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金門開賭是一條走不通的死路

  據中央社報導,由金門縣議員蔡春生提案的「為振興金門經濟,開創金門的前途,您是否贊成設立國際渡假區並於其中開放百分之五觀光博弈?」連署人數達到門檻,成為金門縣「公投」第一案,金門選委會公告十月二十八日舉行「公民投票」。昨日是距離「公投」還有八十天,台灣「反賭聯盟」執行長何宗勳和金門「反賭連線」召集人楊再平等人天拜會金門縣長陳福海。陳福海在聆聽「反賭」人士的看法後,同意由縣府主辦十場說明會。此外,由於台灣有不少金門同鄉會,陳福海也主動表示可在台灣北、中、南各舉辦一場,讓正反雙方表達意見。「反賭」人士盼發揮戰地精神,不要讓金門變「賭門」。
  直到目前,賭博在台灣地區仍然是刑事犯罪行為。實際上,在《中華民國刑法》「分則」所制定的三十五個(章)罪名中,第二十一章就是「賭博罪」。在這一章內,無論是組織、經營賭場,還是參加賭博,甚至只是進入賭場,都將被追究刑事責任,最高刑期為三年。這正是當年台灣財團「朕偉」收購「澳門賽馬車會」,並投下巨資改建為「澳門賽馬會」,計劃以衛星直播澳門的賽事,在台灣地區各地設立投注站,卻因為觸犯《刑法》中的「賭博罪」而碰壁,導致嚴重虧損,資不抵債(其實其投資澳門賽馬會的資金是非法集資而得),最後被迫賤價賣給澳門「賭王」何鴻燊的根本原因。
  至於台灣當局例外允許在離島開賭,是在李登輝時期,當時的國民黨政權為了促進離島建設,推動制定《離島建設條例》。後來,國民黨為了幫助離島籌集建設財源,又進一步推動修訂《離島建設條例》,加進「博奕條款」,特別規定《刑法》中「賭博罪」的規定不適用於離島,此即為「離島開賭除罪化」。「博弈條款」的內容大致是﹕為繁榮離島經濟,增加財源,離島縣市機關得經五分之一公民連署,並獲半數公民同意,特許屬於重大建設投資的觀光旅館及綜合遊樂場經營博弈業務,並扣取每年營業額百分之十作特許費,其中百分之八部份移作離島建設基金,百分之二提供縣市政府使用。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六日,澎湖縣就「離島博弈合法化」進行第一次公投,被馬英九政府列為「重大政策」的澎湖博弈遭到否決。按《公民投票法》規定,澎湖縣在三年內不得就同一議題再次進行公投。「三年禁止期」過後,「開賭派」捲土重來,發起第二次「博弈公投」,並於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五日進行,是《公民投票法》立法以來第四個地方性公民投票。該次「公投」的結果為同意票以二萬六千五百九十八張反對票,壓倒性地擊敗贊成票的六千二百一十票,再次遭到否決。澎湖縣既然是在由主張「開賭」的國民黨執掌之下,「博弈公投」都丟盔棄甲,在輪到由極力「反賭」的民進黨執掌縣政,其結果也就可想而知了。
  二零一二年七月七日,台灣地區「福建省」連江縣(馬祖)也進行主題為「馬祖是否要設置觀光度假村附設觀光賭場」的「博弈公投」,有三千一百六十四名公民投票,投票率百分之四十點七六,以一千七百九十五票同意、一千三百四十一票反對,四百五十四票的差距通過「公投」,這是台灣地區「公投史」上唯一通過的案例。
  但是,即使是「博弈公投」獲得通過,將會面臨不少困難。其中最重要的有三項,一是實務性的招標、建設賭場及其配套設施的問題;二是法律配套問題;三是賭場落成後客源是否有足夠保證的問題。前兩項是屬於「可操之於我」的,能否解決關鍵是在於連江縣政府的行政魄力,及台灣政府能否駕馭得了朝野的攻防角力;而第三項則有相當比例是不能「可操之於我」,還要看大陸方面是否願意在其居民出境證件簽發政策上予以配合。
  實務性的招標、建設賭場及其配套設施的問題,是屬於由連江縣政府主導的地方政務問題,主要是馬祖是剛從近半個世紀的「戰地防務」中解脫出來的荒蕪小島,基礎設施條件極差,再加上自然氣候條件也不適合觀光渡假,對外交通也受到經常的大霧甚至是颱風的影響。縱使是極力推動這次「博弈公投」並向馬祖居民作出豐厚福利承諾的「懷德公司」,作出了建設四C機場、跨海大橋等的承諾,但基本市政建設還須由連江縣政府來承擔,而以連江縣政府一年的財政預算才只有四十億元,只是可以應付政府日常運作開支,想進行一些便民設施建設也已是捉襟見肘,那有多餘項支付?後來,從澳門「金沙」出走的「懷德公司」被人控告為「空手套白狼」的「皮包公司」,就更沒有能力兌現所謂每月派發二萬元、最終為八萬元(均為新台幣)「現金分享」的承諾了。因此,支持馬祖開設賭場的而楊綏生,在二零一四年的「九合一」選舉中,丟掉了連江縣長。 
  而在法律配套方面,「禁賭」是民進黨的三個「神主牌」之一(另兩個「神主牌」是「台獨」和「廢核」)。因而當馬英九執政時,向「立法院」提請俗稱為「博弈法」的《離島觀光賭場管理條例》法案時,就遭到民進黨黨團的極力反對,再加上王金平刻意與馬英九「軟對抗」,而未能趕及在國民黨仍然執政時獲得通過,該法案授予法源依據的「交通部博弈監管局」也就無法建置起來。現在,是民進黨執政,可以想像得到,「反賭」的民進黨當局的「交通部」不可能再擬制法案,「行政院」更不可能向「立法院」提請法案。即使是國民黨黨團擬制並提交法案,也必將被佔據大多數議席的民進黨和「時代力量黨團強力狙擊。
  至於大陸方面,連江縣政府曾經設想與大陸福州市旅遊部門合作,讓大陸賭客白天在馬祖島參賭,晚上回福州的酒店休息。筆者對此計劃提出批評後,引起北京的高度注意,國台辦發言人範麗青和福州市政府均發表聲明,反對此計劃。「馬祖開賭」的後果如何,也就可想而知。而首先吃到苦頭的,就是楊綏生爭取連任失利,儘管他是與大陸關係極為友好的國民黨人,而連江縣選民也大多是「反獨促統派」(另一位「反賭」的國民黨候選人劉增應當選縣長)。
  回頭說到金門縣的「博弈公投」,也將遇到三大「難關」:其一、國台辦主任張志軍年前在參訪金門時,就嚴正表達大陸方面反博弈的立場,強調「金門應該走正道,不能指望發展博彩(博弈)產業,否則小三通肯定是要關門」。有著國民黨和親民黨背景的金門縣長陳福海,與大陸關係極為友好,不會不考慮到此問題,因而在「博弈公投」時,將會持不支持態度,此將影響多數選民的取向。
  其二、自金門解除「戰地防務」後,駐紮在金門的十萬「阿兵哥」撤走,金門沒人消費,當地的民營經濟大受打擊。幸好有「小三通」,一方面是一些台灣民眾是通過「小三通」往返兩岸,另一方面是後來開放大陸居民經「小三通」途徑到金門觀光,兩者均促進了消費,活絡了金門經濟。如果關閉「小三通」,難度再次喝「西北風」?
  其三、眾所周知,「小三通」是蔡英文的個人「神主牌」。當年陳水扁委任她出任「陸委會」主委,台灣民眾尤其是商界向她施加了強大的兩岸「直航」壓力。在陳水扁反對「兩岸三通」之下,她從當年國民黨人提出的「兩門(大陸廈門與台灣金門)對開」、「兩馬(大陸福州馬尾與台灣馬祖)先行」中得到啟發,制訂「小三通」政策。為了重視,還委派剛從澳門調回的厲威廉,駐守金門和馬祖,監督聯合辦公大樓等設施的興建。倘因為「金門開賭」而導致大陸「關掉小三通」,等於是砸爛蔡英文的個人「神主牌」,她能幹嗎?
  因此,在大陸和民進黨當局都反對,國民黨內部也存在著不同意見的情況下,「金門開賭」就是一條走不通的死路。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8-11 03:32:27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