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民進黨發動對國民黨的「斬首戰役」?

  在當代戰爭學上,有所謂「斬首戰」,指的是使用巡航導彈和精確制導導彈對敵方進行軍事打擊,通過精準打擊,首先消滅對方的首腦和首腦機關,徹底摧毀對方的抵抗意志。「擒賊先擒王,打蛇打七寸」就形象地反映了這種軍事思想。「斬首戰」的要素是快速、精確、內應。
  而意想不到的是,在台灣地區的政治場域,現在也正在明目張膽地進行著一個「斬首戰役」。已經被特偵組以「查無不法事證」的結論簽結的「三中案」,近日又被「台北地檢署」從故紙堆中拾撿出來,重啟偵查。其中前國民黨「立委」蔡正元被台北法院裁定羈押禁見,隨後馬英九被列為被告,還有當年與「中影」、「中廣」和「中視」等國民黨黨產交易有關的高級黨職,也分別受到偵訊或被列為被告。就連曾經有意參與交易但卻「空手而歸」的國民黨元老高育仁、趙守博等,也被「綠色名嘴」搬上電視台言論節目,肆意影射,而高育仁是朱立倫的岳父,趙守博與連戰家族的關係密切。前日,又突然爆出一個黑社會角頭翁炳堯,北檢告發馬英九及「中影」董事長郭台強等人涉嫌教唆殺人。這一系列的事態都在顯示,民進黨當局就像要讓國民黨黨產「傾家蕩產」那樣,對國民黨內具有戰鬥力和影響力的「咖級」人物,濫用司法權力,直接或間接地實施「趕盡殺絕」。
  最早對此奧妙看出此中端倪的,是深藍「名嘴」邱毅。早在「台北地檢署」向「台北法院」聲請對蔡正元實施羈押禁見時,他就公開指出,這是茅頭直指馬英九。果然,後來「台北地檢署」在傳訊「中廣」董事長趙少康後,趙少康就向守候在「台北地檢署」的記者們說明,他本人只是「證人」,馬英九才是「被告」。至此,民進黨當局濫用及利用司法權力,對國民黨實施「斬首戰役」的「戰爭全景圖」的輪廓,就初步清晰地展現在人們的眼前。二零一七年國民黨主席選舉參選人韓國瑜日前在接受國民黨桃園市黨部一節目採訪時,就明確地指出,國民黨一大堆有戰鬥力、影響力的藍軍人士,一個一個地被傳喚,這是民進黨有計劃地執行「斬首行動」。對此,韓國瑜還進一步指出,要知道,龍無頭不行、蛇無頭不行,即使下面力量很強大,上面若沒有人出來選,力量也無法凝聚。言下之意,就是民進黨要搶在已經被打趴在地的國民黨尚未能爬得起來之前,對國民黨有影響力及戰鬥力的幾個「咖級」人物,予以偵查及起訴判刑,讓國民黨在「群龍無首」之下徹底喪失選舉能力,以保證民進黨能夠實現「長期執政」的美夢。
  當然,民進黨要讓馬英九背上一個又一個的司法案件,可能還有「為陳水扁報仇」,「你做初一,我做十五」的意涵。而且,要安在馬英九頭上的「罪名」——「教唆殺人」,在刑事犯罪程度上可能比陳水扁的貪賄,還要嚴重得多。
  或許,有人會問,台灣地區不是實行「司法獨立」嗎?民進黨當局又如何能操縱司法機關追殺國民黨?其實,從兩件事情中,就可驗證到民進黨當局是以「無形之手」,來操控司法機關及司法官。其一,是本月四日,「司法部」公佈一、二審檢察官升遷名單,當年參與特偵組簽結「三中案」並執筆撰寫相關司法文件的檢察官蔡鴻仁,雖然被譽為桃檢肅貪第一把交椅,在桃園地檢署票選也名列第一名,而「法務部長」邱太三也曾宣稱釋放一審主任圈選權,但卻是在此升遷名單中「名落孫山」。因而引起其他檢察官抱屈,並砲轟邱太三宣稱釋放一審主任圈選權是玩假的。其二是在「司法改革」中,蔡英文提議「終審法官」的任免權,收歸「總統」擁有。這就等於是暗示終審法官在行使終審司法權時,必須迎合蔡英文的「審判意圖」,否則就以「摘掉烏紗帽」的「大刑」侍候。
  在此無形壓力之下,必然會有個別司法官難以抵抗得住,當日更有本身就有著某種意識形態的司法官,刻意迎合民進黨當局的「司法意圖」。因此,就有正直的法律界人士指出,從已經公佈的案情看,蔡正元所涉之事並不危害社會治安,對他人的人身安全或財產安全也沒有構成任何威脅,而且也由於「三中案」已曾經立案偵查多年,所有事證都已翻查過天翻地覆,證人也已「竹筒倒豆子」地倒得個幹乾淨淨,也根本不具「串供」的機會及效力。但台北法院卻仍然裁決羈押禁見,就可見司法官在「綠色壓力」之下,為了自保,而「寧枉勿縱」,或甚至是要迎合上意。
  至於安排黑社會角頭翁炳堯以「自首」方式控告馬英九、郭台強教唆他殺害蔡正元,就更是「一桃殺二士」的陰險之計,既要打擊馬英九,又要挑撥洪秀柱、蔡正元團隊與馬英九、吳敦義、朱立倫團隊的關係,將國民黨內訌亂象煽得更凶。另外,由於郭台強是郭台銘的兄弟,因而不排除還有「計中計」,為民進黨當局打擊不聽蔡英文的話,返台投資以拯救她的民調,反而跑到美國投下巨資的郭台銘。
  此前長期以來,民進黨最朗朗在口的一句話,就是「法院是國民黨開的」。現在由於民進黨巳經二度執政,完全有能力控制司法行政(「法務部長」邱太三就是民進黨「新潮流系」流員),儘管或還未能摧毀「司法獨立」的體制,但也足可籍著司法行政,對檢察官的升遷等司法行政事務施加影響力,甚至是施加壓力。因此,將會逐漸演變成「法院是民進黨開的」。過去國民黨實施的是「白色恐怖」,後來民進黨實施「綠色恐怖」,現在民進黨再把黑社會角頭也搬出來偵查案件,就是進一步升格為「黑色恐怖」了。
  另外也必須看到,在日治時代以至是國民黨政權實施獨裁統治的時期,台灣當地本省人子弟眼見將難以做官,就在升大時考取醫學、法律、會計或建築設計等科系。因而造成律師、醫師、會計師或設計師多親綠甚至就是民進黨骨幹的社會背景,以至是以這些「三師」為主的社團如扶輪社等,也多是支持民進黨的。
  現在,隨著民進黨執政,不少親綠的法學畢業生通過司法考試及培訓,逐漸進入司法機關成為司法官。盡管是「審判獨立」,但難免會借助行使「自由心證」的司法自由裁量權,自覺或不自覺地折現自己的政治價值判斷,甚至是為刻意迎合民進黨當局的政治圖謀。
  律師除了「見錢眼開」外,也有政治意圖。現在瘋狂迫害國民黨,誓要國民黨傾家蕩產,不能立足的黨產會主委顧立雄,從政前就是律師,而且還曾為陳水扁的貪賄案辯護過。不過,他並不是「崔苔青」,而是外省第二代,與林全、陳思孟、段宜康、姚立明等人一樣。
  回頭說到當年因為向蔡正元服務處開槍被判刑的兇手翁炳堯,在被判刑並服完刑之後,突然以「自首」式控告馬英九、郭台強「教唆殺人」,由於已經進入司法程序,被控告的馬英九、郭台強都必須遵守身份保密,不能公開為自己辯白。但那些親綠「名嘴」卻可以肆無忌憚、喋喋不休,在電視台言論節目上指名道姓地談論此案,就實際上形成對馬英九、郭台強的「輿論審判」。而台灣地區的司法審判程序一般都很漫長,即使是司法機關能夠真正履行「獨立審判」,而翁炳堯又舉證不出馬英九教唆他實行犯罪行為的事證,最後不得不宣判馬英九無罪,但由於這些「輿論審判」已經先入為主並發酵,馬英九的聲譽也已經是「唔死一身傷」了。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8-12 04:01:39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