行黨章規定,「中央委員會總書記負責召集中央政治局會議和中央政治局常委委員會會議,並主持中央書記處的工作」,這就限制了黨內一把手的權力,因為「召集」一詞體現了「集體領導」,不符合中共十八屆六中全會關於「以習近平為核心的黨中央」的提法,也不符合習近平現在是「主持」中央政治局及其常委會會議,而不是「召集」會議的實際情況。因此,一句「主席好」,當然是挈合他的中央軍委主席和國家軍委主席的身份,而是否也預兆著將會恢復中央委員會主席,將「九龍治水,各管一攤」改為集權制,像毛澤東那樣一言九鼎,就值得觀察。而且,修改黨章為「主席制」後,習近平的任期可以不受現在所任的總書記兩屆任期的限制。
  港澳台人士可能有點迷惑不解,為何內地內地居民並不太關心政治,年輕一代更不知道「六四」是怎麼一回事。其實,他們既有遠大理想,有別於台灣青年所追求的「小確幸」,又埋頭苦幹,立足腳下。他們將政治事務,尤其是那些與自己的切身利益無關的政治事務,交由專用從事這種工作的人去做。只要中央政策對頭,使他們能夠過上好日子,直奔小康,中央實行什麼樣的領導體制,集體領導也好,個人集體也好,都沒有意見。
  倘中央領導體制改為「主席制」,在涉台事務方面,習近平就可能像毛澤東那樣,充分發揮戰略藝術,大開大闔,政治捭闔與武裝鬥爭相結合,台灣問題必定能在習近平的任內獲得妥適解決。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8-04 04:13:19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