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斷電事件惹來民進黨內派系鬥爭?

  「八‧一五大停電」事件擾攘了三天之後,「中油」董事長陳金德昨日終於請辭下台,而「行政院長」林全也隨即批准。可以說,陳金德從最初的「負隅頑抗」到昨日的終於不得不低頭「倉皇辭廟」,是民進黨內極度不滿「新潮流系」尤其是「新系大姐大」陳菊的各個派系力量,充分利用「大停電」事件的千載難逢機會,迅速集結,選定目標,對「新潮流系」發動的一個「斬首戰役」——棍子打在「新潮流系」干將陳金德的身上,實質受痛的是「南霸天」陳菊,不但是要籍此阻抗陳菊力挺劉世芳出選高雄市長的部署安排,而且更是要阻擋陳菊希望能接任「行政院長」的強烈企圖心,並挑撥陳菊與蔡英文的「姊妹淘」關係。而「新潮流系」和陳菊在「大停電」事件已經被升格為「國安事件」的嚴酷事實下,也不得不吞下這個「苦果」,要陳金德放棄「顧全大菊」,而爭取能夠換取尚能有利於「新潮流系」在黨內以至政壇上的最大利益的「顧全大局」。
  而最大得益者,則是民調與跌至谷底的蔡英文不遑多讓,因而戰戰兢兢等待被強勢的陳菊「換掉」的「行政院長」林全,因而他在接到陳金德的辭呈後,當即爽快批准,而未經與蔡英文商量。當然,他也不是敢於冒犯蔡英文,而是在本週三的民進黨中常會上,以全國黨部主委聯誼會會長身分列席的「游系」新北市黨部主委余天,點名要「中油」、「台電」也有人下台負責,擺明認為僅「經濟部長」李世光下台,不足以謝國人。而余天講完後,蔡英文當場對列席中常會的行政院」副院長林錫耀說,「帶回去要好好處理」,林錫耀則回應說:「是!」這就等於是蔡英文也希望能「順水推舟」,籍機「敲打」一下令她又愛又恨的「新潮流系」,林全當然也就心領神會,而無需顧忌正虎視眈眈他的「行政院長」位子的「菊媽」。
  林錫耀也屬「新潮流系」,可以說是從蔡英文手中接過了一個「燙手山芋」。但在形勢比人強之下,也不能為了袒護一個「流員」陳金德,而耽誤全「流」的大計。陳菊對此只能說一句「尊重他的選擇」,與此前千方百計地呵護陳金德並反擊要他下台的言論的態度相比,有天淵之別。而曾任「新潮流系」總召的「立委」段宜康,則在臉書表示,「陳金德該負起責任。但實在可惜了。我不知道,要到哪要去找這樣有誠意、有能力改革中油公司;又肯直接面對爭議的人才?」
  實際上,陳金德是民進黨資深黨員,民進黨成立翌年就已經入黨,曾是兩屆「立委」,也曾任民進黨中評會主委,實力很強。更重要的是,他也是「新潮流系」的悍將,曾任高雄市副市長,是「南霸天」陳菊的重要助手,也是由陳菊推薦擔任「中油」董事長,因而被視為「新潮流系」中最具政治實力的悍將,可以利用其「中油」董事長的有利位置,在明年底的高雄市長選舉中,動員煉油廠的員工支持陳菊所屬意的劉世芳。何況,「中油」的「油水」很足,不但可以安排更多的「新潮流系」人員,而且也可作為「新潮流系」的「小金庫」,隨時可以各種「合法」的名目予以取用。因此,要挪動陳金德,等於是斷了「新潮流系」尤其是陳菊的臂。
  「八‧一五大停電」發生後,作為「老藍男」的「經濟部長」李世光,主動辭職,蔡英文也立即批准。其實,就連林全也認為,李世光個人沒有責任,而是要負起政治責任。本來,在去年「五二零」之前,李世光是計劃安排出任「科技部長」的,但陰差陽錯後,改以「經濟部長」。在台灣經濟低迷下,這個職務吃力不討好,要向比其他部會付出更多的心力,也未必能挽救沉珂。因此,籍著這個他本來沒有個人責任的「政治責任」機會,索性高唱「歸去來兮」,返回台灣大學教書,以拋脫終日價「撤換老藍男」噪音的困擾,也可算是求仁得仁。
  但更大責任的「中油」董事長陳金德,卻仗著有「新潮流系」尤其是陳菊的加持,「自我感覺良好」,沒有危機意識。當黨內各派系群起要他下台負責,甚至連陳致中也來摻一腿時,他竟然反嗆說:「我在民進黨三十多年,類似派系斗爭我看多了。有些義正嚴詞的發言,背後什麼意義,我一目了然。」
  這番話引發更大的政治風暴,黨內各非「新系」的派系力量,都把矛頭指向「新潮流系」尤其是陳菊。有人以「那些傳言沒有說的事」粉絲團的名義,自制圖表《不可得罪的大官們》,指出「中油」、「中鋼」、「臺船」、「臺鹽」等董事長,及一些部會的首長,不是由前高雄市副市長擔任,就是由陳菊推薦,多達十七人。這當然是引發嘩然,因為民進黨去年上台後,「新潮流系」就囊括多個重要位置,已經引起其他派系的強烈不滿。現在陳菊人馬陳金德的「中油」出現疏失,非「新潮流派系」怎麼可能放棄這個機會,只要鬥下「中油」的位置,非「新系」人馬就有機會補位。這就如財信傳媒董事長謝金河指出的那樣,外界普遍感覺政黨輪替後,陳菊代表「新潮流系」似乎要得太多。這次停電正好給反撲的力量找到出口而已。
  從長遠看,這次派系鬥爭還將會繼續外延發酵,並延伸到明年底「九合一」選舉的黨內初選中去,從而深遠地影響著對「六都」候選人的安排。實際上,目前在「六都」中,民進黨掌有四「都」,其中三個「都」是由「新潮流系」所掌,包括高雄市長陳菊,台南市長賴清德,桃園市長鄭文燦。由於按民進黨黨章規定,直轄市長是當然中常委,無需參與選舉,來得太容易,再加上「新潮流系」的三席票選中常委,因而「新潮流系」在中常會中,擁有極大的話語權。相反,本來是民進黨內最大派系的「謝系」,一方面手中沒有直轄市長,另一方面在去年「全代會」的選舉中,因為內訌及配票失誤,連原有的兩席票選中常委也丟失了。
  而「新潮流系」擁有的三個直轄市中,除鄭文燦還可爭取連任外,陳菊和賴清德都因為受到任期限制而不能再選。由於高雄市和台南市都是民進黨的「大票倉」,只要能獲得民進黨提名就可篤定當選,因而黨內各派系都在虎視眈眈。但偏偏在有意參選的民進黨人中,「新潮流系」的成員在兩個直轄市都不佔有優勢,其中陳菊屬意的劉世芳,更是排在第五位。陳菊不久前與蔡英文直接衝突,也是為了要指定劉世芳。但其他派系卻堅持要進行黨內初選。因此,今次黨內各派系籍著「大停電」事件群而起哄,說不好就有著「公私兼顧」地向被視為「黨內老二」的陳菊施加壓力的成分。陳菊在頑固抗禦了三日之下,終也不得下台以犧牲陳金德,以死保劉世芳。
  另一端是在台北市。三年前的黨內初選中,「謝系立委」姚文智本來已經過關。但推舉顧立雄不遂的「新潮流系」哪能讓「謝系」也擁有一席直轄市長及中常委,因而改為支持柯文哲及其「二次民調」的主張,終促成民進黨「禮讓」柯文哲。否則,說不好姚文智已經當選,就可消除「謝系」沒有直轄市長及中常委的「空白」。柯文哲當選並就任台北市長後,「新系」儘管不太滿意他的施政表現,但為避免「謝系立委」姚文智拿下台北市長寶座,因此在派系利益考量下,力抗黨內要求放棄與柯文哲合作的呼聲,好讓柯文哲連任四年後,交棒給「新系立委」吳思瑤。而黨內其他派系是否也要籍著陳金德被迫辭職的「餘威」,重提解除與柯文哲合作關係的舊議?且拭目以待之。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8-19 05:27:26
返回